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第二种可能
    庄楚东原本在自己的床上睡得好好的,突然,他感觉有具火热的身体不停地往他身上蹭。首发&119;ww&122;&104;&117;&105;&115;&104;&117;&98;&97;&110;&103;&109;

    他一开始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可这触感越来越真实,这人甚至都爬到了他的身上来。

    庄楚东一把推开身上的人,猛然跳了起来。

    他第一时间开了灯,然后,就看见了面色殷红的王霏霏。

    “你怎么在这里!”庄楚东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

    王霏霏目光迷蒙,已然是理智全无。

    庄楚东推开了她,她就凭着本能,又一次缠了上去。

    她身上只穿了一条透明的丝绸纱裙,身材妖娆,红唇诱人,简直像是从海里爬上来的海妖。

    庄楚东瞳孔一缩,眸底不由自主地闪过了一丝嫌恶!

    这些年,不是没有女人爬过他的床,可是,提前给自己吃药助兴,还爬的这么毫无自尊的,王霏霏是第一个。

    王霏霏想要亲吻他的时候,庄楚东一把拉住了她,直接把她扔进了浴缸里。

    王霏霏还想要来找他。

    庄楚东冷着脸,将水开到最冰。直接从王霏霏的头上浇了下去。

    几乎是水浇下的同一时间,王霏霏尖叫了起来。

    庄楚东没有管她,只是自顾自地继续用冷水淋她。

    冰冷中,王霏霏的神智慢慢回来。她环抱着身子,瑟瑟发抖地躲在浴缸角落。

    庄楚东关了水,冷冷地看着王霏霏:“清醒了吗?”

    王霏霏看着神情冷漠的庄楚东,脑袋中,全是轰鸣的声音:“我……我怎么会在这里?”

    庄楚东顿时朝着她,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你自己不知道?”

    “我……”王霏霏有些慌:“我明明在自己的房间的!怎么醒来就在这里了。”

    而且,她隐隐约约想起自己刚刚做的事情。

    王霏霏简直想要一头撞死。

    她竟然穿着这样的衣服,对着庄楚东搔首弄姿!

    她根本不可能做这种事情的啊,可刚刚,她却像是入了魔一样,一心只想往庄楚东身上凑。

    可难怪庄楚东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

    不管是谁,现在估计都觉得她是个臭不要脸的。

    庄楚东看着王霏霏那懊恼的神情,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他有些狐疑地问道:“你真的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王霏霏毫不犹豫地说道。

    庄楚东审视地看了她许久,然后,直接扔了一件浴袍给她:“穿上!出来说话。”

    “好。”王霏霏接过浴袍,赶忙站了起来。

    庄楚东迅速移开了视线。

    王霏霏愣了一下,然后,她看见了镜子中的自己,脸一下子变得通红。

    天,她这睡衣,穿了跟没穿,有什么区别?

    她刚刚竟然就穿成这样在勾引庄楚东?王霏霏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飞快地换好浴袍,低头走了出来。

    庄楚东已经坐在沙发上等她。

    看见王霏霏,他指了指对面的位置:“坐!”

    王霏霏跟一只小鹌鹑一样,乖乖巧巧地坐好。

    庄楚东看了她一眼,神情依旧十分冷淡:“今天晚上的事情,只有两种可能。第一,你主动给自己吃了药,还主动爬我的床。”

    “我没有。”王霏霏有些焦急地看着他:“我真的没有,我早早就睡了。而且……而且我也没有你房间的门卡啊。”

    “对,理论上,你并没有门卡,根本进入不了我的房间。这才是我坐下来跟你聊第二种可能的原因。”庄楚东理智地说道。

    “第二种可能是什么??”王霏霏不由问道。

    庄楚东看了她一眼:“第二种可能,当然是有人故意给你下了药,然后又故意送你到我的房间。借此达成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有人给我下药?这,这不可能。”王霏霏的声音有些急促了起来:“晚上我吃的是剧组的盒饭,那之后,我就只喝了一杯牛奶。”

    “牛奶?”庄楚东挑了挑眉。

    “你……你是什么意思!”王霏霏的瞳孔,猛然一缩。

    不,不可能的,那杯牛奶不可能有问题的。

    那是她的妈妈,亲手拿给她的。

    “什么意思?自然是那杯牛奶有问题的意思。”庄楚东直白地说道:“看你这难以置信的样子,牛奶是你很亲近的人给你?这个人,不会是凌心儿吧。”

    王霏霏的脸色,一下子惨白了起来。

    庄楚东的眸底,顿时闪过一丝了然的神情:“果然是这样。”

    “不,不可能的……妈妈,她不会这么对我的。”王霏霏的声音有些无力。

    她自己,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话。

    妈妈从未关心过她累不累,从未和她说过这样柔软的话。

    当时,看见那杯牛奶的时候。

    她多高兴呀,多甜蜜呀。

    她身上被掐出来打出来的那些疼痛,仿佛都一瞬间消失了呀。

    因为,对她来说,这杯牛奶象征着,凌心儿还是爱她的。

    他们家的日子,一向贫穷。但她出生那几年,却格外凄凉。那会,王强欠了巨额赌债,为了躲债,他们一家到处躲藏。那会的她,对于爸爸妈妈来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累赘,所以,他们虽然勉强带上了她,平日里却经常打骂她,拿她出气。

    凌心儿还好点,她也打,但是她有个度,不会打的太严重。

    王强那真的是往死里打,有几次,她都觉得,自己就要被生生打死了。

    她极少能够感觉到父母的爱。

    唯一一次,她感觉到,凌心儿可能是爱她的,是因为,凌心儿坚持让她上了学。

    为了这,凌心儿还挨了王强一顿毒打。

    那时候,她就发誓,一定要好好学习,不辜负妈妈对她的爱。

    可是除了那一次,她真的几乎感觉不到母爱的存在。

    后来弟弟出生了,妈妈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了弟弟身上,更是无暇顾及她。

    但是她不怨,弟弟那么小,就生了病,妈妈本就该多照顾他一些。就连她自己,也是尽己所能地去照顾弟弟。

    在之后的很多年,不管凌心儿如何打骂她,只要一想到凌心儿一定要她上学的坚定,她的心里,就暖暖的。

    昨天晚上那杯牛奶,是她第二次感觉这般温暖。

    可到头来……那杯牛奶,根本就是一场陷阱?

    王霏霏一时之间,根本不愿意接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