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进了圈套
    她拿着吸尘器把地毯吸了一遍,用干净的毛巾拿着清水用专门的洗涤剂又清洗了一遍。

    用了一次消毒液,喷了一次专门的除螨虫的带着淡淡的清香的液体。

    地毯才彻底的被打扫干净。

    等到她一身疲倦地走到秦楚卧室的时候,他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马上去洗澡,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洗澡水。”

    “不要了,我今天晚上会回我的卧室睡。”

    “不行,你今天必须在我的卧室休息,我们已经隐婚了,是夫妻就要尽夫妻之实。”

    第二天秦楚专门找人又在楼上弄了一间专门的卧室。

    卧室装修的非常豪华,大气,奢华,如同国王的宫殿,富丽堂皇到极致。

    白色的墙壁上贴满了淡绿色的壁纸,这是全世界最新款的壁纸,专门净化房间里面装修留下来的甲醛气体,而且会变废为宝,能制造出供人类呼吸的氧气。

    卧室的中间是一个大大的豪华的席梦思软床,上面铺了厚厚的四件套。

    四件套的颜色是大红色的,带着喜气。

    床的下面是一个半圆形的黄色的欧洲羊毛地毯,外围是原白色的地毯。

    床的两边是两个小床柜,右边是一个紫色的环形书橱,时尚大气有格局。

    苏晓柔下班回来之后秦楚便给了她一个惊喜。

    看到这间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卧室时,苏晓柔心里面其实更多的是无以名状的情绪。

    她不是不喜欢秦楚,而是到现在为止依然没有爱上他。

    虽然两个人隐婚,虽然他对她有恩情,可是恩情不代表感情。

    但是说讨厌,苏晓柔也不至于会讨厌他,只是这种感觉非常怪?,怪到让自己都觉得有些不真实。

    “喜欢吗?”秦楚从后面环抱住了她。在感受到他的怀抱之后,她的心房略过一丝颤动。

    属于男性特有的气息瞬间像决堤的堤坝,铺面而来。

    她有些招架不住,心里却又愿意被这种气息所包围。

    于是她温柔一笑,“喜欢。”

    “那你喜欢我吗?”

    他把自己的唇凑向她的小巧的耳垂。

    喜欢吗?她自己都不知道。

    曾几何时自己把真心交付给了一个男人,她相信世界上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心是紧紧相吸的。

    可是没有想到她最相信的人骗了她。

    今天秦楚会和她是一个心气儿吗?

    作为一个万人之上,一人之下的尊者,身上自有帝王与生俱来的威严,身后是万千女人,她宁愿相信他会的。

    一夜的纠缠之后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第二天早晨早餐后,秦楚开着自己那辆黑色的迈巴赫汽车,苏晓柔开着自己的萨马拉蒂距离他不到100米,两人都向集团驶去。

    路上两个人心照不宣的始终隔着那段距离。

    半年之后。

    苏晓柔在秦氏集团已经出落成一名优秀的专业医生。

    她做过几场大型手术,而且做的也非常成功。

    清晨,第一缕阳光懒懒地照耀在病房里,病房静悄悄的,人们都还在睡梦中没有清醒。

    一场阴谋正在蓉城的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悄悄的密谋着。

    苏晓柔早上穿着那件白色的大褂走在了医院的走廊里,刚刚接到了医院办公室打来的电话,说待会儿要有一个孕妇手术。

    只是隐隐约约的她觉得有些奇怪,不是有安院长和韩医生在吗?

    好像听别人说安院长可能会出差,即使安院长不在,还有经验丰富的韩医生,她为什么不接这个手术呢!

    轻皱着眉头,自己毕竟是刚刚培养出来的,还没很多的经验。

    这要是万一做不好可怎么办呢!

    毕竟病人是信任医院才来的,苏晓柔在心里暗暗为自己打气,一定要把手术做成功了。

    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被几个护士推进了手术室。

    只是那几个护士看起来怪怪的,她清清楚楚感觉到没有见过她们。

    据她们自己说是刚刚分到医院的新护士。

    苏晓柔再没有想其他的事情,她微笑着让她们把产妇推到手术室的中间。

    她仔仔细细的看着女病人,她脸色非常苍白,呼吸很微弱。

    好像瞬间就会失去生命似的。

    心里一惊,马上把手放在鼻翼处,“给病人吸上氧气。”

    她经历了无数个手术,只是感觉今天怪怪的。

    现场气氛非常怪异,护士看她的表情也像是一个阴谋似的。

    右眼不停的跳,她屏住呼吸,把负面情绪放下,非常稳重的,按照惯例,拿起手术刀,对着她的肚子切下去。

    毕竟为孕妇生产这种手术她已经做过了几例,她不用太担心,只要是按照正常的步骤,应该不用担心成功。

    手术室的气氛非常压抑,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深深呼吸了一口氧气。

    在脑中背着天天要背的东西,剖腹产的流程是:先切开肚子,再切开子宫,再取出胎儿,再把子宫和肚子缝上就ok了。

    拿着手术刀小心翼翼的又切开了子宫,可是当她把子宫打开的时候,她发现产妇仰头躺在白色产床上,脸憋的通红,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情况十分危险。

    “快点吸氧。挺住。”她命令道,头上冒着汗珠,心情很紧张。

    小护士怪怪的表情看着苏晓柔,苏晓柔后背一阵发紧,“苏大夫,她一直带着呼吸机呢。”

    产妇的表情越来越难看了,她的心皱紧了,不好,闹不好今天这个孕妇就会......

    尽量的不去想,让自己的大脑冷静再冷静。

    甚至她在心里又祷告了一会儿,对着亲爱的主耶稣,拿出自己的真心,十二分的虔诚。

    她不想一个生命毁在在自己的手中。

    可是最后还是没有换回孕妇,她吸了最后一口氧气后,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护师在她耳边轻声喊着,“苏大夫,你看病人,她已经死了。”

    这时,从孕妇嘴里流出了一口黑色的血液,那血液带着一种患惑的光,让她不忍直视。

    她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一定是一场阴谋,有人想要利用这个手术她的命。

    她精神一时变得有些恍惚,手术刀从手中掉了下来,落在地上,发出了致命的响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