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再动就杀了你
    苏晓柔的大脑变得越来越麻木,自己杀人了,警察很快就会找上门来。

    她无力倒在了地下,到底是谁,要这么害她。

    她会被警察抓去坐牢,会死掉,会再也见不到这可爱的世界。

    她甚至想到自己要从21层跳下去,也许,跳下去,对自己来说是最好的解脱。

    郊外距离破旧平方大约180米处。

    韩清逸小心翼翼的踩着那些破木头向平方走去。

    半个小时之前,韩清逸接到了一个神秘人打给他的电话。

    说苏晓柔正在郊区的平房等着他,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他商量。

    可是她为什么不给他打电话,他觉得非常奇怪,刚才在医院里没见到她,给她打了电话,电话已经关机了。

    她神神秘秘,不可思议的行为,令韩清逸产生的怀疑,苏晓柔选择在郊区见面到底是为了什么?

    带着种种疑问,边走边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周围长满了野草,静到让人觉得恐怖,突然一只乌鸦飞过把他吓了一跳。

    腿像灌了铅似的,越向里走神经越紧张,冥冥中却感觉她不会在这里。

    平房周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让他有些胆战心惊。

    “晓柔。”他悄悄地向前,越靠近平房,心里越期待。

    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可是走近平方却发现房间内空无一人。

    正当他感觉不可思议想回头时,头部便被一个黑色的袋子蒙住了。

    他使劲的撕扯着厚厚的袋子,“你是谁?为什么对我这样?”

    “你老实点。”一个杀手的声音响起。

    他吓得叫了起来,“不要,杀人了。”

    在这荒芜人烟的郊区平房,自己如果不想办法出去,可能会遭遇不测。

    他心脏狂跳着,人生中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心里惶恐不安,生怕小命莫名奇妙的就会丢掉。

    一个男人拿着一把冰冷的刀摁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不要动,再动我就杀了你。”

    心脏掉到了海底,只觉得背后毛骨悚然,他想和他周旋,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出去。

    “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只是你为什么要对我这样?”

    他战战兢兢的,强压住内心的愤怒与恐惧。

    “我只是一名大夫,负责救死扶伤,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绑架我。”

    “你做了不该做的事情,爱了不该爱的人。”

    “苏晓柔在哪里!”

    “她在哪里,说了你也不信,她现在在地狱。”

    男人恶狠狠的在韩清逸耳边低语。

    尖尖的刀刃对着他。

    她遇害了!韩清逸压抑住内心的不安。

    “这个你不用再多问了,她现在已经死了,你也要去地狱。”

    蒙面男人粗鲁的低沉说道,并不时的推搡着他。

    “为什么?”

    他反抗着,可是越反抗越感觉那把明晃晃的刀子正在向他的肌肤里深深的刺去。

    他痛得啊的一声叫了起来。

    “即使让我死,也要让我死的明白。”

    他不想就这么屈辱的死掉。他还很年轻,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我光明磊落,自从当大夫以来,从来没有和任何人结过怨,是谁把她害死了,你们是什么人,谁派来的?”

    粗鲁的男人不再理他,而是对着他的手脖处打了一针,片刻他倒了下去。

    秦氏集团附属医院妇产科手术室。

    几分钟内已经死掉的那个孕妇被挪了位置,手术室又被打扫的干干净净,不留一点痕迹,任何人都没有看出来,这里刚刚经历了什么。

    苏晓柔走出走廊,失魂落魄,被一个黑衣蒙面人一把拦腰抱起,匆匆离开了医院,背后是一群人惊异的目光。

    怎么,是演员在医院里拍电影吗,搞得神神秘秘的!

    甚至有人伸长了脖子使劲的向这边瞧。

    黑色迈巴赫豪车里,苏晓柔昔日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此刻变得黯然无光。

    助理丁仑在驾驶员位置里专注的开着车,屏风后面,秦楚穿着一身黑衣,目光冷峻的看着怀里吓得胆战心惊的苏晓柔。

    她的大脑不受控制,心里异常的恐惧,只要是听到街边汽车的鸣笛声,就会吓得捂住两只耳朵,向秦楚的怀里紧靠,“警察来了,我杀人了。”

    “晓柔,你清醒一下,你没有杀人,只是感冒发烧了,记住了吗!”

    目光中露出一丝复杂。

    很快汽车漂亮的一个转身,迈巴赫消失在人群中。

    安若素目光中露出一丝杀气,她在电话中对着一个男人说道:“这件事情摆平了,她死了,有护士亲眼见到,我们已经把这些事情做了了结。”

    “死丫头,还和我们对抗,不自量力。”

    苏晓丽在纪慕青的怀里不停的扭动着,她刚刚喝了一些红酒,确切的说是喝了一些被纪慕青放了兴奋剂的酒。

    她红唇微启,胸脯一起一伏,大脑被一阵莫名的兴奋情绪所萦绕。

    她使劲的甩了甩头,可是,无论如何都无济于事。

    悬挂在房间上空的水晶吊灯此刻在自己的脑海里渐渐的变得越来越模糊,她失去了意识,最后倒在了纪慕青的怀里。

    纪慕青兴奋的一把把她抱起,走进了卧室......

    半山腰秦氏别墅豪华的卧室。

    苏晓柔躺在宽大的席梦思床上,不停的做着噩梦,“救我,秦楚,我杀人了。”

    她的头上冒着虚汗,情绪非常激动。

    小脸儿就像是喝醉了酒似的泛着不正常的红色。

    秦楚望着柔和的灯光下,不堪重负的她,那虚弱无力的样子让人心痛到极点。

    他非常怜惜的一把把她抱在了怀里,手掌轻抚她修长的秀发。

    苏晓柔,我一定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过了今晚,明天一切都是正常的。

    空中下着淅沥沥的春雨,外面天气依然有些冰冷,带着丝丝寒气。

    苏晓柔躺在厚厚的蚕丝被里动了动,她觉得浑身酸痛酸痛的。

    昨天好像是走了一路的夜路,到现在她还是觉得很疲惫,躺在床上根本就不想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