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动机
    医生话音刚刚落下,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看向了安夏。本↘↘首↘发↘↘zhuishubang/

    在场的人都知道,这块玉佩,是安夏亲手给顾老太太戴上的。

    在众人意味不明的目光下,安夏的脸色苍白了起来。

    这玉佩,是她买的,是她给奶奶戴上的。可是,她从来没有用这玉佩,去浸泡过什么花粉水啊。

    可她这么说,有人会信吗?

    安夏揪着心,缓缓说道:“我也不知道,玉佩为什么会浸泡过花粉水。我……我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一个顾家族人嘲讽地说道:“老太太还在里面生死未卜,你一句不知道就了事了?安夏,这东西是你买的,是你给老太太戴上的。这事情,你必须给个交代。”

    “这件事情不可能是小夏做的,她没有这么做的理由。”顾妈妈不由挡在了安夏前面。

    虽然相处不多,但她还是相信安夏的。

    “对,肯定是有人借这个玉佩,陷害安夏的。”顾爸爸也说道。

    有人陷害是肯定的,可这个人是谁呢?

    顾景行的目光不着痕迹地看向了顾清辉。

    小夏一开始,并没有想要给奶奶戴上玉佩,是顾清辉提议小夏亲手给奶奶戴上的。

    顾景行正思考着,就听顾清辉说道:“我也觉得不是小夏。大家仔细想想,要不是我的提议,小夏根本就不会给老太太戴上这玉佩。如果小夏有嫌疑,我也有嫌疑。”

    没想到顾清辉自己就这么坦坦荡荡地说了出来,顾景行愣了一下,心中刚刚升起的怀疑,就削减了一些。

    “家主,我看就算你不提议,她之后也会想别的办法给老太太戴上。这并不能证明她无辜。”一人忍不住说道。

    “这……”顾清辉犹豫着说道:“总之,我是相信小夏的清白的。小夏,你想想,这玉佩,你离过身没有?”

    安夏强自镇定下来,认真思索了一番,才说道:“我买来后,一直放在家中保险柜,保险柜,应该是没有人能够打开的。从保险柜中拿出来之后,我就把玉佩带到了祖宅。因为不方便随身携带,家主是把所有的礼物都拿走放在单独房间里的。”

    安夏看向了顾清辉。

    顾清辉赶忙说道:“礼物房的钥匙,我是随身收着的,没有打开过。”

    “家主的话,自然是可信的。玉佩一定是在送进去之前,就有了问题。安夏。你还是好好解释解释吧。”众人都看着安夏。

    顾老太太突然过敏,而且明显是被人陷害。

    这件事情,肯定要有一个结果。

    他们这些寿宴后留下来的人,都是有嫌疑的,这会,大家自然是巴不得安夏担下这个罪名。

    平日里,安夏是顾夫人,如非必要,他们自然不会刻意和安夏过不去。

    可现在,如果安夏真对老太太下了手,她还能是顾夫人么?

    想到这里,大家都是肆无忌惮地质疑着。

    安夏在无数双目光的注视下,嘴唇微微颤抖着。

    她有心想要说什么,可是,照这样推算下来,除非玉佩买来的时候就有问题,否则,根本没可能有其他人过手。

    而玉佩是她当场买的,商场的人,也不知道她会挑中这个,根本不可能提前下手。

    这么说来……

    害奶奶的人,只能是她了?

    可是,她怎么可能害奶奶啊。

    “不管你们怎么说,小夏根本没有动机啊。”顾妈妈不由说道。

    “我也是这样认为。而且,我一直感觉,小夏是一个善良的人,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顾清辉温和地看向了凌心儿:“你是小夏的母亲了,你最了解她,你说呢?”

    这次的事情发生地突然,凌心儿在旁边,一直一脸懵逼地听着。

    直到顾清辉突然提到她的名字,她才条件反射地挺直了脊背。

    “啊?”她有些茫然地看着顾清辉。

    顾清辉笑了笑,耐着性子说道:“我说,你最了解小夏了,她这样善良的人,不可能会对顾奶奶下手的。你觉得呢?”

    凌心儿的目光不由闪了闪。

    这次的事情,她全程听下来。现在,安夏是最大的嫌疑人,如今,似乎只差一个动机。

    她和那个人的约定,就是要毁了安夏。

    只有毁了安夏,她想做的事情,才有可能做的成。

    而那个人,也可以达到他自己的目的。

    在这一点上,她和幕后之人的目的,是共通的。

    想毁了安夏,眼下,不就是一个现成的机会吗?

    凌心儿心思急转,突然后退了几步,有些震惊地看着安夏:“小……小夏,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啊?”

    “妈?你在说什么啊!”安夏难以置信地看着凌心儿:“我什么都没有做啊。”

    “小夏。”凌心儿叹了一口气:“现在大家都分析过了,除了你,根本没人可以在玉佩上下手。我知道,你觉得不承认,就可以躲过去,可是,这么多人在这里,是不会让你含糊过去的啊。”

    “可是我本来就没有做啊。”安夏都快要疯了。

    无数外人的质疑,都比不过凌心儿一个人的不信。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血浓于水的妈妈,竟然也觉得,她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凌心儿的目光闪了闪,语重心长地说道:“小夏,我知道,顾老太太一直都不怎么满意你这个孙媳妇。一直以来,她对你的态度都不好。就比如这一次吧,大家送礼物的时候,老太太都笑了,轮到你的时候,老太太却只是可有可无地点了点头。可是小夏,长辈毕竟是长辈,哪怕老太太对你严苛了点,你……你也不能用这种方式报复啊。”

    凌心儿话音刚落,就有人嘲讽地说道:“瞧瞧,动机这不就来了么。老太太不喜欢安夏,这件事情,大家都是知道的,这个女人,就是因为这个,才要对老太太下手的吧。”

    “小夏,你认错吧。”凌心儿一脸诚恳地看着安夏:“知错能改,才是妈妈的好孩子啊。”

    凌心儿是安夏的母亲,她总不会故意害安夏,凌心儿这么一说,顾妈妈都有些愣住了。

    难道,真的是安夏?

    她想起顾老太太和安夏一见面就掐的情况,也不由犹豫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