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准小姑子拆台
    苏晓柔八点准时上班刷卡,然后去办公室。

    办公室是她工作的地方,也是最让她烦恼的地方。

    本以为脱离了医务部,脱离了安若素那双犀利的眼睛,来到总裁办公室应该能够享受到最起码的阳光了。

    可是刚刚来到的那一天,迎接她的就是狂风骤雨。

    今天她小小的身躯还能够承受的住这样的打击吗?

    站在冰冷的走廊里不敢向前迈出一步,心惶恐不安,生怕走进去又变成冰天雪地。

    压抑着内心的紧张推开门。

    看到的却是一张充满温情的脸,这张脸几乎从来没有对她笑过。

    但是在陌生女人面前,他却毫不吝啬的展露出明媚和阳光。

    “秦燕,你不在别墅里跑到我的办公室来干什么?你不知道这是工作禁地吗,外人是不能随随便便进来的。”

    “哥哥,我想你了,你不回老宅,我怎么能够见到你呢?”

    看到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小姑子,苏晓柔一时左右为难。

    她正打算进,却不料小姑子的话瞬间便把她的心又打入到低谷。

    “哥哥,安姐姐不是一直是你的最爱吗,千万不要让她伤心,辜负了她!”

    秦燕的到来对苏晓柔来说更是一重打击,她简直是承受不了的惶恐。

    她是来做说客的,起初她还以为是来见她这个不曾谋面的嫂子呢!

    苏晓柔趁兄妹不注意,折身偷偷的走了出去,来到卫生间。

    站在卫生间的镜子面前,她为难的悄悄地流起眼泪。

    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到底该如何再翻牌,走到一个路口,是深渊万丈,走到另一个路口是万丈深渊,她究竟该何去何从。

    她躲在卫生间躲到什么时候才算为止呢?

    正黯然神伤的时候,安若素一脸悠闲的走了进来。

    望见苏晓柔笑眯眯地,其实像这种目光对于苏晓柔简直是一种奢侈。

    安若素违着心的假装讨好苏晓柔,其实心里甭提有多恨她了。

    “晓柔,你在卫生间里面干什么,流泪了?”

    看到苏晓柔眼圈儿非常红,她连忙捂住眼睛掩饰内心的喜悦。

    活该,苏晓柔,现在觉得痛了,这只是开始,像秦楚那样的总裁每天身后都是佳丽万千,他不会为了你一个苏晓柔而改变自己。

    “没什么,不小心刚才被蜂蜇了一下。”

    安若素假装面上掠过一丝诧异。

    “卫生间里面有蜂吗,在哪里?”

    头转了一圈也没有看到苏晓柔所说的蜂。

    苏晓柔,该不是因为办公室里的那个女人苦吧。

    像她这种扫把星,没什么好命。

    一丝狠厉闪过之后,她假装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

    “晓柔,别担心了,看来看去也没有看到那只可恶的峰啊,估计它是跑了吧。”

    正说着,突然一只黄蜂真的就嗡嗡地飞了过来。

    冲着安若素的嘴巴就蛰了过去,安若素吓了一跳。

    拿起手掌,忽的一下就扇到了苏晓柔的身边。

    可是那只蜜蜂围着苏晓柔的脸转了两圈儿,也没有行动。

    安若素的眼睛都绿了,这个黄蜂真的不认人,难道不知道我是院长吗?

    她就是一个普通的总裁助理呀!

    她生气的捂着脸,快速走出了卫生间。

    这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

    背后是苏晓柔莫名其妙的眼神,她不知道为什么安若素会生这么大的气。

    就为了一个黄蜂,至于气成这样嘛!

    苏晓柔手里拿着纸巾擦着眼泪,突然她的电话响了起来。

    拿过来一看,是秦楚打来的,她轻皱眉头,接通电话。

    “你在哪儿?抓紧过来,否则我会扣你奖金。”

    傲娇且腹黑的声音带着冰山的温度,在她耳畔响起时,她差一点就把手机甩出去。

    可恶的人,可恶的电话。

    只是嘴上却说:“好的,我很快就到。”

    悠悠地挂断了电话,她想她的小姑子已经走了吧,否则他不可能让她去办公室。

    诺诺的进入办公室,果然如她想象的那样。

    房间里面只有秦楚一个人。

    他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地面非常干净,干净得让苏晓柔感觉有有些窒息。

    空气里面带着逼仄的压抑,让她一时喘不过气来。

    看了他一眼,有些心虚,但是也没有表现出和他和解的样子。

    直接坐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

    她的桌子的右边放着一大摞的文件,足足有一丈多高,看来这是他为她准备的呀!

    好啊,一天时间没来,就把她的工作量提高到了三倍

    她觉得有些接受不了,毕竟她的工作也是有时间限制的,她不是一个机器,是一个人。

    看了看文件,她对秦楚说道:“是的,因为你昨天一天没来,工作量提高到两倍。”

    “两倍,这是两倍吗?”她开始反抗起来,“这是好几倍呀!你这人也太狠心了吧。”

    “不狠心怎么能让你改正错误呢?”

    秦楚提高了嗓音,他望着眼前的女人,“你以为你是谁,不遵从集团的制度,你和别人是一样的待遇。”

    她好看的眼睛红了,就像个小兔子。

    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从哪一个文件开始呢?她犯了难。

    心里一时觉得有些承受不了,脾气瞬间就爆发了,把手里刚拿起来的笔唰的摔在了桌子上,“我不干,我真的干不了。”

    她有些犯头疼病,不是她偷懒,而是工作量太多了。

    胸脯一起一伏,隔着她的衣服秦楚分明能感受到她的心脏跳跃的有多快。

    “工作干不了是吧,昨天玩了整整的一天,你知道你耽误了公司多少效益吗,奖金要全部扣完,工资要扣除一半,主要是你能不能改掉这个毛病,个人感情和集团的工作是两码事儿,不能在上班期间平白无故的说走就走。”

    “哦,我错了行吧,秦楚。从此,我再也不会这样,奖金你随便扣完,工资你也随便扣完,但是我的工作,你要恢复到我的工作量,我才开始。否则,我接受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