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你能跟我结婚吗
    那边,秦越还在眼巴巴地等着回答。免-费-首-发→【】

    简甜头疼不已,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秦越等了一会,没有等到答案,不由难过地说道:“我知道你很坏。可是,为什么,我还是放不下你。”

    简甜的心抽痛了一下,没有说话。

    “我现在只问你一个问题。”秦越认认真真地看着简甜:“你说喜欢我,是真的吗?”

    简甜微微颤动了一下。

    她知道,秦越问的人,是林沫儿,而不是她。

    “你……回答不出来吗?”秦越垂下眼睑,身影看起来有些落寞,他低着头:“算了,你走吧。”

    简甜的心骤然一痛,在理智反应过来之前,她已经下意识地开口说道:“我喜欢你!”

    “真的?”秦越猛然抬头看着她。

    简甜的心中又是甜蜜又是苦涩,最终,还是缓缓地点了点头。

    她也不算是撒谎。

    就如同秦越始终放不下林沫儿一样。

    她……也始终放不下秦越。

    秦越听到了这个回答,眼睛蹭的一下亮了起来。

    他抱住简甜,慢慢亲吻了上去。

    简甜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终究……没舍得拒绝。

    这一个晚上,秦越只凭本能,横冲直撞地像只猛兽。

    对于简甜来说,这绝对称不上是什么良好的体验。但她只是皱着眉头,强忍着疼痛,被动承受着。

    一夜疯狂。

    简甜看着床单上的殷红,心情复杂不已。

    她怎么都没想到,她和秦越,会发到这种程度。

    秦越根本都不喜欢她,只是把她当成了林沫儿的替身。

    诚然,简甜并不后悔。

    但秦越不喜欢她,他只是醉了酒,把她当成了林沫儿。

    若是被他知道,和他发生关系的人是自己,他要么觉得歉疚,甚至有那么一丝可能,会因此要对自己负责。

    要么觉得恶心,认为自己是刻意算计他。

    可这两种可能,都不是简甜想要的。

    秦越睡得很沉,简甜沉默了一会,将床单抽走,然后整理了残局,默不作声地离开了。

    昨天晚上的事情,她希望永远都会是一个秘密。

    秦越,也永远都不要知道。

    昨晚,她找宾馆的时候,秉承的是一个就近原则,这个宾馆并不算十分高档,如今清晨,只有一个前台守在哪里。

    简甜走过去,直接给了一笔前台难以拒绝的钱,让她香想办法清楚了当晚的酒店录像,并且,嘱托她,不管谁问起,都不要说出她的存在。

    前台看着简甜给的钱,眼睛都直了,毫不犹豫就应了下来。

    简甜看着她删除了当晚的聊天记录,这才离开了。

    她和秦越,大概也就是这样了。

    昨晚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

    意外,也只会有那么一次。

    她本就喜欢秦越,昨天晚上,她也是自愿的,称不上什么吃亏。

    简甜处理好一切,就默不作声地离开了。

    翌日,秦越是在一阵头痛欲裂中醒来的。

    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目光迷惘了一瞬间,然后化作了震惊。

    他隐隐想起了一些事情。

    昨天晚上,他先是和简甜出来喝酒。

    接下来,不知怎么的,林沫儿好像来了。

    她想走,自己还拉着她不放。

    然后……然后他们之间好像还发生了一些什么。

    不,不可能。

    秦越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昨天晚上的人,应该是简甜才对,林沫儿,应该是他的错觉。

    那难道,他是和简甜?

    这个结果,同样有些令人难以接受。

    秦越颤抖着手开了机。

    手机里,最多的记录还是来自林沫儿的未接来电。

    秦越神情复杂地看了一眼,然后没有理会,直接找出了简甜的号码,打了出去。

    简甜看见是秦越的来电,慌乱了一下,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强自镇定地接起了电话。

    电话接通,秦越和简甜,却同时沉默了了。

    半晌,还是秦越率先开口:“简甜,昨天晚上,是你送我来宾馆的吗?”

    “没啊。”简甜一脸轻松地说道:“昨天你喝个不停,我临时有事,就先走了。之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怎么,你当真喝醉了吗?没出什么事吧。”

    简甜的语气十分镇定,听起来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秦越犹豫了一下。

    难道,昨晚的人,真不是简甜?

    “还有什么事情吗?”简甜问道:“我这边还上班呢。”

    “没事了。”秦越挠了挠头,终止了这段对话。

    看简甜那镇定的样子,应该不是她了。

    那到底……是谁?

    秦越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修整了一番,就匆匆离开了房间。

    宾馆门口,他却迎面撞上了楚楚可怜的林沫儿。

    林沫儿一看见他,脸上闪过一丝惊喜的神情。

    她飞快走了过去,眼中迅速泛起泪光。

    “阿越,你还生我的气吗?”

    林沫儿她怎么会在这里!

    秦越震惊了一下,脑海中闪过一个不详的预感。

    难道昨天晚上,他真的和林沫儿……

    “昨晚那个女人,是你?”秦越瞳孔一缩,忍不住问道。

    昨晚的女人,什么昨晚的女人?

