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章 醋坛子成功打翻
    回忆完毕,顾景行默默地看了一眼安夏。首发&119;ww&122;&104;&117;&105;&115;&104;&117;&98;&97;&110;&103;&109;

    安夏靠在床上,仍然是专心致志地看着剧本。

    顾景行就坐到了她身边。

    安夏完全没有感觉到他的存在,嘴里还低声念着一些台词。

    顾景行听着这台词有些不对,低头看了一眼剧本。

    东陵仙君路过。

    云霓上前(紧张):仙君,我,我有话跟你说。

    东陵仙君停下脚步,转身看她。(冷淡。)

    云霓(羞涩,鼓足勇气):仙君,我……我心悦你!

    顾景行:……

    他看过人物,这个庄楚东,演的就是东陵仙君!

    剧中,小夏竟然还跟他表白?

    顾景行的心,顿时仿佛被成千上百万吨的成年老陈醋浸泡,酸的不得了。

    仔细想起来,安夏都没有这么跟他表白过。

    现在,她却要跟什么庄楚东表白!

    这都是什么见了鬼的剧情。

    为了知己知彼,顾景行暂且按兵不动,再次拿起原著啃了起来。

    云霓传中,女主云霓原型是一朵普通的蔷薇花,但她却爱慕上了九重天上的东陵仙君。

    在瑶池盛会上,云霓鼓足勇气,拦下东陵仙君,和他告白。东陵仙君冷淡地拒绝了她。这一幕,却被瑶池盛会中的其他人看见了,云霓成为被全仙界嘲笑的小可怜。

    但云霓却不在意,反而越挫越勇想要求东陵仙君。东陵仙君冷心冷清,云霓却性格跳脱,夫的过程,笑料百出。

    她听闻东陵仙君,极爱天山上的雪莲。这天山是神秘之地,神仙一进入天山,就会失去法力,变成凡人。云霓就费劲千辛万苦,爬到天山之巅,去采雪莲。

    结果……她采的过程中,脚滑了一下……摔死了。

    顾景行沉默了一下,好吧,这死的有点随便啊。

    作为一个仙侠剧,死亡才是开始!

    云霓转生成了凡人。

    而东陵仙君知道云霓是为了替他采雪莲而死,一贯冷漠的心,有了些波澜。

    为了心安,东陵仙君遣了一个分身下凡,想要度云霓成仙,来了结这段孽缘。

    故事到了这里,才是真正开始了。

    顾景行却已经看不下去了。

    光下凡前那几章,云霓就生生跟东陵仙君表白了五次,五次啊!

    的话,看个热闹就好了。

    可是,剧的话,可是安夏跟庄楚东表白。

    虽然知道只是演戏。

    顾景行还是控制不住地醋意横流。

    他忍不住转身,直接合上了安夏的剧本。

    安夏正看的专心呢,这会,不由茫然地看着顾景行。

    顾景行沉默了一会,突然蹙了蹙眉头,一脸痛苦的样子。

    安夏愣了一下,不由着急了起来:“怎么了?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严重吗?要不然我们直接去医院。”

    说着,安夏放下剧本,就要穿衣服出门。

    见安夏这紧张的样子,顾景行的醋意稍微被压住了一些,他靠在床上,一脸虚弱地说道:“去医院就不用了,我就是肚子有些不舒服。小夏,我生病的时候,特别希望你能够在身边照顾我。要不然,云霓传你就推了吧,别去演了。”

    顾景行的样子,看起来十分虚弱。

    安夏有些心疼:“你先别说这些了,无论如何,先去医院吧。”

    说着,她就要去扶顾景行。

    “不了,你在家里陪着我,我就会好的。”顾景行继续虚弱。

    她还有这种效果?

    安夏愣了一下。

    “你不肯答应我吗?”顾景行的眼神,越发可怜了起来。

    一个平日里怼天怼地的霸道总裁,突然用这种小狗狗一样的眼神看着你,这谁受得了?

    安夏深吸了好几口气,强行冷静了下来:“我们还是得先去医院……”

    “去医院可以,但是,你要陪着我。”顾景行赶忙说道。

    “这个当然,你生病了,我怎么走得开。”安夏毫不犹豫地应了下来。

    顾景行还来不及高兴,就听安夏说:“我跟导演请个假,应该可以晚几天进组的。”

    顾景行:“……”

    早进组晚进组都是进组,那他辛辛苦苦还有什么用。

    顾景行忍不住说道:“你看能不能干脆把云霓传给推了?”

    “为什么?”安夏疑惑地看着顾景行:“这个剧都已经签约了,我不去的话,要付违约金的。而且,我可以呆到你舒服了再走,不耽误的。”

    顾景行:“……我可以你付违约金。”

    安夏眨了眨眼睛,看着顾景行的眼神慢慢变得狐疑了起来。

    “有问题吗?”顾景行强自镇定。

    安夏直接放开了扶着他的手:“别装病了,直说吧,为什么不想让我进组。”

    顾景行:“……”

    他垂死挣扎了起来:“没有的事!我是真的生病了。”

    安夏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

    顾景行有些撑不住了,只能收起脸上的痛苦神情,随便找着理由:“我觉得!你是电影咖,演电视剧太跌份了。”

    安夏都听笑了:“我一个才演了一部主角的小新人,算什么电影咖?”

    顾景行镇定地说道:“在我心里,你就应该属于大荧幕。”

    安夏看着顾景行这一本正经的样子,就有点想笑。

    她强忍住笑意,一脸严肃地说道:“你还是说实话吧。”

    “这就是实话。”顾景行看起来比她更严肃。

    安夏眨了眨眼睛:“那你这个理由说服不了我。我明天还是照常进组。”

    说着,安夏就要去检查行李。

    顾景行急了,一把拉住了她,匆匆说道:“我看了下原著,这剧,好像有不少感情戏。”

    他的语速很快,安夏差点没听清楚。

    她愣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

    然后,她就有些想笑。

    安夏转身看着顾景行:“你这是……吃醋了?”

    顾景行不说是,也不是不是,只是梗着脖子说道:“你说是就是吧。”

    安夏一时哭笑不得。

    顾景行这个人吧,平时看着挺理智挺冷静的,可吃起醋来,却像是个小孩子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