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章 顾奶奶的寿宴
    凌心儿没有想到会突然被点名,不由微微愣住了。★看★最★新★章★节★百★度★搜★★★★

    顾景行站了起来,简单介绍了一下:“妈,这是顾家的现任家主,顾清辉。”

    顾景行介绍的功夫,安夏已经把凌心儿拉到身边坐下。

    顾家的家主?

    凌心儿听的有些晕乎乎的。

    她早知道,顾家原是个百年家族,底蕴深厚。

    顾景行这一脉,原本都只是个支脉,在家族内部,一向不得重视。

    但谁知顾景行能力太强,竟然用了十几年时间,就让他这一个支脉,盖过了整个顾家一族。

    然而,哪怕一直被顾景行的光芒遮盖。

    顾家这种百年家族,传承下来的财富,数不胜数。若加上顾家百年积攒的财富,怕是也未必比顾景行差了。

    当然,若是天下集团继续发展下去,再过上几年,那又是另一种说法。

    曾经有人就说,还好福布斯榜,是指统计年度资产,若是这个榜单加上祖产这些,恐怕,榜单前十,甚至前五十,都要被这些传承多年世家给抢占。

    无论如何,身为顾家家主,顾清辉的身份地位,并不逊色于如今的顾景行。

    凌心儿的身体,都下意识地坐的更直了一些。

    顾清辉笑了笑,继续问道:“顾奶奶的寿宴,就在三天后。我的意思是,今年奶奶是八十整寿,应该要好好办上一场。不如,就把地点放到祖宅来,叫上顾家所有的族人,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顾奶奶听到顾清辉这么说,是有些高兴的。

    她不想顾景行这一代人,对宗族已经没什么概念。

    在她心中,宗族仍是永恒的根。

    她一个支脉的老太太,能够在顾家的祖宅办寿宴,这可是天大的荣耀。

    顾奶奶也没有立刻应下,她看了一眼顾景行。

    顾景行知道奶奶是有些心动的,不由笑了笑:“也好。寿宴由我们来主办,家主负责叫人吧。”

    顾清辉顿时露出了一个诚挚的笑容:“叫人的事情,就放心吧。奶奶的八十大寿,一定办的风风光光的。”

    顾清辉讲话的时候,声音温和,眼神把每个人都顾及到。

    短短一段话,每个人都感觉,他是看着自己说的。

    “哈哈,清辉你费心了。”顾奶奶十分受用地应了下来。

    “那我就去准备了。”顾清辉站了起来,笑着跟凌心儿说道:“这样热闹的场合,凌夫人可千万多留几天。”

    凌心儿迷迷糊糊应了下来。

    顾景行站起来,亲自把顾清辉送了出去。

    晚上的时候,安夏跟顾景行说私房话。

    “景行,奶奶的生日离年节这么近,怎么去年的时候,倒没见家里准备?”

    顾景行笑了笑:“今年是八十整寿。去年就是79。老一辈的说法,九是一个坎,逢九的年,不仅不能过生,最好是提都不能提,就怕提了,老人反而过不了这个坎。如今奶奶已经八十整,过去了九这个坎,自然就可以大办了。”

    安夏这才恍然点了点头。

    这次顾奶奶的八十大寿,顾家人其实已经在暗中准备。只是没想到,顾清辉竟然提议让顾奶奶去祖宅办寿。

    严格来说,支脉的人,是不能有这种荣耀的。顾清辉也算是破例了。

    “这个顾家家主,感觉人很好的样子。我以前都觉得听一个人说话,觉得如沐春风,是一种夸张手法。今天才知道,这是真的。”

    顾景行眯了眯眼睛:“有这么好?”

    安夏有些好笑地拧了拧他的手臂:“你不是又吃飞醋了吧?”

    “没有。”顾景行冷静地否认,“只是你和他才是第一次见面,还是不要太快下定论地好。”

    “怎么?”安夏有些惊讶:“你知道什么内幕吗?他的温润,难道都是装出来的?”

    顾景行摇了摇头:“我和他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这么多年,我就没听人说过他一句不好。每每提起他,所有人都是交口称赞。”

    “那你干嘛这么说?”安夏有些不解。

    顾景行揉了揉她的头发:“你不觉得,这种完美到让所有人都说不出一句不好的人,很可怕吗?”

    “哪里可怕了?”安夏不明白。

    顾景行略想了想,才说道:“人都有七情六欲,那么,处理事情的时候,就总会有冲动,有不周到的地方。我以前,也吃过好几次,控制不好脾气的苦头。但是顾清辉不一样,他好像天生没有情绪。不管什么事情,他总能用最冷静的态度去处理。所以,他从不犯错,所以,他是一个完美的人。”

    顾景行这么说,安夏倒是隐隐有些明白,他到底哪里可怕了。

    一个没有情绪的人?

    再度回想起顾清辉那张微笑的脸,安夏突然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顾景行有些好笑地挽住了她:“他又不是我们的敌人,你不必紧张。”

    安夏连连点头。

    心中隐隐有一个念头。

    这样的人,如果真是敌人的话,那一定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敌人吧。

    三天的时间过去,很快到了寿宴当天。

    顾家一行人早早去了祖宅。

    凌心儿也跟着去了。

    只有王霏霏和王小利留了下来。

    倒不是不肯带他们去,只是王小利的身体不好,不适合去这种人多热闹的场合。王霏霏则是主动留下来陪弟弟。

    祖宅经过提前布置,这边多了一只神龟雕塑,那边多了一副仙鹤画像,大厅里还摆上了传统的寿桃寿饼,看起来十分有过寿的气氛。

    这种礼节,现在的年轻人,很少有重视了,老一辈人,却很是喜欢。

    顾奶奶见大家这么重视她的寿宴,脸上的笑容,从早到晚都没有停止过。

    顾家的族人,下午的时候,就已经都到了。

    到傍晚的时候,邀请的其他宾客,也陆续到来了。

    顾家所有人,都忙的团团转。

    安夏也忙着到处接待客人。

    她忙了一会,抬头看见秦越站在旁边,和几个男人说着话。

    安夏四处看了看,秦倩倩和秦家其他人都在,却唯独没看见简甜的人影。

    可她提前和简甜确认过,简甜说过,她今天会来的。

    等秦越的对话告一段落,安夏不由走了过去。

    “秦越,小甜呢?”安夏忍不住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