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我们离婚吧
    之前没有让眼泪落下来,是因为简甜知道没有用。首发&119;ww&122;&104;&117;&105;&115;&104;&117;&98;&97;&110;&103;&109;

    秦家这些人,包括秦越,没有人会看到她的眼泪。

    可安夏一来,简甜一下子就忍不住了。

    所有的心酸委屈,绝望痛苦,都疯狂地涌了上来。

    安夏的肩膀,都被简甜的眼泪弄湿了一大片。

    安夏手忙脚乱地拍着简甜的肩膀,不停地低声劝慰着。

    简甜哭的根本说不出始末。

    秦母却主动走了过来。

    她冷声说道:“顾景行,安夏,这是我们的家事,你们两个外人,就不要管了吧。”

    她以前还忌惮着顾景行,不敢在他面前如何。

    但现在,她什么都不怕了。

    一来,他们早已经撕破了脸,二来顾清辉暗中找过他们,说会助他们。

    顾景行哪怕再厉害,底蕴上,也不能和百年世家相比。

    有顾清辉忙,他们还怕什么顾景!

    顾景行不动声色地把简甜和安夏护在了身后,然后说道:“家事?是什么样的事情,让你们这么欺负一个孕妇?”

    “这不关你的事。”秦父的声音有些强硬。

    “是吗?”顾景行淡淡地说道:“这件事情,我可以不管。”

    嗯?

    秦家人顿时有些狐疑地看着顾景行。这男人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但是,记者朋友们,应该对这很感兴趣,你们不如跟他们解释解释?”顾景行说道。

    记者朋友?

    秦家人皱了皱眉头,顾景行都在说些什么,哪里有记着朋友。

    然而下一刻,他们就看见一群拿着话筒的男男女女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他们远远看见一个孕妇被逐的样子,正想着是不是有大新闻呢,顾景行和安夏已经先跑了起来。

    这两人跑的太快,他们竟是到现在才堪堪上。

    等气喘匀了一些,下一刻,无数话筒,就送到了秦家人面前。

    “请问,这个女子是什么身份?”

    “她为什么要逃跑?”

    “她哭的很凄惨,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问题如同炮弹一样砸向了秦家人。

    秦母都傻掉了。

    她千算万算越没算到,突然会钻出这么一大堆的记者来。

    这些记者好端端,到这种地方来干什么?

    突然,她不由看向了顾景行。

    一定是这个男人搞的鬼。

    他已经把倩倩害死了,现在倩倩都要火化了,他竟然还要带一堆记者来给他们添堵,这个男人,太狠了。

    哪怕心里已经对顾景行怨恨万分,可这么多记者堵在这里问刚才的事情,秦母只能忍下怨恨,露出了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真没什么大事。只是我那可怜的女儿走的早,我想着小甜这孩子年轻,以后肯定还能有孩子,就想把她这一胎记在倩倩名下。”

    说着,她又和蔼可亲地看着简甜:“小甜啊,你不愿意就不愿意,好好说我们也不会逼你啊。你跑什么啊?这不是让人误会吗?”

    说完,秦母就给秦越使了一个眼色,让他控制着简甜不要乱说话。

    秦越却没有反应,只是定定地看着简甜。

    简甜还没从惊慌的情绪中抽离出来,她趴在安夏的肩膀上,眼泪已经止住了,但身体还是忍不住微微颤抖。

    秦越的手,不由微微紧握。

    “不会逼?”安夏彻底愤怒了:“你说这话,你自己相信吗?小甜这辈子都没有哭的这么狠过!要不是你们没给她路走,她能这么崩溃?”

    “我们是跟她好好说的。是她自己反应过度了。”秦母不承认了。

    安夏顿时冷笑了一声:“行,既然你这么说了,场上的也不仅仅只有你秦家的人。这不还有工作人员吗。我们干脆把他们分离开来,一个个单独问问清楚,看看刚才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听到安夏这么说,秦母的眼神不由微微慌乱了。

    她强自镇定地说道:“这不过是一些家务事,你以为是审案吗?”

    安夏愤怒地还要说话。

    简甜轻轻拉了她一下。

    “小甜。”安夏有些担忧地看着她。

    简甜深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剧烈的心跳缓和了下来。

    然后她转身,平静地看向了秦越。

    她这目光,无波无澜,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所有期待。

    秦越的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小甜,你先过来。”秦越下意识地说道。

    简甜抿了抿唇,站在原地没有动,“秦越,我们离婚吧。”

    她没有想到,竟是她首先提出的离婚。明明她是那么喜欢秦越,喜欢到愿意为他放下自尊,放下骄傲,在他面前的自己,卑微到连她自己都不认识。

    可哪怕再爱,到了这一刻,她也该放下了。

    她现在有孩子了,哪怕为了孩子,她也不能再让这场错误的婚姻继续下去。

    秦越的瞳孔猛然一缩,沉声说道:“我不同意。”

    不同意?

    简甜皱了皱眉头,眸底闪过一丝困惑。

    他们不是约好的吗?只要一方想离婚,就随时都可以离。

    秦越也想到了这一点。

    他仔细想了一下,确定他们只是口头约定,并没有留下什么合同,又不由微微松了一口气。

    反正哪怕简甜怀了别人的孩子,哪怕她主动提了离婚,他不同意,就是不同意。

    想到这里,秦越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我不同意,你想要离,就要提出诉讼。但我们的情况并不严重,法官不会判离。简甜,只要我不同意,你就无法离婚。”

    安夏听地都想踢秦越。以前没看出来,这秦越竟然是这么一个渣男。

    她忍不住都瞪了一眼顾景行。

    都说人以群分,顾景行和秦越关系这么好,搞不好他也是个隐形的渣男。

    顾景行被瞪得莫名其妙,不由一脸无辜地看着安夏。

    安夏冷哼了一声,也不理他,只是担忧地看着简甜。

    她有心想要简甜出头,可她这个闺蜜一向倔强。这种感情上的事情,她怕是更愿意自己解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