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2章 她的孩子
    秦越的手微微紧握了起来。免-费-首-发→【】

    林沫儿的目光闪了闪,柔声说道:“小甜,阿越他也是为了你,才选择保大的呀。现在你和孩子都没事,这已经是十分幸运。哪怕……哪怕这孩子是个傻子,有阿越在,他也总能衣食无忧的。”

    林沫儿的眸底隐隐还有一丝掩藏不住的喜悦。

    假如简甜这孩子是个傻的,秦越肯定不能把家产给他,到时候,自己肚子里这个还有希望能够继承秦越的百亿财产。

    这可真是……太好了。

    林沫儿这话,是直接在戳简甜的心。

    “滚,你们立刻给我滚出去。”简甜情绪有些激动地说道。

    林沫儿露出了一个委屈的表情:“小甜,你怎么能……”

    她还要再说话,秦越拉住了她的手,默不作声地往外走。

    林沫儿愣了一下,只能被拉了出去。

    两人走了,简甜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些。

    安夏就在她的床边,一直耐心地陪着她。

    “小夏,我想去看看孩子。”简甜拉住了安夏的衣服,眸底全是恳求。

    安夏有些心疼,紧紧握住了她的手:“孩子现在在保温箱里,医生会忙看着的。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休息。就算你去了,也只能隔着门远远看一眼,起不了什么作用的。”

    简甜知道安夏说的有道理,但那是她的孩子,她还没来得及看上几眼,孩子就被送进了保温箱。

    现在医生又说孩子的反应迟缓,她怎么放得下心?

    “小夏,求求你。”简甜哀求道。

    安夏受不了简甜这个样子,她无奈点了点头:“好,我扶你去,但是只能看一会会。”

    “好。”简甜有些感激地应了下来。

    安夏特意给简甜披上了外套,又专门找了轮椅来,一直把她推到保温室门口,才扶着她站了起来。

    简甜迫不及待地朝里面看。

    保温室里,放着好些个保温箱,里面都是刚出生的小宝宝。

    “婴儿好像长得都一个样,你认得出你的孩子吗?”安夏低声问道。

    简甜的视线,第一时间就锁定在了一个婴儿身上。

    她的眸中有泪,神情却十分温柔,她柔声说道:“没有母亲,会认不出自己的孩子。小夏,你看他,睡得真甜。”

    顺着简甜的视线,安夏也看到了那个孩子。

    这孩子,小小的软软的,像是一个小天使一样。

    安夏的目光忍不住柔和了下来:“真可爱。说好了,他得叫我干妈。”

    “嗯。”简甜笑着点了点头:“他敢不叫,我就打他屁股。”

    “别,你也就是说说。我看你可舍不得。”安夏说道。

    简甜只是笑。

    “我们先回去吧。”安夏低声说道。

    简甜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孩子,然后说道:“好。”

    安夏推着简甜回到了病房,又把简甜扶到了床上靠好。

    简甜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容:“小夏,我不管这个孩子是不是比其他孩子要迟钝,我只知道,他是我的孩子,是我用生命都要守护的孩子。”

    简甜的声音,轻柔坚定,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母性的光辉。

    安夏心中一痛,不由柔声说道:“医生都说了,孩子可能是因为早产,才反应迟钝一些。”

    简甜摇了摇头:“这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

    那是她的孩子,不管他怎么样,在她心里,他就是最好的。

    看见简甜这个样子,安夏犹豫了一下,说道:“小甜,保大的事情,就算秦越不怎么决定,我也会这么决定的。”

    一听到秦越的名字,简甜的神情就僵硬了起来。

    良久,她才低声说道:“小夏,你不明白。秦越他要保大,不是因为他有多重视我,只是因为他,根本就不想要这个孩子。”

    他明明是孩子的父亲,可从知道她怀孕开始,他表现出来的冷漠和无视,就像是一块块冰,足够让她凉到心底。

    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是不被期待着诞生的。

    他现在,又有些小缺陷,秦越估计更加不想要。

    不过,这没关系,她是孩子的母亲,她会给他双倍的爱。

    秦越一路拖着林沫儿离开了病房。

    他走路步子又大,走的又快。

    林沫儿被他扯得好几次都踉跄了。

    林沫儿有心提醒秦越她还怀着孕,可秦越的脸色太难看,她根本不敢开口说话。

    一路跟着秦越上了车,林沫儿才怯怯地说道:“阿越,医生还让我住院几天呢。”

    秦越仿佛是刚刚从某种情绪中抽离了出来,猛然转头看着林沫儿。

    “阿越你怎么了?你的眼神好可怕。”林沫儿有些慌。

    秦越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不关你的事。”

    林沫儿目光一闪:“你是因为小甜吗?我也觉得小甜有点太过分了,你选择保大,明明是为了她好,她却这么凶你。”

    秦越没有说话。

    只是握着方向盘的手,却因为太过用力,而青筋暴出。

    他只想要简甜好好活着。

    可对于那个女人来说,孩子却比她的生命还重要。

    她这么爱这个孩子,可见她有多爱孩子的父亲。

    她若真有了这么喜欢的人,何苦要来撩拨他,又何苦要和他结婚?

    一时间,秦越感觉胸闷地喘不过起来。

    “好啦好啦,阿越我们改天再去看看小甜吧。”林沫儿柔声说道:“她现在只是一时想不开,过会,就知道你也是为了她好。”

    秦越闭了闭眼睛,又缓缓睁开。

    他平静地说道:“不了。不用去看她了。”

    简甜现在把他看成是仇人一般,她又在坐月子的关键时期,自己何苦要出现,却惹她生气。

    看样子,这一次秦越是真的被简甜的不知好歹气到了,林沫儿心中一喜,越发温柔小意地劝慰着秦越。

    秦越在她的劝慰下,脸色果然好了一些。林沫儿越发信心满满,觉得她马上就要上位了。

    安夏一直陪着简甜,知道她睡着,才离开了医院。

    回到家,安夏忍不住跟顾景行抱怨:“秦越这也太过分了吧?小甜还怀着孕,他竟然就眼睁睁看着林沫儿这么气他。他如果还喜欢林沫儿,那就放简甜离开,和林沫儿在一起啊。”

    顾景行的目光闪了闪,伸手揉了揉安夏的头发:“事情,未必是你想的这样。”

    顾景行的五感很敏锐,当林沫儿挨打的时候,他早早就看见了秦越,但秦越却没有立刻出面阻止,而是等到林沫儿被打得差不多了,他才出来。

    这之后,秦越的言语,也总给他一种强烈违和的感觉。

    “那是怎么样的?”安夏瞪顾景行。

    顾景行心里隐隐有猜测,但他只是笑着转移了话题:“走吧,先吃点东西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