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秦温之战
    一丝困惑显露在脸上,七姑淡淡的说道。

    “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想打开,就需要找到你要找的那个人,

    施主明白了吗?”

    苏晓柔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走出寺院已经很久了,苏晓柔还能够感受到七姑那眼神中所带的执念.。

    她不简单,不像是一般的僧人。

    她出家应该有很多年头了。

    温纯良边走边给苏晓柔讲他七姑的事情。

    七姑是他的亲姑姑,没几岁便出家做了尼姑。

    家人说她出生的时候脖子就戴着一串奇异佛珠,她和佛家有不解之源。

    她是为寺院而生,为超度众生而来。

    苏晓柔觉得七姑非常有意思,她的话语虽然不多,但是每句话甚至每个字都带着深刻的含义。

    短短的谈话但对苏晓柔影响却很大。

    佛家人七姑让她悟透了生活的哲理,解铃还须系铃人。

    望着幽静的寺院,苏晓柔心里竟产生出丝丝不舍。

    可是走出寺庙苏晓柔便遇到了她终生再也不想见到的那个坏男人。

    他站在风中,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戴着墨镜。

    身边是同样穿着一身黑衣的丁仑。

    “少奶奶,走吧,终于把你找到了,少爷可担心死了。”

    怎么会是他?苏晓柔看到秦楚,转头便想跑。

    可是瞬间便被他像老鹰捉小鸡似的一把提起来,悬在半空。

    他目光冷冽,透着寒光,让人不寒而栗。

    “你是谁,把她放下?”

    温纯良见苏晓柔被黑衣男人控制住,以为碰到了打劫的,连忙上前制止。

    想从那个坏男人手里把苏晓柔夺过来。被揪在半空的苏晓柔冲着他大声的说道:“不要管了,温纯良,这是我的男人。”

    “你的男人,他怎么会对你这样,晓柔。抓紧时间把她放下来。”温纯良不依不饶。

    秦楚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他就是昨天晚上和苏晓柔在一起一夜的男人。

    幸亏昨天丁仑派人盯的紧,要不然都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

    “你是他的什么人?”

    “这是我的家事,你不要管。”

    “”今天就管定了!”温纯良有些激动。

    这就是苏晓柔口中说的那个男人。

    没有想到光天化日之下,这个年代了居然还有人这样做对不住自己女人的事情。

    作为一个外人的确实有些看不惯。

    “你把她放下来,有什么事情再说。”

    “我再说最后一遍,你退后,马上走人,我们之间的事情不会让外人去掺手的。”

    秦楚对他下了最后的通牒,他的目光变得越来越凶狠,他不想眼前的这个多事的男人影响他的心情。

    温纯良向前想把苏晓柔夺过来,可是她却被秦楚紧紧的攥在手中。

    温纯良没有办法,看着苏晓柔吓得如惊弓之鸟的表情,他狠命的踹向了秦楚那双手罪恶之手。

    丁仑一看少奶奶想吃亏,于是连忙把她从少爷手中夺过去。

    一瞬间一场夺妻之战在秦楚和温纯良之间展开。

    秦楚的手被温纯良狠狠地踢了一下。

    秦楚不甘示弱,一个扫荡腿对着温纯良的胸便踹了过去。

    温纯良一个咧却,差一点儿就摔倒在地上。他的嘴角渗出了血丝。

    秦楚见状冲着丁仑使了一个颜色,三个人急匆匆地消失在寺院之外。

    温纯良伸进口袋,掏出他白色的手绢。

    然后擦了擦渗血的嘴巴,定定的站在风中,望了很远很远,直到他们的背影再也看不到,他才落寞的走进了寺院。

    七姑望着火气旺盛的温纯良?,双手合一。

    “施主,南无阿弥陀佛,有因必有果,有果既有因,一切随缘。”

    温纯良久久无语。

    既然有因必有果,他一定要把她夺回来。

    豪华的秦氏别墅的客厅里灯火辉煌。

    今晚是秦楚面对苏晓柔的一次正式面谈的时间。

    他们两个人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一个人在这头,另一个人在那一头。

    苏晓柔紧绷着脸,不自然的,一句话也不说。

    最后是秦楚先打破了僵局,声音似冰,没有一点温度。

    “到现在为止你还不反省?”

    “我反省什么?我做错了什么?”她白着眼,咬牙切齿。

    “女人,耍嘴皮子吗,你和野男人在外面鬼混,难道这不是错吗?”

    “是我跳了湖,他把我救了起来,仅此而已,我们之间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倒是你难道不该反省吗,你胡说八道,乱猜疑。”

    她反击他,眼中带着讥笑。

    虽然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温度让她有些不寒而栗,但是她不再怕他。

    从兜里拿出一颗烟,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

    他最好是在反省内心的愧疚,像他这种冷漠到极致的男人?不该认真检讨一下自己的行为吗?

    突然秦楚站了起来,走到桌边,拿出一张a4纸和一支黑色中性笔放在了飞苏晓柔面前。

    狠狠的说道:“写一个保证书,保证自此不准再向外逃。”

    她白了他一眼。“我写保证书。我们两个早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签了有什么用?”

    “我们是婚内夫妻,这是法定的事实,你无法逃避。”

    “其实我们两个人的心早就分离了,即使有那张婚姻保证书又能保证什么呢?你还不是照样再外面有女人。”

    苏晓柔对于安晓怡终无法释怀,对眼前的这个腹黑冷漠之人,她是更是无法忘记他对她所犯下的错误,以及所带来的无尽的伤痛。

    见苏晓柔不写,秦楚上前一下子攥紧了她柔弱细嫩的胳膊。

    一个力道过来攥紧了她的脖子,她一时无法呼”吸,大口喘着气。

    “秦楚,请你放开我,不要对我这样。

    自己快要窒息死过去的时候,秦楚突然松开了紧攥她的脖子的手。

    狠狠地说道,“明天就去上班,如果再出现这样的情况,苏晓柔我对你不客气!”

    说完甩着脖子走了出去,一晚上没有回来。

    苏晓柔躺在床上整整一夜都没有睡着觉。

    他去了哪里,她不知道,只知道她拗不过他,明天早晨还要去上班。

    经历的这一切让头非常痛,苏晓柔起来没有吃早餐。

    直接开着车就去了集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