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事情闹到她头大
    苏晓柔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扣响了秦楚总裁办公室的房门。

    “进来。”

    一道低沉有力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在耳畔,苏晓柔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看到是她,秦楚便放下了手里的笔。

    苏晓柔面无表情,手里端着安院长放在她手上的医药盒不知所措,心茫茫然走到他的办公桌上放下。

    低着头,不敢瞧他。柔柔说道。

    “总裁,您要的药物?”

    “把头抬起来。”

    冰冷的气息扑面而来,苏晓柔身体打了一个寒颤,心里埋怨着,医务部这么多人,为什么要让她送来!

    秦楚玩味的看着她,眼神中露出一丝邪魅。

    她躲避着他咄咄逼人的眼睛,面上掠过一丝不安,唇动了动。

    房间里面静的只听到了两颗心脏的跳动。

    这种逼仄的气息简直令苏晓柔无法呼吸。

    “这是我的治疗胸痛的药物,但是需要辅助按摩30下按摩的任务就交给你做。”

    知道了他的目的,心情放松了一下,她觉得有些好笑。

    “你今天让我来就是给你做这些服务吗?”

    “是的,医生给病人按摩,也在职责之内,我想了解一下新员工的最起码的专业素养?”

    他握着手里的笔向上挑了挑,脸上露出一丝莫名的情绪。

    眼神不容置疑,苏晓柔狠狠的想,虚伪的家伙,说是检查工作实际上还不就是一种变态的虐人行为!

    她对他的变态很反感。

    秦楚看着眼前倔强的女人,她不屑的态度激起了他内心的征服欲。

    昨天晚上被她气到心痛,他表情瞬间变得有些难堪。

    女人,不听自己男人的话究竟意味着什么。

    他皱着眉头,满眼的威胁,房间内一时气氛非常紧张。

    苏晓柔做了一个深呼吸。

    她分明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他想要对她不轨。

    “我要是不愿意做这个工作呢?”

    “打扫整个大楼的卫生。”

    空气中的危险因子让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这个男人太不近人情了。

    “整个大楼的卫生?”

    想到高耸入云的大厦,一个人,就是从早晨到天黑一刻不停的去打扫,也打扫不完。

    她皱着眉头,心里犯了难,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可是见实在躲不过去,又没有其它办法,她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他的要求。

    “按摩30下。”秦楚黑着脸吃了桌上的白色药丸说道。

    苏晓柔不愿意他用这种方式检查自己的专业水平。

    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

    她使劲的搓了搓手心,做了一个深呼吸,笃定的走到他的身边,使劲扯着嘴巴勉强的露出一个职业医生该有的微笑。

    尽量地说服自己。

    该来的都是命中注定要来的,自己是医生,救死扶伤不正是医生的天职吗!

    走到他身边,站定,她把柔软的小手非常专业的慢慢贴在他的胸膛上。

    一种特殊的感觉瞬间疯狂席卷了全身,秦楚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动了一下。

    他的呼吸开始变得有些急促,心中暗潮汹涌。

    苏晓柔开始用力在穴位上按摩,为了尽快摆脱总裁的非礼性待遇,她心里数着一下两下。

    快点做完,赶快逃走!

    “这样可以吗?”抬起眼眸看他脸上的反应。

    他紧皱的眉头开始慢慢展开,俊颜恢复如初。

    昨天压抑在心里的怒火在渐渐的熄灭,苏晓柔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完美到极致。

    看着他俊美得如同被雕琢的轮廓,她不自觉的作了一个吞咽动作。

    他望向她,薄薄的衣服紧紧的裹着她曼妙的身姿,一阵特殊的香气袭来,瞬间那双柔软光滑的手好像传递给了他某种力量,也挑起了他体内某种最原始的**。

    他下一刻手强有力的想扳过她的身子,可是被她狡黠一躲,他扑了一个空,身子向前一倒,头却碰在了椅子的扶手上。

    一丝不适迅速的划过他的脸颊,

    苏晓柔心里一惊,坏了,惹事了,心情慌乱的把他扶正。

    只见秦楚难受的闭上了眼睛,他的脑子开始出现短暂的失忆。

    这种失忆是小的时候生病之后留下来的。

    对于总裁在一秒内出现的情绪变化,她一时不知所措,呆呆的看着他。

    他的表情突然变的很怪。

    “怎么了,总裁?”

    觉得好像是自己惹到他了,他的脸色也渐渐变得有些青紫,他心脏没事吧!

    一丝不祥划过脸颊,看他的反应,心脏好像缺氧。

    室内的气氛变得越来越压抑,苏晓柔大脑第一反应,她要救他。

    此时房门被推开,助理丁仑走了进来。

    丁仑沉声应对,似乎一点也不意外。

    “总裁身体从小落下了顽疾,需要人工呼吸,苏大夫,否则他生命会有危险。”

    闻言,不敢有丝毫怠慢,她和丁仑把他扶到里屋的小床上,放平,放下心里的所有负担,顾不得想太多,她趴在了他的身上,张开自己的嘴巴凑向他。

    对着他的口一次一次的呼入氧气,许久秦楚的身体动了一下。

    十几分钟后他慢慢的恢复了知觉。

    此刻两个人的眼睛直视着,嘴巴紧贴嘴巴。

    清醒后的他气色比刚才好了许多,只是脑子还停留在短暂的失忆中。

    “你,非礼我。”

    他冷冷的把她推起来,站起,目光冷冽,周身的温度降低到冰点。

    就这温度,苏晓柔觉得此时都要穿羽绒服了。

    她连忙站正,弄了弄额前掉下来的碎发。

    望着有些不近人情的他。

    “不是......总裁,您刚才有点短暂失忆,我在给你吸氧。”

    “怎么证明?”

    此时身边的助理丁仑像从人间蒸发了似的,越关键越掉链子。

    这事闹到苏晓柔头大。

    “如果你认为我是非礼你,我没办法解释,你身体不能激动,我刚才是在救你的性命,你晕倒了总裁。”

    她怂了怂自己的肩,心里堵着一口气,回了他一个无所谓的表情。

    秦楚刚才没有得逞,还差点晕过去,他不依不饶,空气中滞留着危险的气息,仿佛一瞬间,他要她把对他的缺失全部补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