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心软
    秦倩倩一口咬定,一切都是她一手策划的,审理进行地很顺利。免-费-首-发→【】

    她试图让顾奶奶过敏的事情,犯罪事实很清晰。

    但一来,过敏不一定致死,二来,顾奶奶并没有受到伤害。

    最终,秦倩倩被判处了三年的有期徒刑。

    这次的案件,事实很清晰,秦倩倩也没有要请人辩护的意思,最终只是内部审理了一下,就敲定了。

    秦倩倩坐牢,顾家又没有掩盖秦倩倩的犯罪事实,一时间在名媛圈子里,秦倩倩赫然就成了一个笑话。

    连累着秦家的名声,都被败坏了不少。

    秦父在家里发了好些天的脾气,秦母也摔了不少杯子花瓶。

    然而,尘埃已经落定,就算他们再生气,也没有任何办法。

    虽然这一次,是秦倩倩的过错。

    但是秦家人在内心深处,却恨上了顾家,尤其是恨上了顾景行。

    如果不是顾景行不依不饶,秦家怎么的声誉怎么会遭受这种重击?

    现在他们是拿顾景行没有办法,但若是以后天下集团露出颓势了,他们一定不会介意落井下的。

    顾清辉藏在幕后,将一切净收眼底,嘴角浮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这次事情,虽然没能陷害成功安夏,顾奶奶也没有事。

    但是,他并不亏。

    他找了秦倩倩来当替死鬼,本就是想到了会有今天的情况。

    因着秦倩倩,秦家如今深恨顾景行,就相当于成了他的天然盟友。一个秦家,现在未必能够给他增加多少筹码,可真到了关键时刻,这搞不好就是压到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唯一令他有些遗憾的是,秦越竟然没有跟顾景行翻脸。要不然,跟好友反目成仇,这也够顾景行心中郁闷的。

    不过,他并不着急。

    他等顾景行的破绽,已经等了这么久,他有的是耐心,继续等下去。

    顾清辉看向茫茫的夜幕,笑容隐隐变,态了起来。

    秦倩倩的事情敲定了之后,顾景行暗中加大了对家人的保护力度,然后,就和安夏一起,返回了乐市。

    凌心儿也跟着他们一路回。

    飞机上,凌心儿不停地偷看着安夏,心里忐忑不安。

    安夏都有好些天,不跟她说一句话了。

    再这样下去,她还怎么救自己的儿子?

    不行,不能这样。

    她可以和安夏翻脸,但不能现在就和她翻脸。

    凌心儿想了想,酝酿了一下情绪,就开始不停地抹眼泪。

    王霏霏和王小利不知道自己母亲都做过些什么,看着凌心儿突然哭了起来,两人不由有些急了。

    “妈妈,你怎么了?”王霏霏有些着急地递了纸巾过去。

    王小利也是一脸紧张地看着她。

    凌心儿看了一眼前头的安夏。

    安夏躺在那里,仿佛是睡着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知道安夏这一次,是真的对她心冷了,凌心儿心中一急,立刻从低声抽泣,转变成了嚎啕大哭。

    她哭的浑身颤抖,哭的涕泪横流,哭的仿佛下一刻,就要喘不上气来。

    王霏霏和王小利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由有些焦急地看着安夏:“姐姐,妈妈这是怎么了啊?你快劝劝妈妈呀。”

    凌心儿嚎哭的声音,更响了。

    安夏抿了抿唇,终究是睁开了眼睛。

    顾景行有些担忧地看着安夏。

    其他事情,他都可以安夏解决了。

    可凌心儿是她的亲生母亲,安夏对她,肯定是存有感情的。

    要如何对待凌心儿,安夏只能自己来决定。

    安夏递给顾景行一个抚慰的眼神,然后走到了凌心儿身边:“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聊一聊吧。”

    “好好好。”凌心儿抹了一把泪,连连点头。

    私人飞机有很多隔开的房间,安夏带着凌心儿,到了一处安静的地方,两人面对面坐了下来。

    凌心儿一坐下来,迫不及待地说道:“小夏,那天的事情,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是真的以为是你一时糊涂了,所以才那样说话的。我是想着,我替你认了错,可你你减少一些惩罚啊。”

    安夏沉默了一会,缓声说道:“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安夏肯跟她说话,这就还有戏。

    凌心儿心思急转,飞快想好了说辞。

    她的眸中涌出泪水来:“小夏,你也知道的,妈妈失踪了二十年。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二十年,妈妈没能在你身边陪着你。妈妈和你重逢以来,已经很努力很努力去了解你了,可是时间,毕竟还不够啊。之前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你,妈妈真是以为你学坏了,才会……”

    凌心儿擦了擦眼泪,又说道:“不过这次过后,妈妈保证,再也不会怀疑你啦。这次的事情,是妈妈错了,妈妈给你跪下,给你道歉,好不好?”

    凌心儿说完,站了起来,当场就想给安夏下跪。

    安夏承受不起这个跪,死死地拉住了凌心儿。

    凌心儿可怜兮兮地看着安夏:“小夏,你还是不肯原谅妈妈吗?”

    她的手动了动,恰到好处地露出了手腕处的一片红痕。

    安夏看见了,她的瞳孔,猛然一缩。

    她迅速撩开凌心儿的衣袖,然后就看见她的手臂上,密密麻麻,竟然全是青紫色的伤痕。

    “这是怎么回事?”安夏不由惊怒。

    凌心儿赶忙拉了拉衣服,遮遮掩掩地说道:“也没什么。就是王强他喜欢喝酒,喝完酒有时候不高兴了,就……就会打我几下。没事的,不怎么疼。”

    “这还不怎么疼?”安夏又是生气,又是心疼。

    这毕竟是,是她向往了这么多年的母亲啊。

    这未见的二十年,她过的固然辛苦,可凌心儿所遭遇的,却是人间地狱。

    看着这些伤痕,感受着凌心儿手掌出的老茧,再看着她比实际年龄还要苍老许多的容貌,安夏不由有些心软。

    她忍不住给凌心儿找理由。

    安华的事情,妈妈觉得她处理太过,其实是因为,妈妈本身就有点太烂好人。没见王强都这么对她,她还死活不肯离开吗?

    妈妈之所以不能坚定不移地相信她,也是因为她们太久没有见面,妈妈根本不了解她。

    所以,妈妈对她,其实并没有恶意的,对不对?她只是……她只是怕自己做错了事。

    看着凌心儿有些忐忑的目光,安夏沉默了一会,终究还是主动拥抱住了她。

    安夏想,她小的时候,也经常会犯错。她撕碎过妈妈最喜欢的画,丢失过妈妈最喜欢的项链,可妈妈,不也每一次都原谅她了吗?

    或许,她也应该,再给妈妈一次机会。

    然而,安夏的心中,终究是被凌心儿亲手插上了一根刺,留着难受,拔去也会刺痛。

    章节号太完美,不忍心加更,今天三更。

    好吧,其实是太懒不想动了……明天继续加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