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章 死也不愿意
    “对。&9733;&39318;&21457;&36861;&20070;&24110;&9733;”秦母眼睛一亮,立刻应了下来:“这简甜能嫁到我们秦家,这已经是她积了八辈子福才有的运气。现在,也是她为我们这个家做一点贡献的时候了。”

    “可她要是不愿意呢?”秦倩倩的二嫂有些犹疑地说道。

    “不愿意?”秦母冷笑了一声:“我拿秦越这个孽障没有办法,我拿她还没办法?”

    秦母明显是下了狠心,其他人听着,也都觉得,简甜忙是理所应当的,一时间,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家里人之后没再提秦倩倩的事情,秦越以为,他们是放弃了捞秦倩倩,便也没有多说什么。

    晚上的时候,秦越有些事情要处理,就出去了一会。

    秦越一走,家里的气氛变得十分古怪。

    简甜一句话都不敢说,沉默地吃完了晚饭,就要回房间去躲着。

    “站住。”秦母却开了口。

    简甜的身体一僵,不敢动了。

    秦母放下筷子,朝着她挤出一个笑容来:“小甜啊,白天的时候,你跟秦越一起去的顾家。这安夏,不是你的好朋友吗?你跟她求情过没有?”

    给秦倩倩求情?

    简甜抿了抿唇,低头不说话。

    “白天是不是忘记说了啊?”秦母笑的十分慈祥:“那你晚上再去一次吧。”

    说着,她还把司机叫了进来,然后又喊上了秦倩倩的两个大嫂:“你们两个也跟着一起去。”

    “你两个嫂子一起去,也好着一起求求情。”秦母笑着说道。

    简甜无语。

    求情是假,监督是真吧!

    “好了,你们三个去吧。”秦母笑着说道。

    大嫂二嫂都已经往门口走着。

    简甜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小甜?”秦母看着她,目光微微眯了起来。

    简甜沉默了一会。

    如果可以,她也不想和秦家人起冲突,可如今的情况,眼看是避不过去了。

    她是绝不会向小夏开这种口的。

    她和小夏感情好,她若是开口,小夏必定为难。

    可是,秦倩倩要谋害的,是顾奶奶,要陷害的,是小夏!顾家现在,是在为他们两个出头。

    小夏若是为了她放过秦倩倩,那顾景行辛辛苦苦她出气的心意算什么?而且,这还可能会让顾奶奶有所不满!

    她凭什么要为了秦家人,去为难她最好的朋友?

    秦母还在虎视眈眈地看着她。

    简甜心一横,直接说道:“妈,我是不会去求情的。”

    “你什么意思!”秦母恼怒地拍了一下桌子:“你这是反了天了?”

    简甜抿了抿唇,尝试着讲道理:“妈,就算没有陷害小夏这件事,倩倩要害得,是顾奶奶!小夏要是倩倩说话,你让顾奶奶怎么想她?你让顾家人怎么想她?”

    “什么怎么想她!顾景行不是很喜欢她么,也不可能因为这个跟她离婚啊。大不了就是吵一架。”秦母理所当然地说道。

    “可是她凭什么要为了倩倩和顾家人起嫌隙!”简甜有些忍不了了。

    “什么凭什么?!倩倩可是秦越的妹妹,你怎么说话的。”秦母腾的站了起来。

    简甜咬了咬牙:“无论如何,我不会开这个口去为难小夏的。”

    “你……”秦母颤抖着手指着简甜:“你这个贱人。你就是记着倩倩的仇,你是想要她死。我告诉你,你休想。这一次,你不去也是去!若是安夏不肯原谅倩倩,那我们秦家,也要不了你这个儿媳妇了。”

    简甜在和秦母对着干的时候,就已经有觉悟,她平静地说道:“那就请妈妈跟秦越说,让他给我一张离婚协议。”

    简甜越是平静,秦母就越是愤怒。

    她愤怒地把桌上的碗筷砸了个干净。

    旁边人赶忙劝着。

    “简甜,有你这么跟长辈讲话的吗?你还懂事不懂事了。”

    “倩倩年纪还小,不过是一时犯了错,怎么就不能她求情了?”

    “就是,倩倩可是秦越的妹妹啊。”

    “妈妈让你忙,这是给你面子,你真的是不知好歹。”

    一连串的话语,都冲着简甜涌了过去。

    简甜只是平静地看着,然后说道:“没事的话,我就先上楼了。”

    她转身就要走。

    秦母顿时更气了,她厉声说道:“你给我站住!”

    简甜的脚步没有停。

    秦母直接喊来了几个佣人,一把把简甜拉住。

    “妈,你想干什么?”简甜有些惊异地看着秦母。

    秦母冷笑了一声:“你不就是记恨倩倩在寿宴上让你冻了一个小时多吗?仔细说起来,所有的事情,归根到底,都是因为这个引起的!简甜,你就是罪魁祸首。”

    简甜愣了一下,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妈,我是罪魁祸首?我让倩倩陷害小夏了?让她去害顾奶奶了?”

    “你还敢狡辩。”秦母走过去,亲自上手,狠狠打了简甜两个巴掌。

    嘴巴里隐隐有血腥的味道,简甜强撑着没有说话。

    秦母冷冷说道:“给她就留一件单衣,然后,把她给我扔到花园去跪着。她什么时候肯去顾家了,什么时候再起来。”

    佣人应了一声,粗鲁地脱了简甜的外套,然后,直接把她拖了出去,按在了花园的地板上。

    刺骨的风出来。

    简甜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

    秦母一行人,就站在门口冷冷看着她。

    “简甜,你自己想清楚吧,到底要不要这个忙。”

    简甜咬了咬牙,一言不发地低下了头。

    她宁愿死,也绝不会去为难小夏。

    绝不会。

    零下的天,北风刺骨。

    简甜跪在那里,冻的身体不停地在发抖。

    她下意识想要蜷缩,可是那两个佣人死死地按住她,别说蜷缩了,她连动一下都不能够。

    风不停地往衣领灌,简甜感觉自己的肌肤,都一寸寸刺痛着。

    “去不去顾家?”

    秦母每过一会,就问一次。

    简甜每一次,都用沉默回答她。

    秦母看起来占着上风,可简甜始终不点头,她不由越来越烦躁。

    她总不能真的冻死简甜。

    可这简甜的嘴巴,也太硬了,竟然这都不松口。

    可要是让她就这么放弃,她也不愿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