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 姜还是老的辣
    安夏和顾父顾母先一步带着顾奶奶进了房子。★首★发★★★★

    顾景行愤怒地处理了一下秦家人,就立刻跟了进去。

    他是抱着一种担忧恐慌的情绪,一路狂奔到顾奶奶房间的。

    以他这远超常人的身体素质,不过是上个楼,他的额头上,竟然都有了细密的汗水。

    顾景行一进门,顾妈妈就敏捷地关上了房门。

    这速度之快,让顾景行都有些懵。

    “叫医生过来了吗?”顾景行没有深想,下意识地问道。

    “我这就打电话。”安夏立刻拿起了手机。

    她刚刚第一时间,就要叫医生过来的。

    但顾爸爸顾妈妈一路简直是推着她往前走,她愣是连拿出手机的时间都没有。

    “别急别急。”顾妈妈赶忙阻止了安夏。

    别急?

    奶奶都吐血了,还别急?

    顾景行和安夏对视了一眼,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

    “妈,你快起来,没别人了。”顾妈妈说道。

    顾景行&安夏:“???”

    “没别人了?”床上原本昏迷着的顾奶奶,慢悠悠地睁开了眼睛。

    她的脸色依旧苍白,但根本没有之前表现出来的那么严重。

    “奶奶,你这是?”安夏有些茫然。

    “我不这样,能把秦家人吓走吗?”顾奶奶从容说道。

    秦倩倩的死,固然让她有些难过,可人都有亲疏远近。

    秦倩倩如何能和景行,能和顾家相比?

    秦家这一次,口口声声只是为了秦倩倩讨公道,可他们话里话外,都把景行架在火上烤,这件事情,一个处理不慎,景行和顾家,都将遭遇危机。

    想明白了这一点,顾奶奶哪怕对秦倩倩的死再难过,也慢慢化作了愤怒。

    顾奶奶这么多年,大风大浪走过来,什么场面没有见过。她一冷静下来,就想出了这个法子,然后和顾爸爸顾妈妈通了气,几人就行动了起来。

    秦家人,也果然被她吓跑了。

    “奶奶,那那块染血的手帕……”安夏忍不住问道。

    “那是我用红墨水画的。”顾妈妈笑着说道:“要是有人离近点看,立刻就能发现端倪,所以我第一时间就带着妈回来。”

    安夏恍然大悟,不由竖起了大拇指:“奶奶,姜还是老的辣。妈妈的演技,也是惊天地泣鬼神。”

    要不是顾奶奶出马,这秦家人,还不知道要赖到什么时候。

    顾奶奶和顾妈妈都不由得意了起来。

    尤其是顾妈妈,她笑着说道:“是吧?我也觉得我的演技不错。下次你有什么剧本介绍我一个,我也进军演艺圈去。”

    知道顾妈妈是开玩笑,安夏毫不犹豫地说道:“必须的。就刚刚奶奶晕倒时候,妈妈你那惊慌失措的样子,就值得一个奥斯卡奖杯。我这点演技跟妈妈你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小夏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了,你的演技还是不错的。你那云霓传我从头到尾,最后都哭了好几次。”顾妈妈谦虚了起来。

    “一般一般了,跟妈妈你不能比……”

    这两婆媳,就这么商业互吹了起来。

    顾景行和顾爸爸对视了一眼,都有些哭笑不得。

    顾景行走到顾奶奶床边,握了握她的手,低声说道:“奶奶,下次别这样了。秦家人被吓到之前,我和小夏先被吓到了。”

    顾奶奶想起顾景行和安夏方才紧张的样子,也有些动容,她笑着说道:“这不是情况紧急,我才……”

    “下次再紧急,记住,一切有我。”顾景行的神情严肃:“今天这样的情况,秦家人若是再丧心病狂一点,奶奶你真的受伤了怎么办?”

    “哪里会这么严重……”顾奶奶说道。

    “不管会不会,你先答应我。”顾景行看着她。

    “对,奶奶,以后这些事情,你不要再操心,就交给我们就是了。”安夏也忍不住说道。

    顾景行和安夏这么说,顾奶奶的心里是舒心的,她也就笑着应了下来。

    一家人说了会话,顾奶奶也有些累了,她往床边靠了靠,说道:“我用吐血这一招吓跑了秦家人,接下来一段时间,我就应该要在家里好好养病,不方便再露面了。景行,我看着倩倩这件事情,还没完,你心里有什么想法吗?”

    顾景行的目光闪了闪,缓缓说道:“别的且不说,我总觉得,秦倩倩的死,有什么猫腻。她很有可能,不是自杀。”

    “不是自杀,这怎么可能?”顾奶奶一惊。

    顾景行不可置否:“这只是我的个人想法。监狱的现场,连专业警察都没有看出什么不对,显然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想要验证的话,唯一的办法,就是要法医验一下秦倩倩的尸体。”

    “秦倩倩已经定性为溺亡,现在尸体也已经交给了秦家。你要验秦倩倩的尸体,秦家恐怕不会同意。”顾奶奶立刻说道:“而且,现在天气热,秦倩倩的尸体应该马上要火化了。你如果要验尸,必须要抓紧。”

    “我知道。”顾景行点了点头,神情也严峻了起来。

    顾奶奶吐血虽然是装的,但精神,却是真的有些不济,和顾奶奶说了会话,顾景行和安夏,就都退了出来。

    “景行,你打算怎么做?”安夏不由问道。

    顾景行沉吟着说道:“这件事情,必须要找秦越忙。”

    “可秦越这会,根本就不接你的电话。”安夏忍不住说道。

    “那也得再试试。”顾景行揉了揉太阳穴,拿出手机,继续想办法去联系秦越。

    秦越应该是真的恼了顾景行,顾景行一直打电话到深夜。秦越才接起了电话。

    “有事?”他的声音,疲惫中,带着几分嘶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