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讨人厌
    离凌心儿的住址越来越近,安夏原本还带着一丝雀跃的心情,却慢慢沉入了谷底。&9733;&39318;&21457;&36861;&20070;&24110;&9733;

    乐市,是夏国数一数二的大城市。

    夏国首都天市因为占了一个政治因素,重要性排在第一。

    但若是单论经济,乐市绝对是夏国排名第一的城市。

    凌心儿失踪之火,安夏虽然过得不怎么好,可她之前都是住在安家,后来打工,她没什么钱,租的房子,就比较简陋了。

    安夏原本以为,自己租的那种房子,已经是乐市最低端的那部分了。

    直到她来了这里。

    这里的环境,实在是太恶劣了。

    周围数里,都没有什么店面和交通设施,除了自己开车,就只能步行。

    里头一排排,全是一些破旧的砖瓦房,由于年代太久,不少房子的砖头,都是露在外面的,在日晒风吹下,泛着肮脏的黑色。

    不仅仅如此,这里的街道和街道间,也没有人打理,两旁堆满了各色各样的垃圾,恶臭惊人。

    顾景行开车进来的时候,就有人从房门里,幽幽地探出头来。

    他们紧紧地盯住车子,眼中,甚至都有幽绿色的光,看起来,令人有些毛骨悚然。

    他们车子停下的时候,有不少人甚至都远远地围了上来。

    顾景行挑了挑眉,先下了车。

    这些人跃跃欲试想要靠过来的时候,又一辆车子过来,车上,哗啦啦下来一批人,将顾景行保护在了中间。

    顾景行的保镖,都是精英,自带着一种彪悍的气息。

    这些人忌惮地看了一眼,这才退了下去。

    顾景行这才转身,拉着安夏下来。

    安夏下了车,看着周围的环境,神情复杂。

    她以为自己之前过的,已经足够辛苦了。

    可知道看到了这里,她才知道。

    以前的她,到底有多幸运。

    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真正的,只能艰难地求生存。

    只要一想到,过去的二十年,自己的母亲,过的就是这样的日子,安夏的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起来。

    母亲作为凌家千金,什么时候,尝过这样苦楚啊。这二十年,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早知道母亲住在这种地方,昨天,她就不该放母亲回来的。

    顾景行替安夏擦了擦眼泪,柔声说道:“不哭了,第一次上门拜访,总得高兴点。”

    “嗯。”安夏用力点了点头。

    她控制了一下情绪,才和顾景行一起往里走。

    两头的房间里,不时有人偷偷探出头来看着他们。

    这些人有些可怕,却也有些可怜。安夏的心情,一直都很沉重。

    到凌心儿门前的时候,安夏还是收拾了一下心情,努力让自己微笑起来,这才敲起了门。

    凌心儿亲自来开门。

    看见安夏,她不由笑着说道:“小夏,你来了。”

    凌心儿围着围裙,手中拿着锅铲,显然正在忙碌。

    安夏的鼻子,又有些酸了起来。以前的母亲,十指不沾阳春水,何尝拿起过锅铲啊?可看她现在这样子,应该是习以为常了。

    安夏吸了吸鼻子,忍住了泪意:“妈,你别烧饭了。我带你们出去吃吧。还有,你们住的地方,环境也不好,你们别住这里了,我在市区给你们安排个房子吧。”

    凌心儿的手擦了擦围裙,正要说话,一道乐呵呵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就是小夏吧?”

    这声音是男人的,却尖锐地像是古装剧里,掐着脖子说话的太监。

    安夏不由皱了皱眉头。

    她强忍住不适看去,就见一个瘦瘦小小的男子,正上下打量着他。他外貌算不上很差,但眉眼间却带着一丝猥琐的气息,让人觉得十分不舒服。自己和他不过是第一次见面,可他看自己的样子,就像是看着一个金元宝。

    竟是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贪婪。

    这男人,应该就是那个王强。

    本来到这个地方之后,安夏对于凌心儿的现任,就已经有了一些准备。

    可看见王强,她还是不由崩溃了。

    有些人,只需要一眼,就可以让人恨不得自挖双目,王强就是这样的人。

    妈妈就跟这样的人,生活了二十年?

    她……她到底是怎么忍下来的。

    王强不知道只是一个照面,安夏就已经不想看他第二眼了,他掐着脖子,继续说道:“小夏啊,你刚刚说,要给我们换一个新房子?这很好。那这房子,你考虑过,给我们买在什么地方吗?”

    “孩子第一次来,你别说这个。”凌心儿赶忙打断了她。

    “怎么不能说?”王强不高兴了,他混不吝地指了指安夏:“这是你女儿,她现在,可是大明星,这世道,戏子最好赚钱了。”

    他又伸手指了指顾景行:“还有你这女婿,就更了不得了!我还专门去找人了解过,他可是顾景行啊,大家都说,放眼世界,他恐怕都是首富了。他们手指缝里,只需要漏出一点毛毛雨来,就够我们过一辈子了。你是安夏的妈,她孝敬我们一栋房子怎么了?”

    王强说的振振有词,肆无忌惮。

    顾景行和安夏,都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头。

    买一栋房子,对他们来说,确实不是什么大事。

    但,第一次见面,就这样毫不客气地索求,这就有些不要脸了。

    “你们怎么说?想好房子买哪里了吗?”王强贪婪地说道:“你们住的地方,应该就挺不错的吧。不如,你们就在你们隔壁,给我们买一栋吧,这样,日后也好多多走动。”

    顾景行眯了眯眼睛,淡然说道:“房子的事情急不来,以后再说。”

    说来也怪。这个王强,本来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顾景行讲话也是客客气气地讲,也不知怎么的,顾景行一说以后再说,房间中就有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压迫力。

    王强竟是真的不敢再提了。

    他有些狐疑地看了一眼顾景行,低头念了几句邪门之类的,也没有多说。

    凌心儿见这个话题暂时过去了,赶忙拿来椅子,请顾景行和安夏坐下。

    她自己,就要去厨房做饭。

    安夏拉住了她,强行让她留下来休息,说午饭待会出去吃。

    凌心儿还未说话,王强就笑眯眯地说道:“我就说不用做饭不用做饭吧。你女儿女婿这么有钱,肯定要带我们去吃大饭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