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见面
    凌心儿叹了一口气:“小夏,还是算了吧。首发&119;ww&122;&104;&117;&105;&115;&104;&117;&98;&97;&110;&103;&109;我们虽然是亲母女,但是现在身份地位,都已经相差太大,我不想从你这里得到什么好处,也不想给别人这样猜测的机会。现在见了你一面,还和你说了话,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凌心儿那张原本妍丽的脸上,此刻却布满了苍老的皱纹。

    听到她这么说,安夏的心都颤了起来。

    安夏下意识地说道:“妈妈,不验什么dna了,反正我认你这个妈妈,你身份证上到底是什么名字。我并不在乎。”

    顾景行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头,但并没有说什么。

    “你真的不嫌弃我丢人?”凌心儿一脸感动地看着安夏。

    “你是我的母亲,我如果嫌弃你,我还是人吗?”安夏毫不犹豫地说道。

    凌心儿顿时流着泪抱住了安夏:“小夏,恢复记忆以来,我真的每天都在想你。”

    “我也是。”安夏回抱住了她。

    母女重逢的场景,十分感人。

    安夏和凌心儿又聊了一会,凌心儿坚持要回家,安夏没有做见她丈夫孩子的准备,只能依依不舍先把她送走。

    不过,她要了凌心儿的住址,约定下一次去见见她新的家人。

    和失踪了二十年的母亲重逢,安夏的情绪,一度十分亢奋。

    凌心儿都离开许久了,她的思绪,还是波动不停。

    顾景行洗了澡出来。

    见安夏一副发着呆的样子。

    他眯了眯眼睛,不着声色地解开了浴袍最上面的几个纽扣,露出恰到好处的锁骨。

    然后,走到安夏面前,晃了一圈。

    安夏一点反应都没有,继续发呆。

    顾景行眉头微皱,又晃了一圈。

    安夏又反应了,她一脸茫然地看了一眼顾景行:“你干什么?”

    顾景行开口正要说话,安夏已经扭头回去,重新发呆了。

    顾景行:“……”

    百试不爽的美男计也失效了。

    可见凌心儿的出现,到底给安夏造成了怎么样的冲击。

    这也证明,安夏对于这个母亲,到底有多么重视。

    顾景行的心头,这不安的预感,反而更浓郁了一些。

    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的确很像是凌心儿,前后的说辞,也没有什么问题。

    可是,一个正常人,相比于一个王秀儿的身份,恢复以往凌家千金的身份,这不是更好吗?

    这女人却拒绝了。

    而且拒绝地有些气急败坏。

    顾景行不由隐隐约约觉得,这会不会,又是一个骗局?

    顾景行沉吟了一下,把纽扣扣了回去,然后坐到了安夏身边,预示着他要开始讲正事了。

    “小夏。”顾景行问道:“你确定,那是你的母亲吗?”

    “什么意思?”安夏愣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地说道:“我当然确定了。母子血缘摆在那里,看见她的第一眼,我就能确定。”

    “这种确定,会不会是因为你太过思念母亲,进而产生了一些错觉呢?”顾景行循循善诱。

    “你在说什么啊?”安夏微微睁大了眼睛:“你怀疑,我妈妈,是别人假扮的?”

    她毫不犹豫地说道:“景行,这绝不可能。血缘关系在这里,我冥冥中有感觉的,那就是我的母亲,不会有错。”

    顾景行是一个决定冷静的人,他显然并不相信这种冥冥中的感觉。

    他委婉说道:“小夏,就算没有错。既然你母亲回来了,那她总得要恢复身份。哪怕她安心当她的王秀儿,你外公的在天之灵呢?也这么希望吗?那些到现在还你外公守着公司的人呢?看见他唯一的骨血回来,会不会欣慰一些呢?”

    顾景行完全说到了安夏的心坎里。

    安夏苦笑了一声:“我也希望,妈妈能够恢复身份。可她……可她似乎不太愿意。”

    “不管她愿不愿意,我们可以先把确认的程序走了。她不愿意,我们就不把检测结果拿出来,她若愿意了,我们一拿出结果,不就随时走程序了?”顾景行说道。

    顾景行说的很有道理,安夏完全心动了,但她还是有些苦恼:“可是,妈妈不肯做呀。”

    “那我们就暗中做一个,也不必要让她知道。”顾景行的目光闪动:“你可以用体检为借口,带她去医院做一个抽血。只要拿到血样,自然就可以做dna测验了。”

    “这不是欺骗吗?会不会不太好呀?”安夏有些犹豫。

    “我们拿到结果,也不是非得逼她恢复身份。归根到底,还是尊重她本人的意愿,并没有什么不好的。”顾景行说道。

    安夏纠结了一会,终究是应了下来。

    顾景行这才松了一口气。

    虽然绕了一大个圈子,但是,只要那个女人能去做dna测验就好了。

    这样,不管她是不是真的凌心儿,等结果出来,也就不用再烦恼了。

    第二天的时候。

    顾景行特意空出了半天的时间。

    安夏跟凌心儿约好了见面的时间,然后就出门,打算准备一些礼物。

    凌心儿现在重组家庭,有个老公,有一儿一女。

    安夏拿不准这些人都是什么爱好,给凌心儿的现任老公,就准备了几条上好的烟。

    凌心儿自己,安夏精心给她挑选了好些套衣服首饰。

    挑选着的时候,安夏的脸上始终带着笑容。

    她跟顾景行说:“景行,以前,都是妈妈给我买衣服,当我可以给妈妈买衣服的时候,她却已经失踪了。子欲养而亲不在,这种痛苦,非经历过不能体会。还好,老天终究是厚待我,我现在,也有了补偿妈妈的机会了。”

    安夏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是幸福的。

    顾景行揉了揉她的头发,目光宠溺。

    只是眸底深处,却藏着一丝冷厉。

    他的小夏,是真的真的很高兴。

    如果,那个女人,真是凌心儿,他自然会跟小夏一起,好好对待她。

    如果那是个假货,小夏这两天,完全就是空欢喜一场。她怕是都承受不住这种打击。

    安夏不知道顾景行的心理活动,她买了一大堆衣服收拾之类的,然后就开车前往凌心儿的家了。

    她这次,只给凌心儿和王强准备了礼物。

    她那两个同母的弟弟妹妹,也不知道是什么年龄,安夏就打算一个人给一个大红包好了。

    也不知道妈妈的新家人,都是怎么样的,他们对妈妈,都好不好。

    安夏又是期待,又是忐忑,车子慢慢接近了凌心儿给的地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