    林沫儿的目光闪动了一下。她能找到秦越,这是一个巧合。

    昨天的事情发生之后,她的名声一落千丈,秦越也不理她了,她心中着急,想着一定要见秦越一面。

    秦越家就在这一带附近,她走投无路之下,就一直在这一带徘徊着。没想到,竟然真的撞上了秦越。

    撞上了秦越,这自然是一件好事。

    可昨晚的女人,什么女人?

    林沫儿眯了眯眼睛,也没有立刻否认,只是泪眼朦胧地看着秦越:“到现在了,你还问我这种问题?阿越,我什么都给了你了,我是真的喜欢你。”

    秦越的脸色顿时白了起来,他缓缓说道:“昨天晚上,我喝醉了。”

    林沫儿隐隐明白了什么,她试探性地说道:“你不用内疚,昨晚,我是自愿的。”

    秦越顿时不说话了,脸色却更难看了。

    林沫儿顿时确定了,秦越昨晚,不知道和哪个女人在一起了。

    但是,他喝醉了,竟是完全记不得是谁了。

    不行,现在秦越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昨天晚上的人,不能是别人,只能是她。

    林沫儿顿时擦起了眼泪:“你……你不想对我负责吗?”

    秦越沉默地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样子,半晌,才缓缓说道:“抱歉,那只是一个意外。”

    “意外?”林沫儿猛然抬头;“你什么意思?”

    秦越的眸底,隐隐闪过了一丝漠然:“林沫儿,我们两个,结束了。哪怕昨天晚上,我们真的发生了什么,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林沫儿脸色大变,她有些焦急地说道:“阿越,为什么?是不是因为网上的那些言论,你也误解我了?事情不是这样的。那只是一个误会,我真的没有说过那种话,那个视频是假的!顾景行他根本不是真心想要放过我,他假意放过我,背地里,却使出这种阴损的招数对付我。阿越,我们不该相信他啊。”

    “住口。”秦越看着林沫儿的眸中,满是失望:“顾少不是这种人。”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这种人?他是不是还跟你说,七年前的那个人不是我,而是安夏?那是他和安夏合谋编织的另一个谎言啊。”林沫儿的眼泪刷拉地下来了:“阿越,你想想看。我现在,仰仗着顾景行的鼻息生存,我怎么想不开去挑衅安夏啊?这一切,分明都是顾景行要对付我的借口啊。”

    林沫儿所有的演技大概都用在了这一刻。她哭的滴泪横流,十分真实。

    她很清楚地知道,秦越有多么喜欢她。

    以往,只要她一哭,秦越就会心疼地不行,她也能达成自己的目的。

    这一次,也不会有例外。

    林沫儿这般想着,哭的更加起劲了。

    然后,出乎她的意料。

    这一次的秦越,没有和往常一样迫不及待地安慰她。

    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神情冷漠地有些可怕。

    林沫儿心中一慌,忍不住问道:“你不相信我?”

    秦越毫不犹豫地说道:“不信。”

    没有料到秦越的回答,会这么坚定,林沫儿僵硬了一下,泪眼朦胧地看着秦越:“阿越,我真的是被陷害的,顾景行他不是好人啊。”

    秦越看着她,一直看着她,像是看着一个全然陌生的人。

    等到林沫儿被他看的都有些心慌的时候,他弯了弯唇,嘲讽地说道:“林沫儿,你觉得,我就这么好骗吗?”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愚蠢的人。

    只不过之前的他,太爱林沫儿,所以一次又一次,忽略了她身上的异样,选择了相信她。

    可他的信任,却最终换来了这样一个结果。

    这也真是天大的笑话。

    林沫儿咬了咬牙:“阿越,你就这么信任顾景行?你就笃定不是他做得手段?”

    秦越笑了:“景行既然答应过我,就绝不会私下再用手段。”

    “但是……”林沫儿还想要挑拨。

    秦越直接打断了她:“景行向来遵守承诺。我信他,更甚于相信我自己。”

    秦越的话语坚定,丝毫没有转圜的余地。

    林沫儿不由愣住了。

    她都没有想到,秦越竟有这么相信顾景行。

    “我们从此以后……再无瓜葛,你好自为之吧。”秦越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身,毫不犹豫地离开。

    身后的林沫儿不甘地看着他的背影,却暂时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

    秦越一直走到林沫儿视线之外,脚步才慢了下来。

    他的眸中,带上了一丝苦涩。

    他这一走,看起来从容,其实却已经是用了毕生的勇气。

    他知道林沫儿不是一个好人,也知道自己和她,不会再有任何瓜葛。

    可是这心痛,却切实存在,无从缓解。

    他甚至都不敢多看林沫儿的泪眼一眼,他怕自己会在她的眼泪中败退,再次犯下错误来。

    不行,他不能再被林沫儿这个女人左右。

    都说忘记一段感情最好的方式,是重新开始一段感情。

    秦越拿出手机看了看,一个冲动,打了一个电话给简甜。

    “你能跟我结婚吗?”

    简甜:“??”

    大家新年快乐呀。今天小休息一下就更新一章三千字啦。欠的三千字,还有加更,年后会补哒,爱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