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谁在背后下了黑手
    他的身上,脸上沾满了泥巴,雨水混着汗水,大脑有些疲惫,咬了咬牙继续前行。

    丁仑默默的拿起手机,在黑色车里注视良久,看着雨中独自前行的韩清逸,想马上就要下去救他的冲动。

    拿起手机给秦楚总裁打了一个电话,“韩医生正在平房里,受了伤,要不要救他。”

    “不要救他。”秦楚坐在办公室里,眼中略过一丝复杂,冷冷的话语令丁仑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

    韩医生为了集团付出这么多心血,可是谁让他和少奶奶......让秦楚总裁心里不舒服呢。

    丁仑左转方向盘开着豪车驶过了韩清逸所在的地方。

    同一时刻,纪慕青忙完电视台的活下班回家,在停车场被几个陌生人劫持到一辆面包车中,扬长而去。

    他透过后视镜,再次看向韩清逸,他就像是一个蜗牛在爬行,每爬一步都要费很大的劲,他面无表情的加速驶了过去。

    而风雨中的韩清逸孤独地继续向前趴行,手上鲜血淋淋,那种痛,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他一定要查出背后的凶手是谁,到底是他惹了哪一位爷才造成了这种局面。

    安若素看着身边韩清逸空空的座位,脸上露出了一丝胜利的微笑。

    她知道韩清逸就是想回头也为时已经晚了。

    得罪她的表弟就相当于得罪她。

    晚上六点,秦楚早早到回到了别墅,把车停在了车库没有去餐厅也没有去卧室。

    这么早回来的情况不多,一般情况,他每次下班都会在外面应酬到晚上十点之后才会回来。

    可是今天秦楚回来后默默去了书房。

    在书房里呆了足足三个小时的时间,忙完文件已经到了晚上11点了。

    苏晓柔在房间里睡了好几觉看到身边的被子依然空着,非常纳闷,秦楚还没有回来,于是起来又给京巴洗完了澡,换上一身漂亮的小狗衣还是没见他露面。

    她穿着睡袍直接走进书房,在不在呢!如果在想让他回去休息。

    毕竟天色不早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推开紧闭的房门,一阵刺鼻的烟味袭来,她锁紧眉心,咳嗽了一下,好刺鼻子啊!

    只见书房里烟雾缭绕,烟雾后面的那个秦楚,她实在是看不清他的表情。

    房间里非常暗,只是开了一个小节能灯。

    “这么多烟,大晚上的,唉,自作虐呢!”

    苏晓柔连忙用手煽着,向前把窗子打开,让烟雾吹到外面去。

    她被呛得不轻,连忙捂住了鼻子,间接吸烟等于慢性自杀。

    “去休息吧,天色已经不早了。”

    苏晓柔走到他的身边站定,好看的杏眸紧紧地盯着他,他的气色很差,表情冰冷。

    秦楚把香烟掐掉在烟灰缸里,回头望着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她环过来,抱在了怀里。

    “韩清逸今天没来上班,知道他去了哪儿吗?”

    他的眼睛中分明带着一股浓浓的醋意。

    “不知道。”

    她脸色一红,忙垂下了头。

    “你想知道吗?”

    说完秦楚把手机拿过来,打开一个视频。

    苏晓柔只看了一眼,便叫起来,“不要看了。”她的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视频的这一刻会反应如此的强烈,视频中的韩清逸早已经没有了温文尔雅,他毫无尊严地在地上向前爬着,就像是一个落魄的叫花子,身上到处是鲜血,她心痛到无法呼吸。

    她既心疼又气的咬牙切齿,表情非常难看,秦楚冷冷的看着她,女人,嘴上不说,其实内心还是在乎他。

    她一定要让秦楚查出来,天杀的,王八蛋!

    “韩大夫现在在哪里,我想见见他。”

    说完她便紧张的攥紧了他的手,可是又觉得所有的一切好像都是眼前的这个恶魔所为。

    她连忙挣脱他的怀抱,把矛头直接指向了他。

    “是你害的他,他和你有什么冤仇,你为什么要对他这样?你这个杀人不见血的恶魔。”

    说完她便趁着他不注意对着他的脸狠狠的咬了下去,说道:“你为什么要治韩大夫于死地?他哪儿得罪你了,秦楚,为什么?”

    声音中带着怨气和怒气。

    她很痛心,和自己同床共枕的人竟然是恶魔,刽子手。

    只是觉得这样还不解气,她伸出小手不停的捶打着他的胸脯。

    秦楚沉默了片刻,突然发声。

    “你仔细看看这个视频,我没有。”

    秦楚面色一沉,呼吸中都带着一股戾气。

    “韩清逸只不过是你姐姐的旧情人,你这么会这么在意?”

    苏晓柔被他说得有些心虚脸红了,望着他,“我和他没有一点关系,他是我的同事,我只是同情。”

    “同情。”他突然恶狠狠的说道。

    “同情,就要咬自己男人的脸吗,这样做也未免牺牲太大了吧!”

    “谁让你不动了,你完全可以反抗。”

    “苏晓柔,你要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说完他伸出自己的双手,啪的打在了苏晓柔的右脸颊上,那火辣辣的痛,让她的眼泪差一点儿就流了出来。

    “你敢打我。”

    她生气的从他怀里挣脱,一下子便蹦到了地上,双手叉腰,语气生硬,胸脯一起一伏。

    委屈的眼泪夺眶而出。

    “我打的就是你,谁让你不在乎自己的男人,偏偏喜欢别人。”

    她的嘴巴冒着鲜血,生气的捂着被打的生疼的右脸颊。

    秦楚冷冷的甩门走出了房间,一夜再也没有回来。

    苏晓柔伤心的一个人躺在卧室里哭了很久,最后哭累了,没有脱衣服便睡了过去。

    其实她只不过是同情韩哥哥,又没有说喜欢他,更没有说爱上他,秦楚为什么要生这么大的气呢?

    干嘛对着这样的一个好医生吃醋呢?

    第二天早晨,她醒来便打了韩清逸的电话,打了好几遍,他迟迟没有回。

    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韩清逸的影子,他在哪儿,是不是受害了。

    韩清怡的别墅。

    他刚刚从那个破旧的平房里回来,身上沾满了鲜血,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

    在雨中孤独前行了整整一晚,要不是仅靠那点意念,他早就昏迷过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