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无话可说
    顾妈妈犹疑着看向安夏;“小夏,你,你难道真这么糊涂?”

    “妈,我没有!”安夏急了,“我怎么会害奶奶!”

    “小夏。免-费-首-发→【】”凌心儿抹了抹眼泪,握住了安夏的手。分

    她的手是暖的,安夏这一刻,却莫名有一种刺骨的寒意。

    安夏猛然转头看着凌心儿。

    这是她的母亲。

    她做梦都盼着母亲能够有一天能够回到她身边。

    现在母亲真的回来了,事情却似乎和她想象中的并不一样。

    别人可以怀疑她,可以冤枉她,可,这是她的母亲啊。

    安夏看着凌心儿那张依旧慈祥的脸,神情却不由恍惚了起来。

    顾景行看着安夏苍白的脸,有些心疼,但他忍了下来,一句话都没有说。

    他一直觉得,凌心儿出现有些过于巧合,凌心儿的表现,也有些奇怪。

    可那是小夏的亲生母亲,自己若是贸然指出来,小夏或许还会因此和他起嫌隙。

    如今的情况,正好让小夏看看,她这个母亲,到底是个怎么回事。

    顾景行保持了沉默,凌心儿看着,以为顾景行也开始怀疑安夏了,她心中一喜,也顾不上可能会暴露出自己了,她紧紧拉着安夏的手,朝着其他人叹了一口气:“大家不要怪小夏。她会变成这样,都是我的错。我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失踪了,缺乏了母爱,小夏就难免少了点温柔,多了几分冷硬。之前,她爸爸那件事……哎,她爸爸是有错,这孩子直接让他判了死刑,这就有些心硬了。安华尚且是抚养了她多年,这孩子都能狠心。现在顾奶奶和她非亲非故的,她心存不满,这才一时做错了事。但是,归根到底,这都是我没有教好的原因。你们若是有什么不满的,都冲着我来吧。如果有什么惩罚,我代替小夏受着。”

    凌心儿说着,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

    安夏听到凌心儿这段话,都快要疯了,她拼命要把凌心儿拉起来。

    凌心儿却仿佛扎根在了地上,怎么拉都拉不起来。

    安夏当即就崩溃了:“妈,你跪什么,跪什么啊。我说了,我没有做这种事情!”

    “小夏,你快别说了,要不,你跟着妈妈一起跪吧?”凌心儿含泪看着安夏。

    安夏一瞬间,四肢冰凉不已。

    她的妈妈,这是要亲自定了她的罪啊。

    原本,安夏只是有嫌疑。

    可凌心儿这一番神操作下来,安夏直接就从嫌疑犯,进化成了罪犯。

    在场的人,几乎都认定了安夏。

    就连顾爸爸顾妈妈看着她的眼神,也都是怀疑。

    安夏忍不住看了一眼顾景行。

    他的神情平静,不辩喜怒。

    可他不自己说话这件事情本身,不就已经证明了什么吗?

    景行……就连景行,也怀疑她了。

    一瞬间,安夏感觉天崩地裂。

    顾景行不说话,其他人已经迫不及待开始嘲讽。

    “连亲妈都这么说了,可见这女人,实在是心狠手辣。这件事情,就是她做的。”

    “不错,连抚养了她这么多年的父亲,都能够狠心让他判了死刑,她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简直是丧心病狂。”

    众人七嘴八舌地说着话,顾清辉的眼中,顿时闪过了一丝犹疑。

    他有些纠结地看向顾景行:“景行,你看这件事情?”

    顾景行这才抬起了眸。

    他还未说什么,就有人迫不及待地说道。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这样的毒妇,景行,立刻和她离婚。”

    “要离婚,还要报警!”

    “一定要让她付出代价。”

    这些人七嘴八舌地说着。

    凌心儿流着泪开始磕头:“求求大家了,有什么怨气,都冲我来吧,不要针对小夏啊。她虽然心硬了一点,可她毕竟是我的女儿啊。她有什么错,我都愿意一力承担。”

    凌心儿看似是在安夏哀求,可她话里,还不忘说安夏心硬的事情。

    安夏看着她,嘴角泛起了一个惨然的笑容。

    她原本,还想要把凌心儿拉起来。

    可是现在……她直接松开了手。

    安夏看着哭的涕泪横流的凌心儿,轻声问道:“妈妈,你觉得我心硬吗?”

    凌心儿的目光闪了闪,不说话了。

    “就因为,我揭发了安华?”安夏这会,甚至还笑了出来:“妈妈,他害了你,害了外公,害了无辜的岳凛医生,这死刑,是法律判的,不是我判的。还是说,你觉得,我根本就不该替你,替外公,来讨回公道?”

    安夏真的有一种心灰意冷的感觉。

    当初,她经历了多少煎熬痛苦,才调查出真相,让安华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那时候,她以为,安华是她的生父。

    她做出这个决定,她有多艰难?

    可是,她觉得,妈妈和外公的事情,安华必须要付出代价,所以,她不惜背上一个心狠的罪名,也要让亲生父亲伏法。

    她以为,自己的一切努力,都是值得,起码,妈妈和外公会感到欣慰的。

    外公已经去了天堂,他如何想,已经不可知。

    可是现在妈妈回来了,她并不觉得欣慰,她甚至在外人面前,用这件事情,来攻击她女儿心狠!

    安夏感觉,这个世界,真是荒谬地可怕。

    凌心儿的目光闪了闪:“小夏,我不是这个意思……真是,他毕竟抚养了你这么多年,我认为,应该有更好的解决方法。”

    “更好的方法?”安夏骤然激动了起来:“杀人偿命,这不是我说的,是多少年来的人心所向,是法律白纸黑字写着的。他害了人,他就该偿命!还有,你说他毕竟抚养了我二十年,那你又知不知道,这二十年来,我到底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你又知不知道,如果不是遇到了景行,我现在,早已经被他卖给一个猥琐不堪的男人了!你是我的母亲,你还什么都不知道,你竟然就能这样指责我?”

    安夏情绪有些激动,凌心儿并不接话,她只是柔柔地说道:“那事情,不多没发生吗?小夏,他毕竟……”

    “毕竟养了我二十年是吗?”安夏有些绝望地看着凌心儿:“好,我知道了。我跟你,已经无话可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