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出事
    八十大寿,不容马虎。免-费-首-发→【】

    顾家人都是尽心尽力去准备的。

    且不说礼物都很贵重,就算不贵重,只要心意到了,顾奶奶也一定是高兴的。

    前面人都送完了礼物,说完了吉祥话,到最后,才轮到直系亲属。

    顾爸爸托人重金打造了观音像。

    顾妈妈找来当地法名家,写了一张百寿图。

    顾景行花了不少功夫,把顾奶奶念叨过好几次的那件汉代古董买了过来。

    凌心儿在旁边看着,只觉得都是钱啊,心里又为顾家人的土豪程度震惊了一下。

    最后到了安夏。

    安夏有些不好意思地把玉佩送了过去:“奶奶,我今年才开始有了些成绩,还赚不了很多钱。买玉佩的钱,我也攒了不少时间了。”

    顾奶奶斜了一眼安夏。

    她看的出,安夏很有心。

    但是吧,她习惯和安夏斗法了,这会也拉不下面子来,只是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声:“还不错。”

    安夏已经习惯了顾奶奶的面冷心热,笑着就要退下来。

    顾清辉笑了笑,在旁边说道:“小夏这玉佩,也是心意,不如就让她亲自给奶奶带上吧。”

    安夏愣了一下,赶忙摆手:“我这玉佩不值什么钱,比不上奶奶身上的那块。”

    “钱不钱的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心意。”顾清辉笑着看着顾奶奶:“奶奶,你说是吧?”

    顾奶奶没有说话。

    “小夏,还不快给奶奶带上。奶奶这是默认了。”顾清辉笑着鼓励。

    安夏见顾奶奶果然没有反对的意思,眉眼一弯,走过去认认真真地把玉佩给顾奶奶戴上了。

    戴好玉佩,她凑在顾奶奶耳边,柔声说道:“奶奶,生日快乐。”

    顾奶奶眉眼一动,唇角泛起一个微不可查的笑容。

    一行人又聚了一会,就各自散去了。

    顾景行和安夏又收拾了一下寿宴后的现场,两人正要去休息。

    贴身照顾顾老太太的佣人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

    “怎么了?”顾景行的心中咯噔一下。

    佣人慌忙说道:“少爷,不好了,老太太的花粉过敏症突然发作了!老太太前一刻还说着渴,我去倒杯茶进来的功夫,老太太突然脸色青白地晕了过去。看症状,就是花粉过敏了啊。”

    “花粉过敏?”安夏的瞳孔凝缩:“这不可能!大家都知道奶奶花粉过敏,这次的现场,是我和妈妈一手布置的,绝对不可能出现什么花粉。”

    “可是,这症状,就是花粉过敏啊。”佣人急了。

    顾景行和安夏也紧张了起来。

    两人用最快的速度赶到老太太的房间。

    家庭医生已经在进行着急救,看见顾景行,医生赶忙说道:“顾少爷,快,快送医院!老太太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应该是接触了大量的花粉。”

    顾景行的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

    这些年,他们都很注意,不让老太太身边,出现任何花粉。

    现在好了,奶奶不仅仅接触了花粉,而且还是大量的花粉?

    这次的事情,绝对有问题。

    但顾景行此刻顾不上寻求真相,他抱起顾奶奶,飞快地冲了出去。

    安夏一言不发,飞快地跟了上去。

    顾奶奶进急救室的时候,顾家其他人也敢到了。

    寿宴结束后,顾家族人直接都在祖宅休息了。

    这会,主脉支脉的代表人物,基本都过来了。

    不由有人开口说道:“怎么突然会花粉过敏了?这大厅是谁布置的?难道不知道老太太花粉过敏?”

    顾妈妈不由紧张了起来:“这大厅是我布置的,可是,我怎么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啊?”

    “是我和妈妈一起布置的,我们很注意花粉的事情,绝对不会让奶奶有沾染到花粉的机会。”安夏也说道。

    “大厅和各个房间,确实没有任何花粉。这一点,我最后也检查过一遍的。”顾清辉也说道。

    “那是怎么回事?”

    “这可是老太太的八十大寿。这好端端的大喜事,怎么就闹成了这样。”

    “这件事情不简单。谁跟老太太有这样的深仇大恨,连个生辰都不让她安生过。”

    一行人低声说着话,顾景行始终盯着急救室的门,不言不语。

    这些人的声音,就越来越大了起来。

    顾景行不由转身冷冷地看着他们:“要说话,给我滚出去说。”

    这些人忌惮着顾景行,不由闭嘴了。

    顾清辉的眸光闪了闪,当着和事老:“景行,大家也是担心老太太。大家呢,也别着急,这会已经有人去核查现场了,看看老太太到底是在哪里接触到了花粉。”

    顾清辉颇有威信,他说完之后,大家都不再多说。

    过了一会,核查现场的人来了。

    “我里里外外查了好几遍,整个祖宅内部,都没有任何可以接触到花粉的机会。整个祖宅中,也只有花园有花粉。但因为老太太过来的关系,所有的花,都放上了玻璃罩着,现在所有玻璃罩子都完好,不可能有花粉漏出来的。”

    “我知道了。”顾清辉挥手让人下去,神情也严肃了起来:“所有人都知道老太太花粉过敏。在我们如此小心防范的时候,还是让老太太吸到了花粉,我认为,这不是巧合,这一定是人为。既然环境没有问题,我觉得,问题可能出在老太太的随身物品上,我建议老太太病发时身上的东西,都要进行一下严格的检测。景行你的意思呢?”

    顾景行定定地看了看他,然后点了点头。

    顾清辉立刻就让人把东西拿去检验。

    检验结果还未出来,老太太也还在急救室中,生死未卜。

    抢救室外,一片安静。

    不知多久,医生拿着检测结果过来。

    “医生,怎么样?”所有人都紧张地站了起来。

    “所有东西,我们都检查过了。其他都没有问题。只有这块玉佩,被查出携带了大量的过敏源!根据推测,玉佩应该是浸泡过高浓缩的花粉水!再加上玉佩又是佩戴在脖子上,直接接触肌肤。老太太的鼻子,对花粉味道,又格外敏感。多重因素下,这才直接发作了起来。你们也是太不小心了,明知道病人过敏,怎么能让她贴身带着这种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