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4章 顾景行出事了?
    “小夏,我要出国参加个商业峰会,估计要一个星期左右。「首~发」”

    顾景行出差是常事,安夏原本已经有些习惯了。

    但这一次,她却特别不舍得。

    “景行,一个星期那么久?不能不去吗?”安夏问道。

    顾景行揉了揉她的头发:“如果是一般的会议,推了也就推了。这个商业峰会,邀请的都是国际上最顶尖的企业家,带有国家因素在,不好推。”

    顾景行这么说,安夏就知道这个会议,他果然是非去不可了。

    她本来也不是一个很作的人,但这一会,不知道怎么的,她就想着哪怕是撒泼耍赖,也一定要把景行留下来。

    可她的理智,制止了她这么做。

    安夏最后只是乖巧地起身,然后絮絮叨叨地往顾景行的行李箱里装东西。

    安夏这一收拾,很快就收拾了出了满满的一个行李箱来。一个装不下,她又去找了另一个来,准备继续装。

    顾景行有些无奈地拉住了她:“小夏,不用这么多东西,我去一个星期就回来了。”

    “你再让我装点,马上,马上就好了。”安夏说道。

    顾景行哑然失笑,只能任由安夏继续折腾。

    安夏像只小蚂蚁一样,不停地往里装东西。

    到最后,顾景行都不知道她到底装了多少东西进去。

    第二天一大早的时候,顾景行就带着他那两个大大的行李箱,上飞机去了。

    这次参加峰会的,都是各国的商业大佬。夏国的人,自然被安排在了一起。

    原本,顾景行这个人,天生一张冰山脸,身份地位又是最显赫的,其他人都不敢怎么靠近他。

    直到有一天……

    一个大佬抱怨吃不习惯国外的东西。

    顾景行默默地自己行李箱里,变出了几瓶老干妈来。

    诸位大佬目瞪口呆,纷纷为顾景行喊666。

    顾景行唇角微弯:“都是我妻子想的周到。”

    又有一天。

    一个大佬说酒店的洗发水洗了过敏。

    顾景行从行李箱里变出了一瓶洗发水,微笑着正要说话。

    大佬拿过洗发水,他说道:“好了好了,大家都知道,是你妻子你准备的了。你妻子全宇宙最好,行了吧?”

    “去掉后面三个字。小夏就是全宇宙最好。”顾景行一本正经地说道。

    大佬们:“……”

    呵呵,真是信了顾景行的邪。

    传说中的冷面阎王,商场暴君,就是这么一个鸟样?

    如此几次之后。

    顾景行再也保持不住他的高冷形象。

    其他大佬们,都把他的行李箱当成了百宝箱,一有问题,都习惯性地问顾景行行李箱里有没有装着什么能解决的东西。

    顾景行还真每每能摸出个什么来,只是每次,他都要强调一遍,是小夏他准备的。

    这样几天下来,搞得夏国的大佬们,都被他洗脑地脑海里全是小夏小夏。

    顾景行不在,安夏又暂时不打算开工,就一直在简甜那里,陪着她和宝宝。

    只是顾景行不在,安夏总是有些心神不宁。她虽然看着在陪宝宝玩,但眼神却总是没有焦距。

    简甜看的好笑,忍不住说道:“好啦好啦,今天峰会就要结束了。你家顾总,明天就要回来了。你可别摆出一副相思的样子来了。”

    “谁相思了。”安夏立刻反应过来。

    简甜只是笑着看她,安夏被她笑的脸蛋一阵发红。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织个围巾?”简甜看安夏还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不由提议道。

    “好。”安夏应了下来,然后专心织起了围巾。

    别说,手上有点事情做,她不用一直想着顾景行,看起来倒是立刻好多了。

    安夏快要织完手上的这条围巾时。

    突然,她的心脏,莫名一阵剧痛。安夏下意识捂住了胸口。

    “小夏,你怎么了?”简甜被吓了一跳。

    安夏捂着心口,脸色苍白地摇了摇头:“我没事。”

    “你这样子,可一点都不像没事。”简甜有些慌了:“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安夏一把拉住了简甜的手,脸色白的吓人:“小甜,我觉得……我觉得是景行那里出事了。我要给他打个电话,我一定要给他打个电话。”

    安夏就要去找手机。

    “小夏。那么重要的峰会,怎么会有事?”简甜不由宽慰安夏:“你是不是太想他了啊?”

    “不是的。”安夏弯了弯唇角,样子却比哭还难看:“景行以前出差,我都没有这种感觉,但这一次,从他说要出差开始,我就觉得不安。”

    “应该是你太紧张了。”简甜说道。

    安夏摇了摇头,拿出手机,就要给顾景行打电话。

    但是,顾景行的电话,却显示关机。

    “他开会呢,肯定不能开机。”简甜说道:“小夏,你真的太紧张了,你该去躺一躺,休息一下。”

    安夏摇了摇头,她打开电视,一直按到新闻频道。

    新闻频道,一派风平浪静。

    安夏又拿出手机,不停地给顾景行打电话。

    关机关机,她从早上打倒晚上,都一直是关机。

    安夏入了魔一样,还在继续打电话。

    简甜也渐渐觉得不对了。

    这个会议,下午三点就应该结束了。顾景行不可能到现在还不开机。

    难道真发生了什么事?

    简甜不敢去深想,她见好友一副疯魔了样子,忍不住握住她的手:“小夏,先别打了。顾总他可能临时有事呢?等他办完事情了,他会打回来的。”

    安夏摇了摇头,执拗地继续打电话。

    简甜劝了她几次,都没能劝动,神情不由有些着急了起来。

    她正准备要采取强制性措施的时候。安夏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