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是凌心儿!
    过了一会。免-费-首-发→【】

    安夏化完妆出来,她和顾景行说了一句,就直接拍戏去了。

    顾景行一边看着安夏试戏,一边等待着。

    安夏这段时间,接了好几个配角,她接角色,不看咖位,不看片酬,只看角色有没有挑战性。

    这次她演的,就是一个孩子被人贩子拐走的母亲。

    她不是主角,作用是出现在主角的寻子途中,凸显出主角的坚定。

    在电影中,主角一直在寻找孩子,找了十多年,都没有放弃。

    他以前没有放弃,现在没有放弃,未来也没有放弃。

    安夏饰演的这个母亲,同样失去了孩子,但是她却选择了放弃。

    电影是为了表示主角这份父爱的难得。

    但是安夏揣摩了剧本,隐隐也觉得,这个母亲,也并不容易。

    她要做的,就是把这份放弃,和做出这个决定的不容易演出来。让这个母亲,立体起来。

    试了几次戏,大概差不多了,导演就宣布正式开拍。

    安夏很快进入了角色。在化妆师的手之下,她艳丽的容貌被遮盖住,脸上画上了皱纹,显得苍老又狼狈。

    戏刚开始,保镖拉了拉顾景行,指了指某个方向。

    顾景行回头,果然看见一个中年女子,频频往这边看。

    就和保镖说的一样,小夏没拍戏的时候,这个女人也不知道躲在哪里,硬是不露面。

    小夏一开始拍戏了,她就出来了。

    顾景行找来了剧组的人,问了问这女人的情况。

    剧组只说,这女人是当地招来的,她要价很低,干活爽利,他们才收下了她。

    顾景行眯了眯眼睛。

    如果是只出现在一个剧组,这很正常。

    可如果说安夏去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

    那这个中年妇女,一定有某种目的。

    顾景行的手,轻轻叩了叩大腿,心中已经想着,待会,他要找个机会,深入调查一下这个女人。

    现在么,顾景行暂时把目光放到了安夏的戏上。

    戏里,主角骑着自行车寻找儿子,途中碰到了安夏扮演的母亲。

    安夏扮演的母亲开了一家面馆。男主路过,安夏看见他寻人启事的旗子,问了他几句,得知他在找孩子,便也说起了自己孩子也是被拐走的事情。

    她请男主吃了一碗面,坐下来和他聊天。

    “你还打算找多久?”安夏问道。

    男主是个影帝级别的大咖,他吃了一口面,神情平静却有力量:“找到为止。”

    “如果一直找不到呢?”

    “那就找到我死。”

    安夏看着他,眸中有着钦佩,有着羡慕,还有着一丝绝望。

    她说:“真好,你能一直找下去。”

    “你不打算找吗?”

    “不了。”安夏苦笑了一声:“我老公身体不好,我得照顾他。我还有个小女儿,体弱多病,每年要花好多药钱,我得把钱赚回来。我如果去找儿子了,谁来管他们?我对不起阳阳,但我没法子。”

    说完之后,她就转身去做面条了,只在无人看见的时候,偷偷擦了擦眼泪。

    顾景行注意到,安夏擦眼泪,那中年妇女,竟也偷偷擦着眼泪。一副深受感染的样子。

    要说安夏的演技,那当然是很好的。

    但这一幕并不如何煽情,要到这种哭出来的程度,就有些夸张了。

    顾景行的心里,不由更加警惕了起来。

    安夏的戏,就只有这么一个,拍完之后,她就杀青了。

    她卸下妆容,笑眯眯地跑到顾景行身边:“走吧,我接下来也没事了。要不要去约会呀?”

    约会?

    顾景行有些心动,但他看了一眼那中年妇女的方向,不由皱了皱眉头。

    根据保镖的说法,小夏演完之后,这女人应该会生怕被小夏发现,马上躲起来。

    可今天,她却还是愣愣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剧组中人都忙碌地动作了起来。

    她一个人站着不动,就格外突出了起来。

    安夏见顾景行看向某个方向,也有些好奇地看了过去。

    这一看,她就看见了那个中年女子。

    她的瞳孔,猛然凝缩了起来。

    这女人形容憔悴,衣衫朴素,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饱经风霜的底层人民。

    这样的人世界上有很多。

    安夏看到的时候,心里每每也会有些难过,可她也不是神,除了跟着顾景行多做一些慈善,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去改变。

    可这一次,看见这个中年女子,她却仿佛被点了穴,浑身上下,竟是连动弹一下都困难。

    这女人……这女人……

    “小夏,怎么了?”顾景行心中一惊,赶忙喊道。

    安夏的嘴唇颤抖着,眼睛死死地看着那个中年女子,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那中年妇女也看着安夏,眸中慢慢出现了泪花。

    什么情况?

    顾景行觉察出了不对。

    他定定地看着那个中年女子。

    恍惚间,他有一个感觉。

    这中年女子,好像有些眼熟。

    难道,他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女人?

    不,不对。他的记性很好,更何况,这女人的额头上,有一个明显的伤疤。这样显著的特征,如果见过,他不该忘记。

    但……还是有些眼熟。

    中年女子和安夏,还在对视着。

    安夏猛然向前走了几步,却又有些害怕地停下了脚步。

    中年女子,只是一个劲地抹眼泪。

    顾景行看着,脑海中,突然电光火石,闪过了一张照片。

    他……好像知道这个女人像谁了。

    她隐隐约约,竟是有些像凌心儿!

    照片上的凌心儿风华正茂,再加上养尊处优,完全是一副明丽动人的样子。

    可眼前的中年女子,却苍老憔悴,额头上还有一道伤疤,难怪他没有认出来。

    “小夏,你怎么还在这里,你的戏份已经结束了,还不陪陪顾总?”导演拍完了一场戏,正在休息,看见安夏,他不由过来,笑呵呵地打趣。

    安夏已经听不见导演的声音,她定定地看着中年女子,颤抖着喊道:“……妈?”

    妈?

    什么情况。

    剧组的人都呆住了。

    顾景行还算镇定,心中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中年女子听见这声妈,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她应道:“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