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顾景行来了
    “是我。免-费-首-发→【】”安夏直接点了点头:“妈,你这事情做的太荒唐了!你会把费霏霏和庄楚东,一并毁了的!”

    “你这个,你这个……”凌心儿气得发抖:“我好不容易给你妹妹物色好了对象,你就这么给我搅黄了,你是不是就见不得她好!还有你,王霏霏你这个蠢货,我都是为了你好你知道吗?你竟然这么辜负我的好心。”

    “妈,我记得,我已经拒绝过你一次了!我不需要这种好。”王霏霏咬着牙:“晚上,也是我主动打电话给姐姐求助的。”

    “你……你们……”

    凌心儿气了个半死,冲过去就要打人。

    她做错了事,可她根本没有做错事的自觉。

    她这会,连安夏都想一起打。

    反正安夏最多就是躲,她还能还手不成?

    女儿打妈妈,这是遭天谴的。

    凌心儿心里盘算地很好,这个时候,房门却突然打开了。

    凌心儿愕然地转身,然后心里就是咯噔一下。

    他……他怎么会来的?

    “景行,你怎么来了。”安夏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的光芒。

    顾景行冷厉的眉眼稍微柔和了一些,冲着安夏招了招手。

    安夏毫不犹豫地冲到了他的身边。

    顾景行亲了亲安夏的额头,这才有些冷漠地看向了凌心儿。

    凌心儿有些心虚,但她还是强撑着站直了。

    这顾景行是她的女婿呢,他还能还能把自己怎么样?

    自己女儿她自己知道,安夏不可能对她彻底狠心。那么,顾景行也就无法对付她。

    想清楚了这一点,凌心儿就有恃无恐了起来,她甚至大大咧咧地开口说道:“景行啊,你来的正好。小夏这孩子,实在是不像话,竟然恶意破坏她妹妹的因缘,你我好好说说她。”

    顾景行挑了挑眉,脸上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神情:“恶意破坏?这所谓的因缘是怎么来的,妈,要不要我你理一理?”

    凌心儿的脸色微微一变。

    她正要说什么,就听顾景行慢悠悠地说道:“我都不知道,妈妈你竟然这么神通广大,竟然能够让庄楚东的经纪人转变阵营来你。”

    什么?庄楚东的经纪人,了凌心儿?

    这就能解释门卡的事情了。

    可是,为什么?

    安夏和王霏霏都是一脸震惊地看着凌心儿。

    安夏直接问道:“妈,你是怎么认识庄楚东的经纪人的?”

    “我……”

    “想好了再说,我既然敢说,自然已经有证据。”顾景行说道。

    凌心儿顿时不敢说话了。

    “妈,这到底怎么回事!”王霏霏忍不住说道。

    “就……就他人比较好吧。”凌心儿犹豫着说道。

    “哦?他人好到,宁愿要毁了自己的经纪人,也要成全你?”顾景行说道。

    “可能,可能他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呢?”凌心儿讨好地说道。

    顾景行眯了眯眼睛:“所以。假如今天晚上,霏霏真的在庄楚东的房间里。庄楚东被算计,必然恼怒,自然会查到经纪人头上。到时候,估计你和这经纪人,会把事情推到我头上来?最好,再借一下我的名头,逼迫庄楚东和霏霏在一起?妈,你这算地挺精的。”

    顾景行这么一说,安夏和王霏霏都明白了过来。

    凌心儿的目的,那里是仅仅要把王霏霏和庄楚东凑一起,她根本还想把顾景行和安夏也拖下水。

    王霏霏的脸色苍白,要不是庄楚东冷静应对,她差点把姐姐姐夫都给拖下水了。

    “你,你不要乱说啊。”凌心儿的眼珠子转动起来:“小夏,你就任由景行这么污蔑我?”

    她飞快地看向安夏。

    安夏的眸底,却只有深深的希望。

    安夏揉了揉太阳穴,整个人都是颤抖的:“妈,够了。真的够了。”

    凌心儿有过很多不恰当的举动,可是她想着凌心儿这二十年过的不容易,总是努力她想着借口,尽量去包容她,理解她。

    可凌心儿是怎么做的呢?

    她算计了霏霏,还想把景行拖下水。

    这样的母亲,这样的母亲。

    对她和霏霏,真的有哪怕一点点的怜爱吗?

    安夏一时间,万念俱灰。

    她现在,宁愿凌心儿没有回来。

    这样,起码凌心儿在她的心中,永远会是那个爱她护她的母亲。

    安夏的脸色有些不对,凌心儿这才慌了起来,她赶忙说道:“小夏,我……”

    “妈。”安夏平静地说道:“你离开剧组吧。”

    “离开剧组?我不走。”凌心儿毫不犹豫地说道。

    安夏只是用失望地眼神看着她。

    王霏霏目睹了这一切,她咬了咬牙,“妈,你最好连夜就走。”

    “你这是赶我?你真的是翅膀硬了……”凌心儿正要叫骂。

    “妈,我现在体内,应该还有药物的残留。你如果不走,我现在就去做检验,然后当众告发你。”王霏霏坚定地说道。

    “你……你疯了?”凌心儿大惊失色,但她很快冷静了下来:“王霏霏,你不敢的!你刚刚才当众说没有去过庄楚东房间,你要告发我,你就要推翻自己之前的证言。这对你自己的名誉,也没有任何好处,你不敢的。”

    “妈。”王霏霏却很冷静:“我是被害者,庄楚东也是被害者。我会把事情揽下,不会让庄楚东的名誉受损,至于我自己,受损就受损吧,我无所谓。而你……是要坐牢的。”

    “你这个不孝女,你怎么敢?”凌心儿的神情狰狞了起来。

    王霏霏说道:“妈妈,那你要试试,看我到底敢不敢吗?”

    她的脸色太过平静了,平静地像是一潭死水。

    凌心儿不由颤抖了起来。

    她有一种感觉,王霏霏怕不是在吓她。她这个女儿,虽然看起来乖巧,可一道下定了什么决心,那也是非做到不可的。

    凌心儿极度张唇,硬是无法说出试试的话。

    “姐夫,那你麻烦你把妈妈送走了。”王霏霏诚恳地看着顾景行。

    顾景行点头应了下来。

    几个人直接就把凌心儿一路押上飞机。

    凌心儿一走,王霏霏也松了一口气。

    她看着顾景行和安夏,低声说道:“姐姐,姐夫,对不起。”

    “这不关你的事。”安夏主动拉着王霏霏往沙发坐。

    王霏霏的脸上,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姐姐,我就不坐啦。我再淡下去,姐夫都要吃掉我了。”

    安夏的脸微红,忍不住看了一眼顾景行。

    顾景行一脸无辜地回视着她。

    王霏霏笑了笑,识趣地离开了。

    安夏忍不住跟顾景行说道:“我这个妈妈……虽然不太靠谱。但是,霏霏倒是个很好的孩子。”

    顾景行点了点头,算是认同安夏的看法。

    安夏眨了眨眼睛,忍不住问道:“景行,你怎么来得这么突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