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秦越还是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首发&119;ww&122;&104;&117;&105;&115;&104;&117;&98;&97;&110;&103;&109;

    秦倩倩愣了一下,委屈地大吼:“我没有这样的嫂子!”

    竟是直接夺门而出了。

    秦越的目光凝了凝,没有去。

    “倩倩不懂事,大家不要管她,继续吃吧。”简母笑着打圆场。

    众人都麻木地抬起了筷子。

    这一场见面会,吃的尴尬又沉默。

    结束了晚宴,送别了亲朋好友。

    简甜垂眸:“你不用送我了,我打车回去了。”

    “还打车回去?”秦越问道。

    “嗯?”简甜有些不明白。

    “搬到我这里来吧。”秦越说道:“都见过家长了,若是被知道我们两个是分开住的,这结婚结的也就毫无意义了。”

    这……这是要同居?

    简甜瞬间脸红了起来。

    虽然已经结婚了,可同居什么的,她想都没有想过啊!

    e……好吧,这逻辑上好像有些奇怪。

    可这却是她的切实想法。

    “上车,我你去搬东西。”秦越说道。

    简甜迟疑地看了他一眼,终究是应了下来。

    车子沉默地开着,简甜偷偷地看了几眼秦越,终究是忍不住,开口说道;“我的家里人,似乎想要从你这里得到一些好处。但你放心,我们只是契约婚姻,我也有自知之明。你可以不用理会的。”

    秦越满不在意地说道:“你不用这么小心。项目给谁做不是做,只要简家那边达到了我的要求,那也不是不能合作的。我要你一个黄花大闺女跟我演戏结婚,已经是委屈了你,等我们离婚了,你以后再嫁怕是都会遇到麻烦。你了我这么多,我若有能力,也该弥补你一些。”

    简甜愣了一下,然后,微微抿了抿唇:“所以,你之前斥责秦倩倩……也是为了想要弥补我?”

    “当然了。”秦越认真地说道:“这次结婚,是我请你忙,倩倩在这么多人面前给你没脸,这是她的错。我肯定不能让你受这种委屈。”

    “哦。”简甜应了一声,语气听不出高兴还是不高兴。

    秦越用余光看了她一眼。

    她低着头,看不见脸上的神情。

    但是……自己在那么多人面前护着她,她应该没有不高兴的理由吧?

    秦越迟疑地想着,没有开口再说什么。

    这次的搬家,在沉默的气氛中完成。

    秦家附近,有一家咖啡馆。

    开车路过那里的时候,咖啡馆里突然冲出来一个女人,一脸惊喜地拦在车子前面。

    这女人出现地太过突然,简甜都被吓了一跳。

    但秦越却仿佛早有预料,只是慢慢停下了车。

    “阿越!”这女人冲了过来。

    简甜一看,竟然是林沫儿。

    她不由看了一眼秦越。

    秦越的面容冷凝,看不出太多的情绪来。

    简甜的心不由微微提了起来。

    毕竟秦越亲口说的,他还是忘不了林沫儿,还是喜欢她。

    现在林沫儿找上门来,秦越到底会怎么做?

    简甜的心里没底。

    然而下一刻,秦越却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简甜猛然看向他。

    车门外,林沫儿的表情,完全僵硬住了:“阿越,你什么意思!”

    秦越淡漠地说道:“我结婚了。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妻子,简甜。哦,后续不需要介绍,你们应该见过了。”

    “你……你结婚了?”林沫儿都傻了:“这不可能。”

    秦越早有准备地拿出结婚证,递给了林沫儿。

    林沫儿接过,匆匆一翻,下一刻,她扬手就想要撕了。

    “你撕吧。”秦越弯了弯唇角:“反正这东西,除了离婚的时候,其他时候也用不太到。”

    林沫儿的动作顿时停止了,她楚楚可怜地看着秦越:“阿越,你明知道我对你一往情深,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她的眸光,要多深情有多神情,水光,要多柔和,有多柔和。

    可她越是这个样子,秦越就越是害怕。

    想想看,这样一个柔弱的女人,背地里,却有那样深沉的心机。

    他敢让这样的人,睡在枕边吗?

    秦越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林小姐,我不想和你谈论这些往事。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情。以前,你单身,我也单身,你纠缠我,最多说你是死缠烂打。现在,我已婚,你若是再纠缠……”

    秦越冷哼了一声,直接拉上了车窗,开车绝尘而去。

    就……就这样了?

    简甜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林沫儿还站在原地不动,仿佛是傻了一样。

    简甜回过头来,如有所思地看了一眼秦越。

    秦越选择和她结婚,应该不仅仅是为了想要对她负责,还有一部分,是为了摆脱林沫儿的纠缠吧。

    他无法真正对她下狠手,只能用这种方法,将她逼退。

    为了让一个女人死心,宁愿葬送自己的婚姻。

    某种意义上来说,秦越对林沫儿……也是爱的太过了。

    简甜垂了垂眸,压下心头的酸涩。

    虽然有一本证,但她更应该要认清自己的地位。

    能够有这样一个关系,已经是她足够幸运。

    若是还要强求感情什么,那就太贪心了。

    接下来。车子顺利地到了秦家。

    看着秦越将自己的东西,一样一样地放到他的房间里。

    简甜的心头,泛上一丝隐隐约约的浪漫情愫来。

    虽然他们只是做戏,哪怕共处一室,也是各自睡各自的。

    可他们两个本来不会有交集的人,竟然在机缘巧合之下,建立起这样的关系。

    这本身,应该就是一种浪漫了吧?

    虽然这种浪漫,可能只是她一厢情愿。

    简甜却也已经隐隐觉得满足。

    这段契约婚姻的时间,与她而言,已经是偷来的幸福。

    她唯一能做的。

    就是静默地等待着幸福结束的一天。

    “你刚刚怎么不让我为小甜出头。”安夏瞪了一眼顾景行。

    在她看来,简甜这婚结的,实在是太憋屈了。

    没有婚礼,没有承诺不说,秦倩倩又摆明了不是一个好惹的。这日子想想都艰难。

    看着安夏张牙舞爪的样子,顾景行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头发:“你不出头,秦越不就着解决了吗?他们两个哪怕是契约结婚,也是有一段日子要相处的。秦越出头,简甜感激,秦越越来越觉得她不容易,简甜越来越觉得他人不错,感情不就是这样培养出来的?你一个女人,又不能娶了简甜,就不要参合了。”

    顾景行讲的好像是有些道理……

    安夏嘴犟地不肯承认,梗着脖子说道:“谁说我不能娶简甜了?虽然夏国法律不允许,有些地方可是允许的!”

    顾景行的眼神顿时危险了起来:“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