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爸爸快不行了
    啪嗒一声,伴随着歹徒应声倒地后,一个蒙面神秘男人拦腰抱起苏晓柔,匆匆的从会所走出,背后是一阵一阵的吵闹声。

    不好,杀人了,快来人啊。

    不知是谁发现了倒在卫生间的歹徒,一时间,会所里秩序变得混乱。

    半个小时后。

    秦氏别墅豪华的卧室。

    私人医生皮特拿着医药箱匆匆赶来。

    他看着躺在床上已经昏迷的少奶奶,连忙拿出仪器做了一个全身检查后。

    对着一筹莫展的秦楚说道。

    “有点轻微脑震荡,注意休息,我开一些调节神经的药物,让少奶奶多多休息,切记激动。”

    皮特开了药物,秦楚用白水喂了苏晓柔后,神情漠落的看着苏晓柔。

    他要是晚去一步,苏晓柔的命就会没有了。

    他无声地拿出手机拨打了丁仑的电话,“马上去查一下发生在红牡丹会所里面的事情。”

    他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这不仅是一场阴谋,而且是一场更大的利益斗争。

    对方不单单是想要把苏晓柔的命害掉,而且很可能夹带着更大的冲突,那就是与秦氏集团的竞争与对抗。

    一周后,苏晓柔康复出院。

    只是伴随着上次事件的发生,她的脑子留下了后遗症。

    不能激动,不能独处,胆子变得非常小,时常处于惊恐之中。

    秦楚见她实在没有办法上班,于是就让她在家里休息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找心理医生专门开导她,她才慢慢地从阴影中走出来。

    一个月后苏晓柔身心彻底的康复,她重新以一种非常好的状态回到集团上班。

    8月秋高气爽。

    苏晓柔穿了一件米色的长裙非常淑女的站在韩清逸的面前。

    韩清逸兴高采烈的看着苏晓柔。

    “听说你病了一个月,现在好了?”

    苏晓柔双手背在身后,交叠在一起。

    秋日的阳光打在她的身上,带着一种慵懒。她诺诺点头。

    只是苏晓柔脑中分明能够感觉到秦楚的目光不时的在自己的身上扫视着。

    苏晓柔换上白大褂跟在韩清逸身后进了病房。

    每一个房间的卫生都被辛勤的清洁工打扫得干干净净。

    蓝色的窗帘干净的如同蓝色的天空,一尘不染,房间里是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

    正在查房,苏晓柔突然接到了姐姐打来的电话。

    “爸爸不行了,你死到哪儿了,抓紧时间回来。”

    她放下手里的笔计本,呆呆的望了韩清逸一眼,走出病房。

    又是要钱,这个女人!自己身体刚刚好了,真是烦人。

    韩清逸皱了一下眉头,“晓柔肿么了?”

    见晓柔接完电话情绪有些不正常,他关心地跟了过去,在她的背后叫着。

    边走边说。

    “我爸爸快不行了。”

    心情复杂,手紧张的摁在自己的心脏处。

    心里在想只要接到那边的电话准没好事,可是脑子里却有一个强烈的意识,无论如何要救他,“晓柔,我送你去医院。”

    “你还要查房呢!”她说着便跑向了办公室。

    向安若素请了假,拿起包包走了出去。

    韩清逸也跟着走出来。

    “你回去吧,韩哥哥,医院离不开你。”

    “没关系,我已经向安院长请假了,我陪着你。”

    说完他和她一同走进豪华的电梯。

    电梯里,苏晓柔一脸忧愁和落寞,韩清逸拿出一张面巾递到她的跟前,她低着头轻轻的擦拭了一下。

    “谢谢。”客气的说着。

    “不要和我见外,晓柔,我们是最的好朋友,有困难,我帮你分担。”

    “是,最好的朋友。”

    她喃喃出口。

    同病相怜的好朋友!心里一阵酸楚,眼泪差点就流出来。

    几分钟之后,两人一同走出了电梯,看她情绪紧张,今天也不像是能够开车的样子。韩清逸非常细心地说道:“坐我的车吧。我载着你。”

    苏晓柔只好跟在他的身后,来到了他的豪车跟前。

    他为她打开车门,她木木的坐了进去,心情复杂的望着窗外,心里乱的如同一团麻。

    汽车向前急驶着,穿过了好几个红灯之后,终于稳稳拖拖地停在了市医院的大门口。

    韩清逸火速的为苏晓柔打开车门,两个人下车,便跑向了重症监护室。

    重症监护室门外。

    苏晓柔一脸落寞地站在小的令她窒息的窗子跟前。

    苏晓丽很远就看见了站在了苏晓柔身边的韩清逸。

    “怎么,被我甩了,又来勾搭我小妹啊,就你俩个这德行!”

    韩清逸见她这么羞辱自己也就罢了,还连带着也骂了苏晓柔。

    抬起胳膊便挥了过去,被身边的纪慕青挡了过去。

    情敌想见分外眼红,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韩清逸毫不含糊的对着渣男又是一脚。

    不偏不倚正好踢在了纪慕青的大腿根处,纪慕青被踹的呲牙咧嘴的叫着,“疼,我靠,有你的,韩清逸。”

    一个咧缺鼻子又碰到了冰冷的墙壁上,瞬间鲜血顺着鼻孔流了出来。

    “慕青,没事吧!快点去卫生间洗一洗。”

    苏晓丽吓得大叫着。“打人了,快来帮忙啊!”

    可是身边围着很多人,没有人伸出援助之手。

    苏晓柔在旁边看着被打了的渣男,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活该,纪慕青,这就是你做尽坏事的下场。

    一时间医院里的人都向他们这边围聚过来,重症监护室的门前很乱。

    人们都非常好奇。“打人了!是谁?”有人小声嘀咕着。

    光头保安连忙拿着警棍走过来,对着他们几个嘴巴不利落的嚷嚷道。

    “没......事,没......事,赶紧走人,这里......是重地。”

    苏晓丽哀怨的望了一眼韩清逸,扶着受伤的纪慕青走了过去。

    只是临走时苏晓丽冷冷的丢下一句话给苏晓柔,就像是丢了一枚炸弹。

    “要交100万。”

    苏晓柔蹙起好看的眸,表情变得有些冷漠。

    没有办法苏晓柔只好求助于秦楚,毕竟人命关天的,甭管继母对她怎么样,但是这是她亲生父亲。

    她落寞的向走廊的深处走去。

    四下看了一眼,旁边没有人。

    拿出自己的手机给秦楚打了一个电话。

    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他只是轻轻的问了一句:“你旁边那个勇士哥哥还在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