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她流产了
    幸好一个过路的人看到他把他救下来,送到了出租车里。

    好心的出租车司机把他送到了别墅,躺在浴缸里面清洗着身上那些伤口,他痛不欲生。

    雨后初晴,又是一个艳阳天。

    苏晓柔从床上打算起来,可是因为昨天脑子一直在牵扯韩清逸的事情,又看到那样的视频,可能是遭受了刺激,头疼欲裂,身子酸酸的,一点力气也没有。

    她只好又重新躺下,头好烫,是不是发烧了。

    强忍着从床上坐起,伸出胳膊从抽屉里拿出温度计,放在腋下,五分钟后取出,抬眸一看39度,发烧了,怪不得一点力气也没有。

    打了别墅的内部电话,王妈赶紧放下手中的活,拿着退烧药跑到楼上卧室,倒了一些白开水让她喝了。

    看少奶奶表情,脸色绯红,嘴巴紧紧地闭着,头发散乱,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少奶奶,您躺好,您应该是受了风寒,我去给您热一些生姜水喝。”

    她虚弱的点了点头,她的身子滚烫。

    “要不就让总裁回来吧。”

    王妈见少奶奶非常痛苦的样子,于是对她说道。

    “不要让他回来了。”她连忙摆手制止。

    其实她本身对他就有看法,自己的身体不好,心情也不好,更怕他回来后影响到她本来就已经焦灼的心。

    在床上躺了整整一个上午,还是不见好,体内的温度没有下去几度。不知为何,以前身体并不是这样,可能是最近事情太多,免疫力下降了吧。

    她愁眉不展,在床上幽幽地看着窗外,也不能去上班,什么时候身体才能好过来呢?

    百无聊赖就到了正午,王妈炖了一些乌鸡汤拿来喂给她,让她补充些营养。

    可是口中无味,勉强也就喝了几口。

    心情有些烦躁,拿起身边的手机再联系一下韩大夫,刚刚拨通电话,房门嘭的一声被打开,秦楚毫无征兆的站在了房中间。

    他手里面掂着许多东西,有一些补品,以及水果。

    头上冒着汗珠。

    苏晓柔的手突然僵在了屏幕上,长大嘴巴,表情很怪!

    他回来了,只是中午很少时间回别墅啊!

    “你......”

    她生怕他看到不好,连忙去关手机。

    可是还没有来的关掉,那边居然传出了声音。

    苏晓柔的心里咯噔一下,坏了。

    “晓柔,是你吗,我是韩清逸。”

    听到韩清逸那熟悉的声音,她的心里异常激动。只是她不敢回答。

    “怎么不回答?”他冰冷的声音令周围温度很低。

    苏晓柔只觉得后背一阵寒气袭来,她差一点就倒在床上,强撑着让自己坐直,心虚的对上秦楚冷冽的目光。

    在办公室里面工作的时候,秦楚老是觉得右眼砰砰的直跳,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整整一个上午,他烦躁异常,不能够安心工作,于是下班后只好把工作放在一边,开着车就回来了。

    一路上隐隐约约总觉得苏晓柔会有什么事情。

    她病了,可气的是,生病居然还不忘韩大夫。

    愚蠢的女人,这不是给自己的男人头上带小绿帽吗!

    见她也是昏了头,他把手里的东西使劲向地下一放,塑料袋断了,苹果滚落了一地。

    狂躁的一脸怒气的走到她的跟前,恶狠狠的,简直像要吃掉她似的。

    一下子把她的手机夺过来摔到了地上。

    几万的手机瞬间被摔得粉碎,苏晓柔气的脸都憋青了,他怎么会这样?

    “说话。”

    他语气冷漠,俯视着这个顽固不化的女人。

    她不语,眼神疏离,好看的脸因为愤怒扭曲而变了形。

    他实在不能忍受她对他的态度。

    多日一来,积攒在内心的火气瞬间便迸发出来。

    他向前揪住她的头发,“你说话,他是不是和你有关系,今天要是不说话,我就会打死你。”

    她的头皮被拽得生痛,眼睛里面噙着泪珠,被他生生的揪下了床。

    摔倒了地下,嘴碰到了地板上,冒出了鲜血。

    自己的手机摔了,心情也坏到了极点。

    本身身体就虚弱无力而遭受了风寒,见秦楚又对她这样,不理解也就罢了,还动粗,气的差一点儿就昏过去。

    “难道我打一个电话也不可以吗?”

    她趴在地上,为自己争辩。

    “可以,以后天天让你打个够,这总可以了吧。”

    越想越气,他又伸出右脚朝她的小腹狠命踢去,瞬间鲜血沿着她的身下躺了出来。

    入目是刺眼的猩红,就像是一朵耀眼的罂粟花带着致命的魅惑。

    苏晓柔疼的躺在地上打滚,她可怜兮兮的样子,非但没有惹来他的同情,反而是变本加利的又是一脚。

    她一激动,身体一歪,便倒在了地板上。

    好像自己的身子瞬间被掏空了,留在大脑里的记忆都是秦楚对她的恶。

    秦楚回来是为了她,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主要是刚才太生她的气了,只是想教训她一下,让她长一点记性。

    毕竟,一个结了婚的女人,老是把另外的男人放在嘴边是很愚昧的。

    可是看到她痛苦的样子,也知道她不是诚心这样做。

    心里不是滋味,弄巧成拙把她害了!

    十几分钟后,市妇幼保健站的急诊室。

    当穿着白大褂的普通医生冷冰冰的拿着一张打印出来的纸放在了秦楚的手里面时。

    “你是怎么对待病人的,她流产了??”

    “流产了?”

    秦楚摸着头,头皮有些发麻,不敢置信。

    她怀了孩子,自己是她的丈夫,居然都不知道她怀孕了。

    想到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他狠狠地把自己的孩子葬送掉了,他的手上沾满了鲜血,就像是一个杀人犯。

    他懊恼的一拳便砸在了墙上。

    苏晓柔的身子动了一下,刚才躺在床上,即使医生的声音不大,她还是听到了。

    “我有孩子了?”

    她的脸色苍白,身体极度虚弱无力,声音微弱。

    “你流产了,注意休息。”

    医生脸上没有一点温度,说完,冷冷的走了出去。

    房间里面有一瞬间的安静,接着便传来了苏晓柔低低的哭泣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