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跳湖被他救起
    霞光里,妈妈伸出双臂对着她,她像个长着翅膀的快乐的天使,微笑着向妈妈飞去。

    温纯良寻着声音望去,湖水里传来了女人的求救声,“救我。”盈盈弱弱的。

    只是声音好熟悉啊,他的心脏不由的跳的快了一些,一丝异样的情绪袭来。

    他觉得冥冥中被水中的人所牵引着,

    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连忙跳下去。

    幸好他曾经在游泳比赛中得过游泳冠军,对于水下的情况他很有经验。

    慢慢的靠向那一抹白色的瘦小的身影。

    湖水很深,因为是秋季,所以水温依然有了一丝凉意。

    略微冷静了一下,两分钟后,他游到身影的身边。

    只见她紧闭着双眼,嘴唇有些发紫。

    他抱过她,在耳边说道,“坚持住。”

    带着许多疑问,慢慢向岸边游去。

    她为什么跳到水里呢?

    带着她游上岸,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稍显肿胀的脸,只是这张脸有些熟悉,自己在哪里见过!

    突然,他愣住了,是她,他刚刚救过的女孩。

    就在眼前,她需要吸氧。

    他要救她,不能让她死掉。

    他激动的把她的头放平,对着她的嘴巴吹气。

    吹了一会之后又开始胸部按摩。

    一下,两下,快点醒来,心里暗暗地为她加劲。

    “女人,你不可以死掉,不可以的。”

    好大一会子,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的女人突然咳嗽了一下,口中吐出了许多水。

    她慢慢的睁开了肿胀的眼睛,看向四周,一片绿油油的草地映入她的眼眸。

    一张好看的脸几乎就贴在了自己的脸上,刚想说话,突然一阵眩晕,她又晕了过去。

    苏晓柔醒来已经是晚上。

    当她看到自己躺在一个豪华的紫色的大床上时,身子上面盖的是白色的丝绸质地的被子时,她拼命的回想白天发生的一切。

    可是脑子就像是浆糊,她皱着眉头,冥思苦想,终于想起自己因为生秦楚的气跳进了环城湖,现在应该是被陌生人救上来了。

    “你醒了?”一道有力的男性磁性声音进入她的耳廓。

    她觉得很熟悉,抬眸望去,原来是他。

    温纯良,上次苏晓丽害她撞车,他曾经救过她。

    这么巧啊,他们居然会再次相见,又是以这样的一种方式。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居家休闲服,手里端着一杯白开水,轻轻地放在了她的手心。

    说道:“喝口水吧,苏晓柔,你刚刚醒来,气色比较差,我白天在湖旁边看风景,没想到却看到你跳进了湖里,湖里面有什么吸引你的东西。”

    他幽幽地望着她,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那一双会说话的丹凤眼好像能看透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她面上抹过一丝不自然。

    “是不是生活有压力才会造成你今天的情况。”贴心的话语再次响起。

    被他这么一说苏晓柔的脸变得有些羞红。

    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只是低着头,端着水。

    “其实我个人感情出现了问题,不怕你笑话我。”

    终于鼓起勇气敞开心扉。

    “那也不能跳到湖水里面,你知道那个湖有多深吗?要不是我在身边,你会没命的。”

    “其实死掉也挺好,毕竟没有什么忧愁了,可以一了百了,还不如就让我去死。”

    “不要说傻话了,人的生命如此宝贵,要不要吃一个苹果,无论出现任何情况,我们也不要拿生命开玩笑。”

    他淡定一笑,目光坚毅。

    起身去削苹果,她坐在床上,若有所思。

    削完苹果,递到她的小手中。

    靠在桌子的棱上,定定的看着眼前这个温柔似水,水灵灵的女孩儿。

    她真的好美,在月光如水的夜晚,更是让人着迷。

    不知为何,每次见到她都会有心动的感觉,他觉得这个女孩儿好不一般!

    他站了一会儿又走向门边。

    他去干什么!她望着他的背影,标准的身材,男人中的典范。

    他好帅,甚至不逊于恶魔,想到腹黑的恶魔,她就特别生气。

    好啊,这次秦楚该高兴了,以后就让他喜欢谁就和谁在一起吧!

    她也不用再操闲心了。

    温纯良对着在门口等候的保姆说道。

    “马上给这位小姐洗一个:“是。”

    她走进来,然后望着正在床上躺着的苏晓柔,微笑说道:“苏小姐请起来。”

    苏晓柔在她的指引下下了床,去了浴室洗澡。

    房间内氤氲着雾气腾腾的水汽。

    白色豪华大理石的浴缸里,苏晓柔躺在蓝色的水中,这种水是消毒水,专门对皮肤杀菌消毒用的。

    她静静的躺在水中,觉得好久都没有这么放松过了。

    秦楚好像离她的世界越来越远了。

    看着醉酒后的苏晓柔,脸色发出了不正常的红晕,她的气质非常好,是温纯良喜欢的类型。

    “晓柔,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可好。”

    “做你女朋友,不要痴心妄想,我有男人。”

    她大着舌头。

    酒精深深的刺激了她,她说完那句话后便趴在了桌子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豪华的秦氏别墅卧房。

    秦楚点着一颗香烟,坐在卧室的书桌前。

    他望着房间里面冷冷的一切,家具都是冰凉的,没有一点儿生气。

    从下了班回来就没有出卧室一步,王妈过来喊他吃饭,他没去,吃不下,苏晓柔一会儿不来,他就心烦意乱。

    女人走了整整一天的时间,不知道去了哪儿,就算他本事再大,可是在蓉城也查不到她的任何踪迹,她就像是从地球上蒸发了似的。

    他隐隐约约的有一丝不安。

    难道是轻生了,不大可能。

    苏晓柔生性倔强,或许是和他赌气躲了起来。

    可是究竟躲到哪儿了呢?

    到现在为止丁仑还没有一点消息。

    他猛地吸了一口烟,房间内烟雾缭绕,他铁青着脸,拿起手机,嘴里骂着,打通了丁仑的电话。

    “就是找遍全世界也要找到她的消息,否则拿你的人头回来见我。”

    “总裁,人头就不要了吧,我找到她就是了。”

    小心翼翼挂断电话,丁仑才敢深呼吸一下,“哎,总裁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到哪儿去找她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