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前女友再次驾到
    秦楚正在拿着笔认真的看着文件,突然手机叮铃铃的响了起来。

    是谁在半夜三更时候给他打电话?

    带着一丝好奇,他打开手机一看并不是来电显示,而是微信提示。

    微信里他的前女友安晓怡问他什么时候可以见一次面。

    她早已经听说他外面有人的事情,上次也确信了,她就不信了,她这个傲娇的发小就干不过一个灰姑娘。

    安:楚哥哥,在吗?”

    安晓怡刚刚喝了一些红酒,胸膛里好像有一团火焰,非要把她燃烧掉才会清醒。

    秦:“在,什么事情。”

    安:“我要去别墅找你。”

    秦:“不行,上次因为你,她流产了。”

    傍晚,秦楚楼下餐厅。

    苏晓柔起来觉得肚子有些饿了。

    在床上躺着身体恢复了一些知觉,她要去餐厅吃点东西。

    可是进入餐厅却看到了令她不能接受的一幕。

    安晓怡打扮的非常时尚坐在秦楚的身边,她穿了一件紫色的真丝手工绣花旗袍,一看就价值不菲。

    脚上穿了一双足足有十公分的高跟鞋。

    她对着正在吃晚餐的秦楚温婉一笑,那笑容都能把秦楚融化了似的。

    “吃饱了吗,楚哥哥?我来了你也不招待我,只知道低头吃晚餐。”

    女人就连声音也带着一种特殊的美。

    看到苏晓柔在看她,不但不介意,反而笑意更浓,面上分明带着一丝挑衅。

    “走吧,亲爱的,你说领着我去花园逛逛呢。”

    什么,她喊他亲爱的,两个人是什么关系!

    苏晓柔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只觉得瞬间一阵头晕目眩,差一点就栽在地下,眼眶中眼泪直打转,强忍中心中的悲愤。

    捂住胸口,她就是一只狐狸精,插在他们之间的小三!

    秦楚目光中带着温柔望着苏晓柔那愤恨的表情,其实她一个眼神就足以说明一切,她吃醋了。

    秦楚连忙说:“晓怡把东西落在了别墅里,马上就走。”

    安晓怡也换了一个模样看着秦楚,假装一脸无辜,她的表情分明是在掩饰自己刚才的样子。

    “楚哥哥,晓柔该不是生病了吧!”

    秦楚一句话没说,沉下脸直领着安晓怡走出了餐厅。

    背后是苏晓柔那双嫉恨的眼神。

    两个人亲密无间的样子,让她心里着实有些不舒服。

    虽然她不爱他,可是当初隐婚的时候明明写着不许和外面的女人有来往,现如今背信弃义的把旧情人领到别墅来刺激她了。

    这些事情萦绕在她的心头,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回到卧室,走到窗前想透一口气。

    却不了从这一个位置正好能看到他们的背影。

    秦楚领着那个风姿卓越的女人沿着别墅的走廊向南走去。

    南面是一个大大的花园,花园里的花开得正是清香时刻。

    两个人还真有闲情逸致去逛花园呢!

    “楚哥哥,快过来,你看这边还有只紫色的蝴蝶呢?”

    昏暗的灯光下,大晚上的是在捉蝴蝶是吧!

    透过窗子,依稀听到那个女人盈盈的对着秦楚发嗲的声音,苏晓柔气的小腹到胀痛。

    毕竟他和她已经契约结婚,好歹也要把她放在眼里吧!

    啪的一声把窗子关上,谁成想传来一阵清脆的响声,厚厚的玻璃摔碎掉到了地上。

    秦楚听到窗子发出猛烈的响声时,向这边望了一眼。

    冷漠的领着那个女人向前走去,根本不在乎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着玻璃破碎的掉了一地,她更加生气。

    走进了卧室的床边躺下,拿出手机不停的划拉着。

    只是大脑里还在想秦楚身边女人的事情。

    他们现在在干什么,还在逛花园捉蝴蝶吧,该不会捉着捉着就抱到一起了吧!

    生气的把手机扔在床上,可是下一刻便听到了窗子有动静的声音。

    她支起自己的耳朵望向窗子处,却发现有一双手摁在了窗子上。

    “是谁?”她大声的叫着,是不是鬼!

    说完便吓得从床上跳起来,想跑出去。

    “是我。”

    秦楚站在窗子跟前。

    “你怎么会在窗子前,这个时间,你鬼鬼祟祟在干什么?”

    他的行为在她眼里怪怪的,有些变态。

    她好奇的走过去,眼睛中简直要喷出火。

    “那个女人没在身边吗!”

    “走了。”

    他冷冷的说着,没看她的表情,非常认真的低下头看着眼前被女人打坏的玻璃。

    没有玻璃怎么睡觉呢,晚上温度低,要是感冒了呢?

    “没送她回去?这半夜三更的,要是被人给抢去,你不心疼吗?”

    她不依不饶的说着,那话语像带着刺似的,声音分明带着一股怒火,就算是傻子也能听出来。

    秦楚低着头,拿出一块新玻璃比划着高度。

    片刻,回了一句。

    “你管不着。”

    他的声音冷的没有一点温度。

    说完苏晓柔便听到了一阵噔噔的声音,他拿着小锤子在不停的敲着钉子,一颗一颗直到把玻璃按好才住手。

    踩着梯子走到楼房前面绿盈盈的草地上。

    看着完好如初的那块玻璃,苏晓柔的心里略过一丝震颤。

    毕竟秦楚还是在乎她,她受伤的心得到了些许温暖。

    秦楚把梯子放回了小屋,便走向她的卧室。

    他背着屋里的灯光,斜逆的站在门口望着她,“这回总满意了吧?不会再砸玻璃了吧?”

    “那个女人走了?”

    她答非所问。

    “和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她站起来一脸怒意的望向他。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

    “和我没关系,我们两个结婚了,怎么没关系,你今天要解释清楚,否则没完。”

    她气得肺都快炸了。

    想到那个女人和他暧昧的样子,她就觉得心里非常不甘。

    “说和你没关系就没关系,不许再问。”

    他就不喜欢女人发怒和掉眼泪。

    秦楚丢下几句,便冷冷地甩门走了出去。

    这个冷漠无情,腹黑的男人就这样自私到连一句安慰的话语都没有。

    两人在一起怎么过日子呢?

    苏晓柔气的的趴在床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只是觉得后悔到肠子都青了,就是因为她那个狠心的父亲生病非常严重,才出此下策。

    当初要是自己不签这种契约协议,也不至于到今天这个地步。

    自己都不知道哭了多久之后,背后一道声音响起,“她是我的发小,我们之间没什么。”

    “你既然有发小,为什么还和我隐婚呢?”

    她哭的比刚才还痛,小肩膀一颤一颤的。

    “我们很正常,而且她再也不会来别墅了。”

    闻言,她慢慢的停止了哭泣,转过身看着他。

    他有些心痛,上前扶住了她的肩膀,拿起桌子上的抽纸擦了擦红肿的眼睛。

    “要学会爱自己才乖,去洗澡,我已经给你放好洗澡水了。”

    他没有强迫她,她的身心麻木到极点。

    她恨他,恨他夺走了自己的一切,又那么不在乎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