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 意外而来的孩子
    秦越冷冷地看着秦母:“你要是想给小甜偿命的话,你就继续拦在这里!”

    “你这意思,她要有些什么,我还得偿命?”秦母不高兴地说着,可她心中毕竟害怕,还是让开了位置。★看★最★新★章★节★百★度★搜★★★★

    秦越这才抱着简甜,一路狂奔了出去。

    秦母看着秦越那样子,也隐隐有些害怕。

    这简甜,不会真有事吧?

    不就是冻了几个小时,她至于吗?

    医院。

    “医生,怎么样?”一番抢救后,秦越有些紧张地问道。

    医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还好急救做得好,病人送来的也及时,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

    秦越刚要松一口气。

    就听见医生说道:“本来救她还要更容易一些,可是她身怀有孕,我们尽量想要保住这个孩子,很多措施就不能用。现在好了,幸不辱命。”

    秦越的神情,顿时僵硬住了。

    他有些失态地看着医生:“身怀有孕?”

    医生愣了一下:“你不知道?我学过多年中医,之前一把脉就知道了。若是换了其他医生,不知道孩子的存在,胡乱抢救,这孩子,肯定就保不住了。”

    秦越有些愣,他忍不住说道:“医生,你会不会把脉把错了?”

    医生皱了皱眉头,明显有些不高兴了。

    秦越却还是坚持说道:“要不然,还是做个精确检查吧?”

    医生板着脸:“那就抽个血吧。”

    秦越一口应了下来。

    他也顾不上医生高兴不高兴了,这简甜,根本就不可能怀孕啊。

    领证前,自己问过她的,她说的,并没有在交往的男朋友。

    领证后,自己更是碰都没有碰过她,她哪里来的孩子?

    秦越一心以为是医生把脉把错了。

    可当抽血结果出来,他不由傻了,简甜,竟然是真的怀孕了。

    这孩子,是谁的?

    他和简甜不过是契约夫妻,秦越以为自己并不在意这个的。

    可他却偏偏该死地在意了。

    简甜喜欢的人,不应该是他吗?可她竟然还怀上了其他人的孩子?

    病床上,简甜还在昏睡。秦越看着她,神情无比复杂了起来。

    简甜再度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就是雪白的天花板。

    她怔忡了许久,才反应过来。

    她这是活下来了?

    之前,她真的以为自己要被生生冻死了。

    简甜转头,就看见秦越正神情复杂地看着她。

    简甜不由心中一动,秦越一直守着她吗?

    旁边的医生,不由笑着说道:“醒来就好。接下来生命危险是没有了。就是有些发烧感冒。因为还怀着孕,所以,很多药不能用。这方面,还要秦夫人自己熬过去了。”

    “怀着孕?”

    之前秦越震惊过一次了,这次,换成了简甜。

    简甜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医生:“医生,会不会出错了?”

    又一次被质疑的医生,无语地甩过去一张检测报告。

    简甜慌忙看着,心头一片空白。

    她……她竟怀孕了。

    她和秦越,只有那么一次,怎么就怀上了呢?

    秦越又不喜欢她,等他遇到了真正喜欢的人,他们是要离婚的!

    她难道要让孩子出生在一个单亲家庭吗?

    简甜的脸色,微微苍白了起来。

    医生又嘱咐了几句,暂时离开。

    房间里,只剩下了秦越和简甜两个人。

    秦越看着简甜,缓缓问道:“关于这个孩子,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简甜的脸色更白,“那你……你的意思呢?”

    简甜的样子,脆弱而无助,秦越的心头一酸。

    他有心要问简甜,这孩子,到底是谁的。

    可他深觉自己并没有这个立场。

    他只能忍下了质问的冲动,努力用温和的语气说道:“以我们两个现在的情况,我想,我们不适合要这个孩子。”

    简甜的心头,骤然一痛!

    秦越他,果然不想要这个孩子。

    她也觉得,留下这个孩子,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可是,母子连心啊,那是她肚子里长出来的骨血啊。

    简甜的声音颤抖着:“如果,我想留下这个孩子呢?”

    秦越抿了抿唇,简甜,她就这么喜欢这个孩子的父亲呢?

    那她还在生日宴会上跟自己表白?

    秦越莫名有些烦躁了起来。

    他的声音也不由自主有些冷了下来:“这次的事情,是我们秦家对不起你。这个孩子,你要留就留吧,就算是我对你的补偿了。”

    补偿?

    简甜的手微微紧缩,心头泛上一丝莫名的苦涩。

    所以,秦越是不愿意要这个孩子的,他答应留下这个孩子,只是因为,她差点被秦母折腾地送了命。

    这是对她的补偿,这也是在警告她,秦母的事情,到此为止,她不能出去乱说。

    这很不公平。

    可是,这世界,本来就是不公平的。

    而她,从来都没得选。

    简甜抬起头来,平静地说道:“好。我留下这个孩子。秦家的事情,我一个字都不会往外说。”

    简甜的样子,冷静地有些过分。

    秦越更加烦躁了起来。

    他并不是这个意思。

    可不知怎么的,话就这么说了出来。

    秦越有心想要解释什么,可他看了看简甜的肚子,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这个女人,坏了别人的孩子,却跟他领了证。

    她这是要给孩子找个便宜爹啊。

    她从一开始,根本就是心怀不轨。

    既然如此,自己也不必对她有太多的同情。

    秦越的神情不由冷淡了下来:“希望你记住你今天的话。我还有事,先走了。”

    秦越起身,毫不犹豫地离开了。

    简甜看着他冷漠的背影,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

    她的眼眶有些湿润,却强忍着没有落下泪来。

    简甜的声音,有着前所未有的温柔。

    “宝宝,对不起,你的爸爸,并不期待你的到来,不过没关系,妈妈会一直一直,爱着你的。”

    秦越离开医院,心里怎么想怎么不舒服。

    他都不知道,自己气的到底是简甜颇有心机这件事情,还是气的她给别的男人生孩子这件事情。

    自己一个人气了半天,秦越还是回了一趟秦家。

    秦母看见他,正要说些什么。

    秦越就冷冰冰地说道:“年也已经过了,我和简甜,这就走了,你们都不用送了。”

    秦母的脸色顿时大变:“你这就走了?你妹妹的事情……”

    “还妹妹的事情?”秦越嘲讽地看了她一眼:“妈,你的所作所为,性质和妹妹的也已经相差无几了,要不然,你干脆去陪妹妹吧?”

    秦母的脸色一变,半晌不敢再说话。

    秦越拿了些要紧的东西,扬长而去。

    他去了医院,确定简甜的情况稳定了,直接带她回了乐市。

    安夏知道简甜离开的消息,还颇有些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她跟顾景行说:“小甜和我是朋友,我正担心秦家那边的人会不会为难她呢,秦越直接带了她走,想来还是站小甜这一边的。”

    “秦越是秦家中,唯一一个讲道理的人。”顾景行淡然说道:“他不会是非不分的。”

    安夏不由点了点头。

    然后,她想起了是什么,偏头看了看顾景行:“秦倩倩那边,不是都审的差不多了吗?你怎么还要亲自去问一趟。”

    顾景行眯了眯眼睛:“还是问问吧,我总觉得,这次的事情,有哪里不对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