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你喝醉了
    因为这一切,纪慕青和苏晓柔越走越远,从此他们人生再也不会有任何的交集。

    可是纪慕青的性格是自私又见不得别人比他好。

    自从见了她和秦楚在一起后,纪慕青的心理就变得有些扭曲。

    他不能够忍受苏晓柔生活所带来的那种优越感,这一切都令他心里产生了极大的不平衡。

    苏晓柔有的,注定他纪慕青也一定会有,那个男人所拥有的,注定纪慕青也一定会有......

    苏晓柔和韩清逸下了班后直接去了街边的酒店。

    他们觉得办公室人多嘴杂,毕竟刚刚经历了那场劫难,两个人的心情都不好,他们情绪都非常失落,心里一直有阴影。

    而苏晓柔在亲眼见证了安晓怡与秦楚地狱般的虐恋后,她不希望自己的男人被另外的一个女人紧紧地牢固着。

    这一切都令苏晓柔觉得窒息,出来散散心也能缓解一下忧虑的心情。

    两个人在一张黄色的餐桌前坐了下来,点了一些苏晓柔爱吃的东西。

    苏晓柔紧紧的盯着韩清逸的眼睛,只见他的右脸上有一道深深的疤痕。

    “韩哥哥,你因为我受了委屈。”

    苏晓柔眼眶变得潮湿,难过的落下了眼泪。

    她闷闷的端起身边的啤酒杯一饮而尽。

    “也不一定因为是你,可能是我得罪了那些病人吧,然后她们要报复我。”

    他无奈的笑了笑,只是一笑伤疤处便隐隐作痛。

    他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捅的他,苏晓柔面对一脸无辜的他没有说破整个事情,是想不要让他参与其中。

    韩清逸端着酒杯皱着眉头,猛地喝下去,酸酸涩涩的感觉袭遍全身。

    以前在她面前,他始终保持自己英雄的本色,可是经历了这事自己觉得有些狼狈。

    唉,人生谁知道会在哪一处跌倒呢?

    没有办法,生活就是这样,该接受的就要接受,该承担的也要承担。

    他忍住悲伤,给自己酒杯里倒满啤酒,也给苏晓柔倒满。

    然后端起,认真的看着苏晓柔,他作为一个男人,自己保护不了她,真是汗颜。

    “干杯!晓柔,让我们把原来的不痛快都忘记。”

    “干杯,韩哥哥。”

    两个同病相连的心灵紧紧的相系在一起,他们觉得此时此刻只有酒精才能够彻底的让紧张的心情放松下来。

    那场灾难在两个人的心里面都留下了阴影,也只有酒精能够解脱。

    他们坐在餐桌前喝了多少瓶啤酒不知道,直到喝到最后都酩酊大醉,趴在桌子上。

    一直到服务生说打烊了,他们才算了账牵起手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大门。

    街边一辆豪华的汽车一直跟在苏晓柔的身后,车上的男人表情变得非常冷漠。

    女人,随随便便和男人在外面喝酒,牵手,夜不归宿。

    “丁仑,给我盯紧一点。”

    他恶狠狠道。

    刚刚出差回来,身体非常疲乏,可是还要在街边跟着不懂事的她。

    秦楚生气背靠在车子的后座上闭上了眼睛。

    看她在外面能待多久,这个什么都不懂显的女人。

    过了大约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苏晓柔蹲在路边地下呕呕吐了起来,把喝的那些酒以及白天吃的那点东西全部都吐了个干净。

    “快,丁仑,你把少奶奶扶到车上,她顶不住了。”

    秦楚睁开眼睛,看到她呕吐的场面,也顾不得和她计较了。

    “那个韩......医生,还要不要一起......”

    本来就很难看的脸瞬间变得和地狱的阎王似的。

    “不要?。”

    秦楚摸着受伤的心要紧牙关,拼命吐出几个字。

    丁仑下车不顾韩清逸的反应直接把少奶奶抱起,几步跑到车前。

    秦楚早就在车里做好了伸出双手拥抱的样子,见丁仑抱着她。

    面色一沉,吓得丁仑差一点就哭出来。

    “总裁,我。”

    “什么我,还不把少奶奶放下,少奶奶也是你抱的吗?”

