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这生活过的太压抑
    自从隐婚以来,她觉得自己就像活在一个非常不真实的世界里似的。

    每天戴着面具生活,很压抑。

    她恨不得把面具撕开,她要呼吸,一个女人,没有真正的爱情滋养,其实是很悲哀的。

    在单位和秦楚经常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虽然天天有肌肤之亲,可是却还要表现出像是陌生人似的。

    更要保持上级与下级的关系,不能有好感,不能越雷池半步,她觉得自己为了这一切真的是好累啊!

    并且她还要无时无刻不得不面对他与其他女人随时搞暧昧的情况。

    更可气的是,即使他与其他女人搞暧昧,也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能有一点感觉。

    这种日子她觉得过的非常痛苦,即使给她金山银山她也不想要这种没有感情的生活。

    正在她愁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时,放在床上的手机滴滴的转动起来。

    是谁啊,她根本就不想接,就这样任它嘀嘀的响着。

    手机一直在响,响了足足有三分钟。

    还在响,讨厌,是谁啊,影响她休息。

    又响了一分钟,无奈的拿过来一看,是韩清逸发来的微信。

    心中掠过一丝歉意,原来是韩医生啊!

    要知道是他,说什么也不会介意的。

    只是都8点多了,韩医生发微信有什么事情吗?

    她划开屏幕,发了几个字给韩医生,苏:“在。你找我有事情。”

    韩:“我刚刚吃完晚饭,聊几句。”

    他发了一个笑脸儿。

    苏:“聊几句,好啊,我现在正好有空呢!”

    苏晓柔压抑的心情无处释放,韩哥哥又是很善解人意的人,她非常乐意。

    此时韩哥哥关切的话语就像是一股清凉的风,让苏晓柔焦灼的心变得不再烦躁。

    也让她看到了一丝希望,

    韩:“怎么不出去锻炼身体呢?晚上有很多人都去市广场去跳舞啊,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去参加活动呢。”

    苏:“我没有这种习惯,我比较懒惰。”

    躺在自己的蚕丝窝里,她都感觉到自己的脸有多烫,要拿冰块冰的主啊。

    苏:“你怎么不去呢,韩医生,你家距离广场又近。”

    韩:“我的别墅是离得很近,可是我不大喜欢舞蹈,我在家里面练习书法,或者听蒋勋老师讲红楼梦。”

    苏:“什么,写毛笔字嘛,那也是我的最爱。”

    小的时候因为字写的不好,有一次小学老师罚苏晓柔写了一本的字帖,从那个时候她爱上了写字,而且一发不可收拾,现在自己又喜欢上了毛笔字。

    她非常相信缘分两个字,没有想到韩医生和她的爱好,竟然如此相同。

    苏晓柔是个很有追求的女生,从小对自己要求就很严格,而且喜欢写诗歌,读小说,也喜欢在手机里面听蒋勋老师讲《红楼梦》。

    红楼梦要读上几遍才能有感觉呢,毕竟是四大名著,老祖宗留下的东西确实是如同珍宝般。

    《红楼梦》被他一讲,她觉的非常美,不光是文字美,意境也很美,她好像是开悟了。

    韩医生没有想苏晓柔非常喜欢这样的一些东西。

    他觉得这个女孩儿真的就像是仙女般美丽,带着自身具来的那种淡淡的优雅,淡淡的哀愁,其实,她非常像林黛玉。

    苏晓柔渐渐的找到了知音,她觉得韩哥哥的几句话便令她从悲痛中走了出来。

    她的情绪又变得和以前一样好了。

    两个人正在聊的忘乎所以的时候,突然房门响了。

    苏晓柔没有在意,脑子里只是一瞬间想了一下,她一时沉浸在与韩医生的聊天境界种不能自拔。

    皱起眉头。

    反正自己把门锁上了,秦楚也不可能进来。

    打算继续聊两句,秦楚突然降临到房间,他脸上阴云密布,好像随时雨就会下来,甚至还夹杂着闪电冰雹吧。

    她抬起头,非常惊讶的望着他,刚才她一直在忙着发微信,没有在意。

    没有看到他是怎么进来的!

    “你是有特异功能吗?是从外面穿越过来的吗?”

    “我是穿越过来的。”

    见他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跟前,她也不能不在乎他的感受吧。

    连忙把手机放在身后。

    “藏手机干什么呀?和谁聊天呢?看聊的兴奋的样子,脸都成红布了,不用隐藏,又没有做什么错事儿隐藏什么。”

    他冷冷的说道,语气中没有一丝温度。

    “我没有觉得脸非常红,到是你做了错事,脸才会红呢!”

    她有些生气没有再看他一眼,躺在床上把脸扭向一边。

    什么也不说了,反正刚才她已经和韩哥哥聊了不少的时间,心情也好了许多。

    小手抓着床单,嘴巴紧闭着。

    “你能和安若素天天在一起眉来眼去的,我就不能和韩哥哥说几句知心话吗?”

    “别再哥哥,哥哥得了,你没有觉得腻歪吗!”他恶狠狠的盯着她。

    从今天开始,她要反抗,不再做那个文文弱弱的女人,要做一个有个性,有自己生活的女人。

    毕竟生活本来就是多姿多彩的,何况在他身上又得不到想要的温暖,为什么非得在他这一棵树上吊死呢?

    “别再床上躺着了,帮我个忙?”

    “我没有心情。”

    “我手里面有许多文件要整理,你帮我读,我有些累了。”

    “我不可能天天伺候你,我也有些累了。”

    她躺在床上继续赌气,却没有想到秦楚走过去,一把把她从床上拎小鸡似的拎起来。

    她被举在半空中,她反抗着,“你放我下来。”

    她大声地嚷嚷着,“你这个腹黑之人,不要。”

    见她不答应,他气的又把她摔在了床上。

    “秦楚,你欺负弱小,你剥夺别人的权利?”

    苏晓柔摸着自己被碰的很疼的头,一脸的委屈。

    “我剥夺你什么权利了,其实说白了你还不是我花钱买过来的。”

    他话锋一转。

    “你在说什么,秦楚?”

    小女人咬着牙,不容忍他这样说。

    摆明了秦楚这是要让她努力完成那些超额的工作量。

    “因为你父亲在我这儿拿走了好几千万,所以我要让你来替我工作,还这几千万。”

    他话语一出,气炸了苏晓柔脆弱的,不堪一击的心。

    眼睛红成了兔子,嘴巴歪到了天上,肚子憋屈到很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