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风波
    “什么?”安夏简直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首发&119;ww&122;&104;&117;&105;&115;&104;&117;&98;&97;&110;&103;&109;

    顾景行神情严峻地又说了一遍:“秦倩倩死在监狱中了。”

    安夏心中一震,“可是这……怎么会?”

    “说是自杀。”顾景行说道。

    “说是?”安夏敏锐地察觉到了顾景行的话中之意:“你觉得,她不是自杀?”

    顾景行不可置否地挑了挑眉:“她同监狱的室友,在早上起床之后,发现,她窒息溺亡在洗脸盆中,她死之前,还留下了一封遗。这封遗,经过字迹比对,确定是秦倩倩的。而且……”

    顾景行顿了顿。

    “而且什么?”安夏听得有些心慌。

    那毕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竟然,就这么凋谢了。

    顾景行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了起来:“而且,遗中,她表示她是被冤枉入狱的,但是证据确凿,她无法自辩,她只能选择这种方式,以死明志!”

    安夏的瞳孔猛然一缩,明白顾景行的神情为什么会是这样了。

    安夏也有些难以置信:“被冤枉的?可明明就是她……”

    “是。她若是没有死,她自己已经承认,人证物证也齐全,这个案件,不会有任何人质疑。”

    顾景行沉声说道:“可她死了!还留下了以死明志这样的话。人都有同情死者的本能,哪怕之前那个案子证据确凿,大家还是会猜测,这些证据会不是是假的?会不会是我们炮制出来的?”

    安夏咬了咬下唇,不得不承认,顾景行的话,非常有道理。

    如果她不知道内情,贸然看到监狱中有犯人以死明证,也会下意识地认为,这其中有冤情。

    尤其是,秦倩倩本来只需要做三年牢就能出来了,可她偏偏选择了死亡这样惨烈的方式。

    他们说这中间没有冤情,谁会信?

    正如顾景行所说,哪怕他们拿出了最详细的证据,可天下集团权势鼎盛,大部分还是会阴谋论地猜测,这些证据有问题。

    一旦人心里有了偏向,那么,不管他们做什么,就没有用了。

    “这……这不是耍无赖吗?”安夏有些郁闷。

    明明他们没有冤枉秦倩倩,可秦倩倩死了,还留下了这样的遗,他们好像没冤枉也算是冤枉了。

    顾景行的神情,也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人心的偏向,这只是一个部分。

    更重要的是,秦倩倩的身份。

    她是秦家大小姐!

    秦家是仅次于顾陈洛三家的顶级世家。

    秦倩倩坐牢,秦家只是有和他作对的可能。

    可秦倩倩死了,还留下了这样的遗,哪怕是为了面子,秦家也会和他成为死敌。

    他如今,已经有了隐藏在暗中的敌人,又多了一个秦家!

    这完全是腹背受敌。

    人心的偏向,秦家的敌对,令顾景行有些苦恼。

    但真正让他神情这么严峻的,却是第三个原因。

    这个原因就是……秦越。

    秦倩倩只是坐牢,秦越觉得她应该受到这样的惩罚,并未对他产生嫌隙。

    可秦倩倩死了,一切就不一样了。

    人一旦死了,她的不好就会被遗忘,她的好,却会被不停地回想起来。

    顾景行担心秦越会恨他。

    一个秦越的怨恨,对其他人来说,远远没有舆论和秦家的麻烦。

    可对顾景行来说,他是他在意的朋友。

    哪怕要和十个秦家敌对,他也不愿意和秦越反目。

    “我要回海城一趟。”顾景行说道。

    “我和你一起。”安夏立刻说道。

    顾景行没有拒绝,夫妻两人,立刻启程赶往海城。

    上飞机前,安夏给简甜打了一个电话。

    简甜半年之前,争取到了医院出国进修的机会,这半年,一直都呆在国外。

    但是发生这样的事情,简甜恐怕也要回来了。

    安夏就提前给她提醒了一下。

    接完安夏的电话。

    简甜的手微微有些抖。

    安夏并没有跟她说太多,只说秦倩倩自杀了。

    可听安夏的话语,分明有很多的未竟之语。

    秦倩倩的死,肯定不简单。

    虽然简甜对秦倩倩一贯没有好感,可是,这毕竟是鲜活的一条生命,而且,她还是秦越的亲妹妹。

    简甜的第一反应就是……

    秦越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她犹豫了一下,发了一条微信给秦越:“你还好吗?”

    她等了许久,秦越都没有回她。

    简甜抿了抿唇,不再犹豫,立刻请假回国。

    简甜还在飞机上的时候,顾景行和安夏已经到了海城。

    听说顾奶奶的心情不太好,两人先回了一趟家。

    顾爸爸和顾妈妈也赶了回来,现在正陪伴着顾奶奶。

    顾奶奶靠在床背上,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恹恹的。

    “奶奶,有哪里不舒服吗?”安夏有些紧张地走了过去,握住了顾奶奶的手。

    “小夏啊。”顾奶奶仿佛消瘦了一些,眼眶深深地陷了下去:“倩倩这孩子……她,她怎么这么想不开啊。”

    秦倩倩要害她,顾奶奶自然生气,所以,她才会毫不留情地让秦倩倩去坐牢。

    可是现在,秦倩倩居然死了。

    那她以前的好,就一点一滴地浮现了上来。

    顾奶奶的眼眶有些微涩:“这孩子,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她小时候,明明是那么可爱一个小姑娘。小夏你不知道,以前家里时常只有我一个人,只有倩倩,她经常来陪我说说话。”

    顾奶奶咳嗽了一声:“我知道,倩倩她来陪我,多半,还是为了景行。但,不管为了什么,她总是陪了我这么久。”

    说着,顾奶奶握了握安夏的手:“小夏,我这么说,你不会怪我吧?”

    安夏摇了摇头,柔声说道:“奶奶,我知道的。”

    顾奶奶的脸上浮现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却又随即变得苦涩了起来:“我也没真的出事。这一次,我真的只是想要让她吃一个教训,我……我没想到她会自杀啊。”

    顾奶奶年纪大了,秦倩倩说没就没了,她受到的打击还是挺大的,不由就剧烈咳嗽了起来。

    安夏和顾妈妈,都赶快她拍着背。

    好不容易缓解了一些,顾奶奶脸色苍白地说道:“景行啊,听说,倩倩这孩子,临死前还留下了遗,说她自己是无辜的。之前那件事情,我们是不是真的误会了这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