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 心机
    秦倩倩权衡了利弊,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做了。★首★发★★★★

    说出顾清辉,他只是带她去了下礼物房,又没做别的什么,这不仅不能拖顾清辉下水,还会彻底得罪他。

    不说出顾清辉,顾清辉会暗中她减刑,三年甚至不到三年,她就能够出来。到时候,顾清辉还会娶她。

    秦倩倩自然选择了后一条路。

    这会,她又想了一遍整个过程,确信自己做出的选择没有错。

    如果她说出顾清辉,顾景行或许会她减少一点刑法。

    可是,他能娶自己?

    他不能!

    那就改变不了她被嘲笑的命运。

    一想起以前吹捧着她的那闺蜜,在背后将会如何议论她,秦倩倩就觉得,这是一件比坐牢还痛苦的事情。

    只有顾夫人的位置,才能让那些人,通通闭上嘴巴。

    秦倩倩想通了一切,缓缓说道:“景行哥哥,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顾家主和老太太无仇无怨,为什么要指使我做这种事情?我倒是乐意把一切推到顾家主头上,可他跟我连话都没有说过几句,我把事情推给他,也没人相信啊。”

    顾景行定定地看着秦倩倩,秦倩倩神情坦然地回望着他。

    良久。

    顾景行的嘴角,泛起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我也不过随口一说。”

    秦倩倩的心神一震,有心想要说什么,又怕自己说多了,露出马脚,干脆就不说话了。

    离开了警局。

    顾景行始终沉着一张脸,神情有些严肃的样子。

    安夏看了他一眼,小心翼翼地问道:“景行,你觉得,顾清辉有问题吗?”

    顾景行冷笑了一声:“不是有问题吗,而是一定有问题。”

    顾景行的话语如此笃定,安夏都不由愣住了。

    秦倩倩的表现,好像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啊。景行是怎么确定顾清辉有问题的?

    顾景行缓缓说道:“整个事件,有几处关键点。第一,秦倩倩要进入礼物方,并且拿走玉佩。第二,玉佩消失的这段时间,不能有人进礼物房,进而发现玉佩失踪的事情。第三,奶奶要戴上你送的玉佩。这三个条件缺一不可,要同时生效才行。”

    安夏愣了一下,感觉隐隐捕捉到了什么。

    顾景行已经接着说道:“然而,这三个关键点,全部跟顾清辉有关。第一,钥匙是他保管的。他是唯一一个可以自由出入礼物房的人。”

    “秦倩倩的供词不是说,钥匙是她偷走的吗?”安夏忍不住说道。

    “不可能。”顾景行冷笑了一声:“哪怕钥匙会被偷走,也绝不是被一个毛手毛脚的秦倩倩偷走。更何况,你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顾清辉是一个从不犯错的人。一个从不犯错的人,怎么会在这么重要的场合,犯下这种低级错误。钥匙,要么是他假意让秦倩倩偷走,要么,干脆就是他带着秦倩倩进的礼物房。我更倾向于第二种。因为,以秦倩倩的智商,她可能都想不到要在礼物上动手脚。”

    安夏:“……”

    秦倩倩要是在这里,搞不好得哭出来。

    她的智商,就这么不值得相信吗?

    “如果顾清辉是同谋,那么第二点也迎刃而解。就是他引导秦倩倩去下手的,他自然不会让人在玉佩失踪的这段时间里,去排查礼物。”

    顾景行的分析,一如既往地理智又果决。

    安夏看着他冰冷的侧颜,隐隐都有些痴迷了起来。

    一个刹车,车子突然停到了路边。

    安夏惊醒,不由有些茫然地看着顾景行:“怎么突然停车了。”

    顾景行看着她,悠悠叹了一口气:“你这么勾引我,我怕出车祸。”

    勾引?

    她什么时候勾引他了?

    安夏正迷惑了,顾景行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眉眼,调笑道:“你没发现,你现在的眼神里,充满了崇拜吗?”

    安夏的脸一红,忍不住打了一下顾景行的手:“滚蛋。”

    “你又勾引我了。”顾景行再度叹气。

    安夏惊了:“我刚刚骂了你,还打了你,这也叫勾引?”

    顾景行认认真真地点了点头:“当然了。有一句话叫做打是亲骂是爱,你不知道吗?”

    安夏一瞬间被雷地外焦里嫩。

    人家都说土味情话,顾景行这是远古情话啊。

    安夏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迅速转移话题,“那你刚刚说的第三点呢?”

    顾景行没再调戏她,顺势转移了话题:“第三点就更明显了。当时送礼物的时候,你并没有打算给奶奶戴上。是顾清辉的一句话,让奶奶点了头,这才有奶奶戴上玉佩的后续。所以,综合起来看,秦倩倩的那个所谓计划,要是没有顾清辉从中配合,根本就没有成功的可能。”

    顾清辉长得面善,安夏之前根本没想过去怀疑他。

    可是被顾景行这一分析,她就不由觉得,顾清辉不参加谋划,那都不可能。

    想起顾奶奶险些因此丧命,安夏的手就不由握成了拳头:“这个顾清辉也太过分了。现在秦倩倩也算是受到惩罚了,可是顾清辉呢?就这么算了吗?”

    顾景行眯了眯眼睛:“目前来看,确实只能算了。从秦倩倩刚刚的表现来看,我敢笃定,顾清辉虽然筹谋了整个事件,但是他都是借秦倩倩的手去完成的,他自己,却是清清白白的。法律上,无法认定。”

    竟然真的只能算了?安夏不由有些郁闷了起来。

    顾景行不由有些好笑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好了。这次的事情,让他露出马脚,这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收获。起码以后,我们就能有所防范。而他一次不成,总会想着第二次第三次,到时候,自然有的是抓住他把柄的机会。”

    顾景行说的有道理,安夏点了点头,旋即又有些忧虑了起来:“可是顾清辉这个人看起来心机好深。”

    一个能让所有人交口称赞的人,如果不是一个真正的好人,那必定就是心机极深。

    顾清辉,明显就是后者。

    “这次之所以差点让他成了,是因为我没有没有防备他。接下来我们有了防备,该操心的,就是他了。”顾景行说着,眸底闪过一丝幽暗的光。

    想了想,他又跟安夏说道:“小夏,顾清辉的事情,我们两个知道就好了,不必和其他人说。见到顾清辉的时候,也不必做出警惕的样子。只让他以为我们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就行了。”

    “好的。”安夏点头应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