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要惊动他老人家
    她再也没有精力去和他耗,隐忍住悲伤,装作云淡风轻的指着他的右肩。

    “肩上有东西。”

    “我刚刚换的睡袍,哪儿来的东西?”他一脸的质疑。

    “是女人红色的长发,该怎么解释?”

    他好看的脸上划过一丝玩味,顿了顿。

    “医院一个女病人的,今天她说我好帅,在医院里守着许多人的面抱住我亲了一口,留下来的头发又带到睡袍上面了呗。”

    他解释的天衣无缝,沉着脸拿过那根红色头发,直接放在了垃圾箱里。

    黝黑的眼眸在昏黄灯光下发着熠熠的光芒,就像是暗夜中的一只巨兽。

    只是语气淡定的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

    “有谁能证明?”

    她拿出自己仅剩的一点力气说道。

    “没有人。”

    秦楚的目光变得有些冷漠。

    “你敢管我。”

    他的声音带着一股杀气,彻底让她的心降低到了深海中。

    她不甘于他对她的态度,毕竟两个人已经契约结婚了,就是只是照顾一个面子,彼此也不能做的太过分吧!

    “你不能随随便便的在外面找人?”

    “以后再也不会发生!”

    不做过多的解释,说完,他冷冷的走出了卧室。

    留下一脸怔愣的苏晓柔,她伤心的坐在床上,想想刚才被苏晓丽背后捅了一刀,而刚走掉的男人又是那么的无情和冷漠,心里难过极了。

    洗完澡上了床,刚关上身边的床头灯。

    房门碰碰的被敲响,她吓得蹭的从床上跳了下去。

    条件反射似的,那个恶魔又来了,这个时候,看样子今天晚上他绝对不会放过她。

    戒备地望着房间内的一切,藏在哪儿呢?问题是藏在哪儿也不是办法!

    不开门更不是办法,他一分钟就能把门撬开。

    她悬着自己的心脏走到门边,把门打开。

    他定定的站在门口,一副雍容华贵的样子。

    手里拿着一串钥匙。

    她不由的睁大了好看的杏眸。

    “难道不邀请我进来嘛?”

    做作的让她差一点就吐出口水。

    这个变态狂,和女人随随便便,晚上又到她的卧室里面,到底是何居心?

    是拿着手里的东西做诱饵哄骗人嘛。

    她白了一眼,不屑一顾的表情。

    “这是我送给你的一串钥匙,你的那个礼物在门外呢?”

    “是什么?”她没有一点表情,希望他马上走人。

    她不喜欢他送她礼物,她很困,而且大晚上的男女有别,孤男寡女的在一起,说不定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毕竟她不喜欢他,更不爱他,也更不可能爱上他。

    见他那样,她只好让他进来。

    坐在了沙发上,“这是给你的车钥匙,从明天起,就不用再骑你那辆摩的了,开这个吧,舒服一些。”

    他看着她骑着那辆蓝摩的,不知为何,很心疼,毕竟,她已经成为了他的人。

    柔和的凡尔赛灯光下,她的皮肤更加白皙水嫩,刚刚洗过澡,水晕晕的,身上飘着一股淡淡的紫罗兰香水的味道。

    那味道深深的吸入到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里,让他就像是触了电般。

    被她纤细瘦弱的身材撩拨的浑身痒痒的,身下又渐渐的有了反应。

    看着窗外迷人的夜色,房间里的气氛一时有些暧昧,他咳嗽了一下,把她拦腰抱起。

    “不要非礼我。”她反抗着,并不和他好好配合,在他的怀里使劲地蹬踹着,还未走到床边,秦楚只觉得胳膊一阵剧痛,他啊的一声,皱起了眉头。

    “敢咬我?”

    他一下子把她摔在床上,头砰的磕在床头上,痛上加痛,她留出了眼泪。

    捂着头退到床的一头,他坐在床的另一头捂着着自己的胳膊,胳膊被咬了整整一圈,就像是一个刺眼的手镯。

    他生气的蹙着眉头,坐在床那一头的苏晓丽明显的感觉到来自他身上的压力。

    房间内一时气氛非常尴尬。

    苏晓柔表情很难看,一脸的委屈,心里非常失落,感叹为什么自己的命运就这么苦!

    为什么眼前这个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分场合,不分时间,甚至是不分地点。

    看着秦楚最终生气的甩门而出,她隐忍着的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

    秦楚坐在书房看着那一圈触目惊心牙印,失落的想到苏晓柔和野兽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他拿出文件,这是一份自己刚刚起草的文件,还是关于城北那块地皮建设的问题。

    对于这块地皮他已经窥视太久,只是最近听说纪严为了这块地皮都把关系托到了市长那里。

    秦楚作为一个市长助理,他当然早就得到了消息。

    纪慕青是市长的干儿子,这件事情运作起来确实有些难度,看来是要把他请出来的时候了。

    眉头紧皱,拿起身边的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几秒过后,只听一阵娇滴滴的声音传出来,“是谁啊,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来,四爷,我们继续做运动。”

    躺在四爷身边的女人瞬间骑在了胖乎乎的四爷裸露的身上。

    “来,这次该你了。”

    四爷的话语隔着电话传到了秦楚的耳朵里,秦楚身下有了一丝反应。

    这个四爷,一天没有女人都没有办法活下去。

    他整天沉迷于赌场,什么事情也不做,睡过的女人有两火车了吧。

    “这个时候打电话,也不怕坏了你四爷的好事。”

    一道苍老的声音传出来,秦楚心里掠过一丝兴奋。

    “四爷,又扰到您老了,这件事情他确实很棘手,我从国外刚刚为您买回来一个皇宫的翡翠麒麟宝贝,您要不要马上看看。”

    他冷冽的目光掠过一丝复杂。

    对于四爷这种在江湖上能力超强的人物,也只有女人和绝世精品能够上的了他的心了。

    “那好,也就是你小子的电话我接,要是别人啊......”

    “是,四爷。”

    秦楚淡淡地几句话后,他挂断了电话。

    毕竟不能在关键的时候扰了四爷的好事。

    嘴角轻扬,露出一个莫名的弧度。

    能让他秦楚看上的人恐怕也只有四爷了,很快,蓉城天下就会迎大变。

    第二天早晨七点钟,苏晓柔准时从睡梦中醒过来,她睁开眼睛,透过白色的蕾丝窗帘望向窗外。

    天已大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