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踩了一坨猪屎
    豪华别墅后面的大柳树下,夜晚,微风轻佛,宛若银盘的皎洁的月光挂在半空中。

    却不知暗夜中一双阴险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他们。

    她不会让苏晓柔得逞。

    苏晓柔和秦楚手牵着手,他们抬眸望向夜空,今晚的月亮是一年来最亮,最圆的。

    “我只希望苏晓柔,能够不三心二意,心里只有我一个人。”

    他压低声线,凑近她,他身上特殊的烟草的淡淡的气息,令她一时有些着迷。

    都说男人是泥做的,女人是水做的,男人身上都带着一股污浊之气,只是,不知为何,他这块泥,怎么没有污浊的味道呢。

    正想着,突然一股难闻的气味涌入苏晓柔的鼻翼,“秦楚,好难闻。”

    她连忙捂住鼻子,对着他,皱着眉头。

    皎洁的月光下,月光如水,照耀着一片宁静的大地。

    他连忙付下身,“苏晓柔,你踩了一坨猪屎。”

    什么,我的天,这大晚上的,秦楚不让人睡觉,非得把她从软软的蚕丝被里拽起来,说什么吃完饭要消化消化再休息,否则对胃不好,可是,脚上粘上了一坨臭猪屎,更让人不能消化了。

    “老公,麻烦你马上给我擦掉,我要吐了。”

    十足的小女人的样子,发着嗲。

    “把你的手纸拿出来。”

    “这大晚上的谁出门带手纸呀!”

    她捂着鼻子轻声埋怨道。

    “可是我手里面也没有手纸怎么办呢?苏晓柔。”

    “今天可真是倒霉透了,我说在别墅里面休息,你非得要我出来陪着你散步,马上回去。”

    “老婆大人,对不起,是我错了不成。”

    为了降低对她的损害,他把那双足足有好几万块的鞋子借着月光,晓丽翼翼的脱掉,把她从后面拦腰抱起,两个人没有二分钟的时间便跑进了别墅的浴室。

    “老公,你是练过短跑吗?”

    “是滴,你老公不但练过短跑,而且在大学体育队里得过奖呢。””

    “那你是真厉害呀?只是白瞎了我们那好几万的鞋子了。”

    “谁让鞋子上粘上一坨猪屎呢,我有的是钱,老公再给你买,你想要多少我会给你买多少。”

    浴室里氤氲着浓浓的水雾,他抱着她把她放在了盛满热水的飘着玫瑰花花瓣的浴缸里。

    玫瑰花散发着浓郁的香气,见他赖着不走。

    她连忙红着脸捂着自己的私密处,生怕走光。

    “老公,你出去,我要一个人洗。”

    “让老公帮你洗呗。”

    他看着她白皙性感的肌肤,眼睛变得色色的,发着魅惑的光芒。

    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疯狂的野兽,瞬间就要把眼前这只,乖乖的,嫩嫩的小白兔一口吞进肚子里。

    只是做了一个美梦,瞬间便被小美人赶了出来?。

    手里拿着她刚刚脱掉的粉色的lv的裙子,裙子上还遗留着她用过的法国巴黎夜玫瑰香水的味道。

    他凑近自己的鼻孔,使劲的吻着,他控制不住自己有些激动的情绪,主要是,这个小女人太让他想入非非了。

    在水里面折腾了半个小时之后,苏晓柔终于露出了头,洗好了,嫣然一笑,脸色泛着桃红,光洁肌肤在柔和的灯光下水盈盈的,带着一种特殊的韵致。

    洗完后的她觉得身体非常舒服,虽然踩了一脚的臭猪屎,可是毕竟有这么好的男人伺候着,心情也是爽到天了。

    从浴缸中快乐的站起来,用白色柔软的毛巾把光洁白皙的肌肤上上下下擦了一个遍。

    又涂抹了名贵的香水,才裹上淡紫色的浴巾走出浴室。

    浴室外,秦楚拿着吹风机站在铺满欧洲羊毛地毯的卧室中央不停的来来回回的吹着苏晓柔的如墨般的秀发。

    他的动作非常娴熟,就像是一个专业的理发师那样,一缕一缕的给她吹着。

    其实秦楚什么都好,只是脾气不好。

    苏晓柔坐在凳子上,悠悠的想到,像他这么精致的男人,后面跟着千千万万的女孩儿,太正常了。

    十几分钟后,秦楚抱着一杯苏晓柔刚刚为他沏好的咖啡按照惯例走进了书房。

    打开笔记本电脑,输入苏晓柔的生日直接进入自己的工作间。

    双手在键盘上不停的游走,神情专注,带着厚厚的名贵的眼镜,都说男人工作起来是最美丽的。

    苏晓柔透过那扇小小的木质雕花窗子,斜眸望向书房内,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意。

    秦楚是一个平时特别低调内敛,工作效率极高的男人,看来确实是。

    正想转身回卧房睡觉,可是脚上不期然撞到了一个凳子,凳子歪了,发出了一声闷响声,这动静引起了秦楚的注意。

    “是谁。”他连忙从座位上站起来,拿着自己的警棍便走出来。

    听到秦楚出来了,苏晓柔想给他开一个玩笑,她屏住呼吸,兴奋的连忙躲到一边,好啊,她要给他玩一个猫捉耗子的游戏。

    她把凳子放在过道里,秦楚寻着声音走过来,她连忙向后退着,哎,怎么没有声音了。

    走廊里黑黢黢的,夜风不时的吹来,秦楚的后背猛的发紧,不知为何,他觉得此时此刻的气氛好怪异啊,总觉得周围的空气中有一丝不安分的因子。

    他撞了撞胆,要知道今晚会遇上这样的麻烦,晚餐时真该喝半斤酒壮壮胆呢。

    找来找去,始终找不到发出声音的东西,正当秦楚陷入山重水复疑无路的境遇而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时,他一回眸便发现自己从柳暗花明又一村里走了出来。

    和苏晓柔正好背靠背的走到了一起。

    “啊,有鬼。”苏晓柔在挨到他身体的那一刹那吓得大叫起来。

    抬起自己的长腿便踹了出去。

    “你是谁,我是练过跆拳道的,我不怕你。”

    苏晓柔看着暗夜中的影子,狠狠的说道。

    “是我,晓柔。”听到是秦楚的声音,本来想开玩笑耍耍他呢,反倒是被他吓到了,“哼。你把我吓到了,要背着我走。”

    见一计不成,彻底的耍赖。

    “上来。”

    说完秦楚便伏下身,让苏晓柔趴在他的身上去了卧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