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孩子是无辜的
    见简甜的脸色有些苍白,安夏赶忙说道:“小甜,你也别想太多了。★首★发★★★★可能那就是一个长得和林沫儿很像的人吧。哪怕真是林沫儿,她也已经和我们没有关系了。”

    “嗯。”简甜应了一声,嘴角翻出一个柔柔的笑容:“放心,我现在,只想好好照顾宝宝。”

    简甜的样子看起来已经恢复了平静,安夏这才松了一口气。

    回家时候,安夏把遇到林沫儿事情,跟顾景行说了一下。

    顾景行皱了皱眉头,问了问安夏具体的地点,就让人到这附近去找找看。

    但乐市这么大,想要找到一个有心躲藏的人,实在是太难。顾景行也没有花太多的精力在这里。

    他最近,已经在商场上,明里暗里地和顾清辉斗了起来。

    顾清辉是一个十分难缠的对手,哪怕顾景行一路占据着上风,他也不敢掉以轻心。

    “家主,最近不知道怎么了,我们的产业连连投资失败。再这么下去,族人们该有意见了。”顾清辉的秘愁眉苦脸地说道。

    “我知道了。”顾清辉的脸色冷淡。

    “家主,你还是快点想想办法吧。这些族人全是白眼狼,我最近听到不少人在私下说,要不干脆让顾景行来继任族长,起码他们的生意不会亏。”秘说道。

    “我说了,我知道了。”顾清辉猛然抬头,眸底的光芒,堪称狰狞。

    秘的心狂跳了一下,一句话都不敢再说,逃亡一样地转身走了。

    顾清辉看着他的背影,目光微微暗沉了下来。

    然后,他的心,前所未有地烦躁了起来。

    秘不知道他们最近为什么会连连失利。

    他却知道地清清楚楚。

    实际上,他和顾景行,已经在商场上,心照不宣地交了好几次手。

    在真正交手之前,顾清辉一直觉得,他并不比顾景行差。天下集团之所以发展地这么快,也是因为顾景行抓住了电子商务疯狂发展的时机,成为了第一个吃螃蟹人罢了。

    如果换做是他,他也不会比顾景行差。

    所以,之前明知道顾景行在怀疑他,可能会和他作对,他也并不着急。

    因为他根本不觉得自己会不是顾景行的对手。

    可现实,却恶狠狠地打了他一个巴掌!

    前后多次交锋,他竟然没有一次胜过顾景行。

    这才多久,他竟然已经亏损了好几个亿出去。

    他作为家主,掌控的是整个顾家的资源。

    之前虽然顾景行异军突起,可因为他多年经营得当,族人得到了足够的利益,对他勉强还算是尊敬。

    可如果再这么亏损下去,他不能给族人足够的利益……

    那么,他这家主的位置,就真的是岌岌可危了。

    顾清辉咬了咬牙,语气有些阴沉了起来:“顾景行,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他是真没想到,真正交手起来,顾景行会将他碾压到这个份上。

    原本,他还想要再商业上和顾景行比拼一把的。

    但现在,他改变了主意。

    商业上,他不是顾景行的对手。

    但有一点,他比顾景行强。

    顾景行这个人看似冷漠,可他却依旧有着在乎的人。有着在乎的人,就有了软肋。

    而他……却从没有心,也没有弱点。

    顾清辉嘴角的笑容,慢慢疯狂了起来。

    顾景行,若有一天,兄弟离心,夫妻反目,我倒想看看,你还能不能这么镇定自若。

    想起刚刚被他弄回国内的那个人,顾清辉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林沫儿,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与此同时。

    林沫儿正躲在出租屋里,给秦越打电话。

    打通了电话,林沫儿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

    这次,是她最后的一次机会了。

    如果她又一次失败,那么,幕后那个人一定会放弃她的。

    幕后那人的手段,她是知道的。

    真到了那个时候,她肯定是生不如死的结局。

    在林沫儿焦急的等待着的时候,秦越接起了电话。

    “喂?”号码是陌生的,秦越不知道那头是谁,声音中透着些许疑惑。

    林沫儿颤声说道:“阿越,是我。”

    林沫儿!

    秦越的瞳孔顿时凝缩了起来。

    “阿越,这几个月,我好想你。你呢,你想我吗?”林沫儿声音中,带着些许抽泣。

    秦越拿着手机的手,微微紧了紧。

    然后,他冷漠地说道:“抱歉,我不觉得你适合和一个有妇之夫说这种话。”

    林沫儿顿时哭的更厉害了,“知道你娶了妻子,我原本是想要离开,再也不回来的。可是阿越,你还记得那个晚上吗?”

    秦越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林沫儿没能等到他的回答,只能直接说道:“阿越,我怀孕了,孩子是你的!”

    秦越:“……”

    他的脑海中,有一瞬间的恍惚。

    林沫儿,竟然怀了他的孩子?

    “阿越,我知道我以前做错了很多事情。可是,孩子是无辜的啊。”林沫儿擦着眼泪:“他是我们两个骨血的结合啊。”

    秦越还是不说话。

    林沫儿有些急了,她不由说道:“阿越,我原本是想要默默生下这个孩子,不再打扰你的。可是,每每看到别的孩子开开心心地喊着爸爸,我这心,就疼的不得了。我们的孩子若是长大了,问我他的爸爸在哪里,我该怎么告诉他?阿越,我也不求和你有什么结果。我还是祝你和简甜幸福,可这孩子是你的,你不能不认他啊。”

    迎接她的,是一片死寂。

    林沫儿更慌了,她正要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秦越的声音响了起来:“你在哪里?我来看你。”

    林沫儿心中一喜,立刻报出了地址。

    只要秦越肯见她,只要他还在乎这个孩子,她就有信心,能够把秦越笼络过来。

    几天后。

    医院中。

    简甜辞职辞的匆忙,还有一些手续没有办好。这一天,她到医院办一下最后的手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