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做事情要聪明
    看着眼前的苏晓柔,说话挺干脆,大脑根本就不经过思考,她就像是一个大头娃娃。

    他要让她知道自己错了,以后不会再犯。

    他拿出一张a4纸,一张中性笔在上面写到。

    “鉴于苏晓柔同志在上班期间无缘无故旷工,给集团造成巨大损失,如若再有下次,绝不姑息,希望本人引以为戒。”

    写完放在了苏晓柔的桌前。

    看着白纸黑字,她马上就皱起了眉头,同时也戴上了紧箍咒。

    “签上吧。”

    他冷冷的声音仍旧让人感觉不到任何的一点儿温度。

    这个大地主,这个大奴隶主,只知道剥削别人?

    天天签签签,不讲一点儿私人感情。

    对于这样的人,这样的制度她够了。

    碍于他的威严,苏晓柔狠狠心在上面又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签上字之后就不要想三想四了,马上开始工作,完成你今天能够完成的。”

    说完他站起来,冷冷的走到饮水机前接了一杯水,放在了她的桌子上。

    小样还给我水呢?是向我求和吗?我不会喝你倒得水,我自己不会倒吗?

    她傲娇的根本就没有看他一眼,甚至根本就没有看杯子一眼。

    低下头忙碌起来。

    像这些工作对她来说也是非常容易的。

    毕竟,都是她的范畴之内。

    上大学的时候,她的成绩很好,在学校里是学霸,所有的汇总材料输入文字事情都不在话下。

    干脆利索地戴上了套袖,打开电脑就专心的工作起来。

    秦楚在旁边忙碌地整理自己的文件,没有再和她说一句话。

    直到丁仑进来噌的一下把房门打开,才打破了房内的平静。

    他衣服上都是泥巴,嘴巴上,脸上也都是泥巴,脏兮兮的让人感觉特别恶心。

    “怎么回事儿啊?”秦楚一看到他,就来了气。

    “这是上班的样子吗,不穿的干干净净的就进办公室,回去换身得体的衣服。”

    “不是这样的,总......裁。外面在下雨,雨很大,我去拿东西路上堵车一着急就摔了一个,所以弄得很脏。阿嚏。”

    话未说完一个喷嚏,苏晓柔的文件抖了抖。“不好意思,少奶奶。”

    苏晓柔抬起头望着丁仑,直觉的一股寒气袭来。

    窗子半敞着,外面确实在下雨,寒风吹进来,有些冷。

    怪不得丁仑受不了,天气是冷了,一场秋雨一场寒。

    看着身上自己只穿了一件毛衣,风透过薄薄的衣服让她不禁也打了一个寒颤。

    “丁仑,你身上弄脏了,快点,别感冒了,我给你擦一下。”

    柔柔的说完站起来走到里面拿了一块干净的毛巾,对着他的上身领口处就擦了起来。

    秦楚坐在座位上,看着大头女人热心的样子,脾气瞬间爆发了。

    “让他自己擦不行吗?还用得着你伺候吗?你,苏晓柔,赶紧的,把毛巾扔给他。”

    看到总裁有些生气,丁仑脸色都变了颜色。

    恨不得马上就找个地方钻进去,否则,今天自己又有好果子吃了。

    他连忙拿过毛巾,恭敬的低下头。

    “没关系的,少奶奶,我自己擦就行。”

    刚拿起毛巾,下一刻便听到了一声非常有力道的声音,“滚。”

    丁仑拿着毛巾,剑一般地冲出了办公室。

    入目地上是一道道的水泥印子。

    总裁的脸都气绿了,豪华的地板上刚刚打了蜡,清洗起来要好几万,真是的,被这臭小子一弄,弄成了泥巴巴。

    “抓紧时间让清洁工过来清洁卫生。”冲着苏晓柔直嚷嚷。

    是的,苏晓柔一看他真的生气了,头皮发麻的走出了办公室。

    她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秦楚发脾气,那脾气爆发起来谁都会吓得胆战心惊的。

    一分钟不到,清洁工便走了进来,连忙对着那一块脏兮兮儿地板认认真真的打扫了足足有十几分钟,才彻底的弄干净走人。

    苏晓柔低下头继续工作,可是即使把窗子关上了,她还是觉得后背一阵阵发凉。

    难道今天是感冒了不成?

    头皮变得越来越紧,不由自主的咳嗽了一下,打了一个喷嚏。

    “这两天晚上睡觉受凉了吧!”冷冷的话语让她感觉到身上的温度更低了。

    她的脸变得有些微红,被他这么一说,她呼吸都有些紧了。

    她知道他是故意的,没理会他,天煞的,头好痛啊!

    只是今天这温度低的让人真的是有些受不了。

    她坐在座位上哆嗦起来,秦楚见她好像是有些发烧,小脸蛋变得越来越红。

    哎,都是她自己闹得。

    一丝疼惜略过,他站起来,走到里间从卫生箱里把药拿过来,又倒了一杯白开水,放在她的脸前。

    “喝吧,你感冒了,注意身体。”

    他心里变得有些温暖起来。

    毕竟他们是夫妻。

    她望了他一眼,她也正望着他。

    四目相对,怨恨消失了一些。

    苏晓柔拿起白色的药丸喝了进去。

    秦楚不知何时已经拿了一件儿衣服给她披上,她的脸上显出一丝感激。

    他的心其实也挺细的,穿上那件衣服,她感觉温暖了许多。

    房间里空调的温度调到了刚刚好。

    “谢谢你。”

    “把工作干好。”

    他冷冷的话语还是让人感觉不到有一丝的温暖。

    但是毕竟这些已经足够了,对于这种冷血动物,她估计这一辈子两个人不可能会好。

    房间里面的气氛一时变得有些莫名其妙起来。

    苏晓柔觉得好像应该给他解释些什么,两个人之间的隔阂才会愈合。

    “其实那天我有些生气,冲动的跳了湖,然后被叫温纯良的男人救起。”

    “在他的别墅里面住了一晚上是吗?”

    “其实我们两个什么也没有发生,你还不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但是我更相信你的冲动,每次一生气你都会决绝的走人,剩下的烂摊子谁来担负?”

    他皱着眉头,指着他的女人。

    “以后做事情要聪明一点,不要随随便便的就和社会上不三不四的男人混在一起。”

    吃完药之后,也解释了许多,她觉得自己的心里也放下了不少,身上的温度上升了好几度。

    秦楚隔着桌子抓握住了她的小手,眼里闪过一丝温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