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不确定
    “好吧,我答应你。”

    接下来她着急的说道。

    “安院长也说了,如果我在规定的时间内拿回不来的话,直接把我开除。”

    “开除,谁敢开除总裁夫人,给她几个胆量她也不敢。”声音提高了几倍,他向前便把她抱在了怀里。

    “没关系的,我的夫人,三个小时呢,不到两个小时飞机就能回来了,这个你不用担心。”

    “谁是你的夫人啊,我们就是契约结婚,你不是有未婚妻吗?”

    “休了,早就休了。”

    “上次不是还在吗,以后她不会再来了,关键是来了我也不认啊。”

    苏晓柔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飘进空气中,进入秦楚的鼻孔里,好香啊!她的身体非常柔软,令他一时难以自持。

    强有力的一把把她拦腰抱着便去了书房。

    书房里,秦楚把苏晓柔放在自己休息的床上,把她吃干抹净后,高兴的躺在床上。

    苏晓柔浑身则像散了架似的,揉着自己有些酸痛的小蛮腰,一脸的苦相。

    当飞机的响声轰隆隆的响彻在上空时,苏晓柔的心放松了下来,不出半个小时,那个药物就能拿回来了,老人有救了,自己也有救了。

    药物在一个小时之内被拿了回来。

    苏晓柔走进办公室,手里拿着药物,望向安若素。

    安若素定定地望着她,“苏晓柔你有本事啊,居然把总裁都能指使的动,总裁专门又为你开了一趟绿灯,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和总裁什么关系,我们就是上下级的关系,难道救死扶伤的事情他看着眼睁睁的不去管吗?”

    苏晓柔口齿伶俐的说着,那态度让安若素感觉心里非常不舒服。

    这个女人连话都不会说,一点儿态度都没有。

    安若素生气的看了一眼倔强的苏晓柔,便冷冷的走了出去。

    早晚有一天她会在这方面吃亏。

    下了班苏晓柔看着秦楚和安若素走在一起,她想和他打个招呼,毕竟他又救了她一次,面上略过一丝笑意。

    “回家,总裁。”

    秦楚望着她,笑了笑,两个人都有些心照不宣。

    这表情又被安若素逮住了,她认为苏晓柔是在不失时机的向总裁抛媚眼。

    她狠狠的白了苏晓柔一眼,总裁的魂恐怕就是这样被夺走的吧!

    充其量苏晓柔就是一个一般的职员,要不是她经常使劲手段的勾搭他,他怎么会让她用飞机呢?

    以后一定要想办法把她弄出医务部一,办公室的男同事都快被她勾搭完了。

    安若素心事重重走进了电梯,一看到苏晓柔她就闹心,秦楚跟在后面也进了电梯。

    苏晓柔心情复杂低着头也跟了进去。

    她觉得此时此刻自己就像是个第三者似的,夹在两个人中间非常尴尬。

    这种局面,其实也不只是一次两次了,她和秦楚之间差了很多级别,平时在集团自己都没有机会和他说话。

    电梯一打开,她狼狈的像疯了似的冲了出去。

    她不想插在两个人之间,搞得关系非常紧张似的。

    逃也似的终于逃出了两个人的视线,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等到她开着车回到别墅时秦楚还没回来。

    他和安若素到底在后面干什么呢!

    她不知道,只知道安若素粘着他,就像是他的情人那种感觉。

    苏晓柔不在意是假的,她在意可是也没有办法。

    毕竟集团里谁知道两个人是这种关系呢?

    要是知道的话给她几个胆子她也不敢这样啊!

    秦楚回到别墅,苏晓柔早已经坐在了餐桌前等着他吃晚餐。

    她低着头,手里拿着手机不停的划拉着。

    和她的同学兼闺蜜莫欣怡有一句无一句的闲聊着。

    秦楚走进来看着她一直在低着头忙碌,便直接坐在了她的跟前。

    苏晓柔兴师问罪的说了一句。

    “到现在才回来,和安院长在后面聊什么呢?”语气显然不是很好。

    “?还不是聊你下午做的那件错事嘛!”

    被他这么一说,她的脸蹭的一下红了,很不好意思,脑子一热。

    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是这样啊,那件事情不是解决了吗?”

    “解决了,病人的病又犯了!”

    “又犯了?”

    苏晓柔紧张的把手机一下子弄到了地上。

    真麻烦,这回秦楚还不和安若素联合起来对付她!

    她觉得自己天天在他们眼皮底下碍事,不知道他们有多恨她呢!

    她的手愣着,也不知道去拾手机。

    秦楚见她一时发呆,知道又是因为这件事情。

    语气缓了一下。

    “不过没关系,好在救治了一会儿就过来了,有些事情真不让人省心。”

    秦楚从地上拾起手机狠狠的说道。

    苏晓柔觉得这句话显然是冲着她来的,心里一阵委屈,眼泪又流了下来。

    “不要哭,又不是说你,心眼小的就像是针鼻。”

    “谁针鼻了,秦楚,你欺负人。”

    “苏晓柔,说你两句,你还蹬鼻子上脸了呢。今天这件事情是不是因为你,为了你又花了10万,你以为我的钱就是在地上拣的吗,昨天刚刚要了几十万,你就是一个败家的女人,我怎么摊上你这样的人了呢!”

    “秦楚,你不要再说了,这些钱还你还不行么?”

    她有些生气,激动的站起来。

    “凭你,你父亲欠了几千万,这一辈子你能挣这么多钱吗?你还不就是一个给我打工的!”

    说的苏晓柔哑口无言,眼泪在眼眶中不断的向外流。

    她不知道今天这件事情该怎么收场。

    “是我该倒霉,好了吧?”

    说完便拿着自己的手机哭泣着跑向楼下。

    餐厅里秦楚气到肝疼,晚餐王妈做得虽然非常好吃。

    可是秦楚一口都没有吃下,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苏晓柔跑到卧室嘭的打开房门,并在里面上了锁,她擦着眼泪跑向床边,躺下。

    一会儿枕头便湿了,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

    哭了一阵子苏晓柔觉得自己活得非常窝囊,把床上的抱枕扔到了地上还不解气,她不知道该如何释放内心焦虑的情绪。

    烦躁的望向窗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