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间接杀人
    苏晓柔慢慢的,她睁开了自己的双眸看向房间内。

    房间内一切如同昨天一样,只是她身边的被子里的温度尚存,可是人去了哪儿?

    醒了,正在寻思着,突然那双好看的桃花眼便进入了自己的视线内。

    他那张完美的俊颜初展现在她面前时,她心里生出了异样的情愫。

    “看起来气色比昨天好多了,想吃什么我让王妈做给你吃。”

    他凑近她,眼睛紧贴着眼睛。

    “我什么都不想吃。”

    她看着他,眼里闪过一抹忧伤,只是瞬间又把它隐藏起来。

    昨天那一幕又在她的脑海中重现,她有些害怕。

    她把蚕丝被向上拢了一下,幽幽地望着他,希望博得他的同情。

    “秦楚,我昨天间接的杀人了,那个孕妇死在了我的手中,你知道吗,我好恐惧。”

    她双手紧紧的埋在自己的膝盖下,她真的好害怕,浑身瑟瑟发抖。

    “很快警察就会来抓我的。”

    “不要说。”他用手捂住了她的薄薄的唇。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记住,昨天你感冒了。”

    她不解地望着他,难道昨天那个事情真的能这样不了了之吗?

    她身上沾满了鲜血,脑子还处于昨天僵硬的状态。

    “你放松,苏晓柔,经历一些事情,人会成熟的,这或许对你来说是一件好事情,什么都不要再去想,起来吧。”

    他轻轻的把她提了起来。

    把准备好的衣服向她的身边挪了挪,她感激地望了他一眼,抓起那些衣服迅速地穿上。

    走到了卫生间洗脸刷牙,

    望着镜中的自己,苏晓柔,你重生了,昨天还以为自己会死掉了呢。不过真的要谢谢他啦!

    吃完早餐,她跟在秦楚的后面想去上班,可是秦楚却制止了她。

    她不解地望着他,“我今天不能去上班吗?”

    好看的眼眸中写满了疑惑。

    “你在家里面先休息几天,集团还有些事情,我处理完之后会通知你。”

    说完,便冷冷的走出了餐厅。

    她站在他的身后,木木的,不知所措。

    没有办法,今天总裁不让她去上班只好重新又回到了楼上,在卧室里面能干些什么呢?

    打开自己的手机,懒懒的看着新闻早读,心想昨天那件事情真的在医院里面就风平浪静了吗?

    要是风平浪静的话,他怎么会不让她去上班呢?

    或许在自己的微信群里面会有一些蛛丝马迹的。

    她连忙打开工作群,可是一点消息都没有,群内静静的,大家都在忙着工作吧。

    八点钟了,韩大夫早就应该到医院了。

    轻轻的划过屏幕嘀嘀的发出一声响声。

    “韩医生,你在干什么。”

    过了一会儿,依然一点儿动静也没有,即使在病房里他也能听到她的手机响啊。

    足足等了十分钟,她的耐心再也没有了,拿出自己的手机,拨了韩清逸的号码,打了过去。

    平时一直畅通无阻的手机现如今却出现了占线的声音,嘟嘟嘟的一直在忙,没有人接听。

    昨天她就觉得事情特别蹊跷,安院长出差了,按道理说,韩清逸应该在值班室值班,因为医院里面有硬性规定,两个人中必须有一个人在医院值班。

    可是昨天的护士都是新换的,她从来都没有见过。怎么会这么巧,连着换好几个护士都赶到这天了呢!

    难道是有人要害她和韩清逸,而且还是办公室的人。

    她不敢再往下想,只是他心中非常不解,自己刚来没几个月的时间又没有得罪什么人。

    有些失魂落魄的望向窗外,她觉得此时此刻自己就像是无头的苍蝇。

    初春的天气依然有些寒冷,街上却显得是那样的热闹。

    大街上,车来车往,人生鼎沸,春日的阳光撒在大地上,树木经历了一个冬天的休眠,慢慢的苏醒过来。

    苏晓柔昨天经历了看似有些荒唐的医疗事故,她误入了别人为她编织的网中。

    想到昨天那些人对她做的那种让她绝望的事情,第一感觉韩清逸也肯定遇到问题了。

    这件事情到底该告诉谁呢,她开始心慌意乱,生怕韩清逸再遭遇不测。

    告诉安若素不行,她为了她和她的表弟一直在和自己闹别扭。

    苏晓柔轻皱着眉头,从床上拿起手机,给秦楚打了一个电话。

    秦楚正在开会,看到是小女人打来的电话,连忙停止了会议。

    在座的所有的才加会议的人员都愣住了,总裁从来不会在开会时接电话,可是今天是为谁破例了呢!

    大家屏住呼吸,把目光齐刷刷的望向他。

    这个人是谁,有这么大的魅力,让他竟然至工作于不顾。

    秦楚停止了讲话,拿起手机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出门外。

    “秦楚,你在哪儿!”

    “什么事情?”

    “我想韩医生可能和我一样遭遇了同样的情况。”

    冰冷的声音中有了一丝温度。

    “知道了。”

    在听到自己说韩清逸的时候,声音瞬间变得又如同来自地狱,他冷冷地挂断了电话。

    她的表情一时变得有些复杂。

    早晨郊区平房,韩清逸整整一晚上躺在地上,没有吃任何一点东西,嘴巴处的血液早已经凝固。

    身上到处是於痕,脖子处也有一块伤疤,衣服撕扯了一地。

    他悲哀的睁开了浑涸的双眼,浑身肿胀,酸痛,入目是整个平房的一切。

    他中计了,被人陷害了。

    昨天苏晓柔没有在平房,肯定是有人想害他和苏晓柔。

    可是想来想去到底是他惹怒了哪些人呢?会遭遇这样的不测。

    求生的一种本能让他想立刻想从地上起来,可是腿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他咬着牙,强忍着慢慢的用手撑着地面一步步的向前趴行。

    天空变得越来越暗,一声霹雳过后,冰冷的春雨从天而降。

    打在脸上,身上,伤痕处,冰冷的雨水刺骨的疼痛,他在风雨中孤独的一步步的向前爬着。

    秦楚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中的视频,纪严,招够狠的,想让安若素陷害苏晓柔以达到霸占底盘的目的,一丝冷冽掠过面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