    “我要不把她抱起来,她到现在为止也醒不了哇!怎么上车?”

    丁仑连忙把醉的迷迷糊糊的苏晓柔放在总裁怀中,她身上污渍一片,非常狼狈。

    秦楚伸出右腿只轻轻一踹便把丁仑踹出很远,丁仑连滚带爬,吓得大气不敢喘,跌跌撞撞的又跑到前面的主驾驶的位置上。

    秦楚皱着眉头拿过车里的纸巾,修长的手指轻抚到嘴角,小心翼翼的把污渍处擦干净。

    他身上的呕吐物留下来的味道非常难闻,衣服上弄得也是满满的。

    忍住这一切难闻的味道,他耐着性子继续擦拭,把她凌乱的秀发向两边捋了捋,她的表情看起来非常难受,眉头紧蹙,低声轻吟。

    他有些疼惜的抱紧了她。

    一会儿,那包纸巾便全部用完,车上弄得到处都是。

    丁仑坐在前面,悄悄的注视着后面,总裁也挺像老公的吗!

    街边醉意熏熏的韩清逸蹲在地上,他的意识有些模糊,自己醉了,晓柔也醉了。

    看着苏晓柔被人接走,他的心变得非常凉,刚才是谁?只是恨自己,醉的连苏晓柔都保护不了。

    伸手拦了一个出租车,司机见他喝成这样,连忙好心从车上下来把他扶进车里载着他转了一个弯走去。

    豪华的车里。

    秦楚抚摸着她的身,真丝裙角落在他的大腿处,露出她迷人性感的**。

    他的心不由得一阵荡漾。

    小女人,喝的走光了,也不注意自己的形象了。

    她娇弱的蜷缩在他的宽厚温暖的怀中,嘴巴却毫无知觉的贴到了他的隐秘处。

    心再次荡漾,这是在车里,女人,不要,守着丁仑,不能让他做出什么不好的举动吧!

    女人口中呢喃道:“韩哥哥,喝。”

    一句韩哥哥把他刚刚提地起来的兴奋打击到十万八千里以外。

    还喝呢,一提韩医生便觉得全身气血没好气的向上涌。

    他沉住气,屏住呼吸,皱着眉头。

    “你的韩哥哥已经回家了,不要再喝了。”

    “不要嘛,我要喝。”

    说完便要从他的身上坐起来。

    可是秦楚紧紧的抱着她,一会儿醉意朦胧的她居然起来骑在了他的身上,

    “奥,这是什么!”她梦语,小巧精致的唇慢慢的又向他好看白皙的脸颊摩挲去。

    她靠近便吻上了秦楚,她身上霏糜的气息扑面而来,她这是把他当成谁了。

    “秦楚,我爱你。”

    什么,没听错吧!一瞬间他简直激动到发狂。

    苏晓柔,居然说喜欢他,刚刚不是说韩哥哥吗,这一会儿又改口了。

    由于酒精的麻醉,苏晓柔吐了几个字便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秦楚搂紧了她,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只是想到那个可恨的韩清逸,他紧咬牙关,一丝血腥袭满口腔。

    他蹙着眉头,恶狠狠的对丁仑说道。

    “马上回别墅,少奶奶睡着了。”

    丁仑见总裁语气比刚才好多了,连忙哎的一声加速了马力向别墅冲去。

    赶到清冷的别墅,秦楚直接抱着她下了车,跑去了卧室。

    丁仑在背后看着,摇了摇头。

    妈呀,总裁这速度快的都赶上一个快跑的运动员了。

    没治了!

    说完伸出脚想踢路边的石子,没想到一下子把鞋甩出了很远。

    妈蛋的,他着急的骂了一声,光着脚去拾那只鞋子。

    秦氏别墅豪华的卧房。

    秦楚把苏晓柔直接放在了床上,生怕光线刺激到苏晓柔的眼睛,他只开了床边的节能灯。

    苏晓柔半躺着,眼睛微闭,她确实喝的足够多,不行,要给她醒醒酒,她的身体实在是有些糟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