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欠50万
    一阵钻心的火辣辣的疼痛,苏晓柔的表情变得非常难看。

    她非常愤怒的伸出右手想还回苏晓丽一个,可是手被其中的一个小混混狠狠的钳制住,动弹不得。

    苏晓柔气的直跺地,自己被她害的还不够惨吗!

    “苏晓丽,你干什么,让她放开我,我又没有得罪你?”

    “你没有得罪我,上次你借我的50万块钱,还没有还我呢!“

    苏晓柔本就身体不好,闻言,只觉得天旋地转,这个苏晓丽成了黏膏药了。

    她什么时候借过她的钱。

    “你不要血口喷人,苏晓丽。指不定这钱你花到哪儿了呢!”

    “不承认是吧!”苏晓丽眼神露出一丝凶戾。

    她拿起香烟凑向苏晓丽的精致的脸,“要想让它好好的,就重新写一个欠条,否则,脸花了,你工作都找不到。”

    旁边的小混混从兜里拿出一张纸条,恶狠狠的对着苏晓丽说道。

    “在这里签上你的名字。”

    苏晓柔气的眼泪在眼眶中直打转,这个歹毒的女人,看来她是早有预谋,为了置自己于死地,她可是什么手段都能使的出来。

    糊涂的父亲怎么生了这样一个女儿呢!

    她咬牙闭着嘴拒绝签这个不公平的欠条。

    “不签是吧,好。”苏晓丽恶狠狠的对着带着黑墨镜的小混混使了一个眼色。

    小混混会意,对着苏晓柔上来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可怜的苏晓柔哪里经过这种摧残,一会儿便被打晕过去。

    小混混面露狰狞的拿起苏晓柔白皙的手指头对着红印泥轻点了一下,把她的手对着那个欠条猛地摁了小去。

    手中高举着那张欠条,苏晓丽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心满意足的说道,“好了,哥几个。大功告成。”

    她张狂的冲着那几个同伙大声一笑。

    随后昏迷的苏晓柔被几个坏家伙拖进了洗手间的的地板上,苏晓丽不解气的对着苏晓柔的小腹又是一脚。

    “这辈子,想和我玩,你不配。”

    “呸。”说完又对着她的脸猛地碎了一口,几个人才高调的扬长而去。

    莫欣怡在包间左等右等也没有等到苏晓柔,打了她好个电话,都是无人接听。

    晓柔是不是遇到坏人了,她心思着,这几天她经常莫名其妙的碰到一些倒霉的事情,今天该不会又是......

    十几分钟过后,冰冷的卫生间里,苏晓柔躺在地下动了一下。

    她从昏迷中醒过来,被正在找她的莫欣怡发现连忙把她扶起,看到狼狈不堪的苏晓柔,莫欣怡心疼的一句话都没有说,她知道自己的闺蜜又遇上坏人了。

    她的脸淤青着,身上到处是被人揍的痕迹,小手冰凉。

    莫欣怡带着她走到街上打了一个出租去了医院。

    在路上苏晓柔躺在莫欣怡的怀里,告诉她是苏晓丽所为。

    莫欣怡气愤的说:“身体养好了,这个仇一定要报回来。决不能便宜了那个死丫头。”

    医生给苏晓柔用了消毒水把伤口清理了一遍,索性并没有伤到骨头。

    被衣服盖住,身上的伤看不到,可是脸上却非常肿胀,一看就是被人伤过。

    医生又给开了一些外用药,两个人走出医院,已经是晚上9点了。

    看着迷人的夜色,苏晓柔一脸的忧伤。

    “晓柔,跟我回家。”

    “不了,我刚刚找到工作,自己打车回公司,明天还要上班。”

    她现在还没有想好怎么把自己已经隐婚的消息告诉莫欣怡,想等时机成熟了再说。

    本来也想在自己地好好闺蜜家呆一晚,可是协议里写着不能随随便在外过夜。

    莫欣怡陪着苏晓柔来到街上,大街上夜晚的温度明显比白天低了一些,凤吹过后,苏晓柔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头好痛!她双手不由得抱在了前胸上。

    “路上小心。”

    依依不舍的告别的莫欣怡,苏晓柔背着包打了一个出租车。

    大街上灯光依然明亮。

    璀璨的灯光照亮了整个城市的夜空,是那么的耀眼夺目,可是她的心情却非常昏暗。

    此时此刻无论街灯有多明亮,也照不进她幽暗的心灵深处,仿佛被一种无形的东西深深的禁锢着,使她欲罢不能。

    9点半苏晓柔拖着疲惫的身子终于狼狈的回到别墅。

    王妈准备的晚餐依然摆在桌上,只是已经没有了热气。

    她无心吃晚餐,直接走进卧室,刚刚坐定,想换衣服洗澡。

    毫无征兆的秦楚穿着优雅的黑色睡袍走了进来。

    那表情慵懒的一点不像上班时的样子。

    简直是和工作时判若是两人,这是一条标准的变色龙。

    苏晓柔生怕秦楚看见自己的狼狈,她捂住肿胀处,连忙上暗处坐了过去。“你回来啦。”

    他冷冷的说道,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的变化。

    “嗯。”

    她的伤还是被细心地秦楚看到了。

    在看到苏晓柔那张肿到极致的小脸时,他再也不能够淡定。

    “脸上有伤?谁欺负你了?”

    略带沙哑的声音在苏晓柔的耳畔响起时,苏晓柔差一点就哭出来,怕他看自己的笑话,眼泪忍住没有掉下来。

    不自然的捋了捋自己的秀发,“哦,我回来的路上不下心磕了一下,晚上走夜路太黑。”

    “这么不小心,以后注意点,要不要去医院包一下。”

    他的声音从没有过的温柔,一顾暖流袭来,苏晓柔本有些冷的身体感觉到了一点温度。

    只是下一刻便又坠入深渊。

    她的眼角的余光扫到他的睡袍时,她的眼睛瞪了一下。

    睡袍的右肩位置处沾着女人的一根红色的长发。

    她的小脸立马变了颜色。

    感情他是一个不专一的男人。

    自己的命运怎么会这么苦,刚刚挨了苏晓丽一顿揍,这一会儿又要咬牙切齿的接受秦楚是一个采花大盗的事实。

    她心里真不甘,心变得拔凉拔凉的,身上的温度变得越来越低。

    觉得整个人就像是跌到了冰窖中。

    现实的痛感让她差一点就窒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