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苏晓丽找人收拾苏晓柔
    望着繁星如昼的不夜城。

    她陷入了深深的遐想,自己和秦楚在一起已经一年多的时间了,这其中分分合合。

    在苏晓柔的内心里,有很多失落。

    毕竟她不爱秦楚,秦楚也不爱她,秦楚只是在这一个时间里需要这么一个人而已。

    他最终要的是秦家的股份,毕竟他上面还有一个大哥。

    大哥成天想的就是不择手段的把股份全部骗到自己手中,以达到独吞家产的目的。

    苏晓丽自从上次被人挨打,再加上被秦楚雪藏之后一直找不到工作。

    她心情非常烦闷,总认为是苏晓柔找人揍得自己。

    发誓要彻底整苏晓柔一回。

    对于她自己,她个人认为总待在家里也不是办法。

    况且父亲生病,母亲也没有工作,他们每天的花费都会向她要。

    以前积攒的那点积蓄早就被她挥霍一空,她有一个爱好,就是爱赌。

    这个毛病是自己在一次和一帮太子哥,靓妹聚会的时候学会的。

    上次她在卫生间逼着昏迷的苏晓柔写下巨额欠款也是因为自己赌输,向三爷借了高利贷。

    这些烦心的事情压的苏晓丽直不起身来。

    她坐在纪穆青买的豪宅的沙发上。

    纪穆青环住她的蛮腰,头凑向她的耳垂。

    “亲爱的,纪家不会指望你挣一分钱,你在家里面休息就行,我们不用工作,我养的起你。”

    “可是我不能天天就这样,我不能因为苏晓柔那个死丫头就这样被埋汰一辈子吧,毕竟做模特是我一辈子的梦想,我一定会成功的,我一定要再找一家集团签约,然后成为人上人。苏晓柔,我一定会让她尝到好果子吃的。”

    她生气的把抱枕扔到了很远来发泄心中的闷气。

    晚上。

    夜来香酒吧。

    苏晓丽端着一杯红酒,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几个年轻小混混身边。

    今晚,她已经喝了不少了,近日来的烦闷,让她心情超级不爽,于是晚上随便编了一个理由便骗过了纪穆青。

    现在唯一能够让她安心的就是手里的红酒了。

    她打了一个咯,口中呼吸着酒气,头发刚刚做成橘红色,是那样的亮眼。

    她扭着屁股对着身边的小混混说:“来,陪姐喝几杯。”

    小混混一见是苏晓丽,连忙低头哈腰,哈哈地笑了起来。

    “大名鼎鼎的苏姐,夜来香的常客,好,苏姐,我们干杯,看谁能喝过谁。”

    “被罚的,掏钱,拿不出钱,就帮苏姐做事情。”

    混混们不由得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苏姐是出了名的能喝酒。

    大家当然是喝不过苏姐。

    看来今天苏姐是有事情求他们了,才使用这样的一个计策。

    “好吧!”大家顺着她的心意。

    你一杯,我一杯地喝了起来。

    最后,苏晓丽把那几个全放到了,一场阴谋即将开始。

    苏晓柔下了班儿,牵着自己的小狗在大街上溜达。

    苏晓柔带了一个大大的防尘口罩。

    今天是2月14日,情人节。

    书上说有情人终成眷属,可是,她和秦楚在一起已经一年多了,那到底算不算是有情人呢!

    想起秦楚,就觉得一阵忧伤。

    秦楚昨天坐着直升机和丁仑去了国外洽谈业务。

    整整一天,也没有收到他的一条祝福,更别说是玫瑰花了。

    她有些失魂落魄,一个人在别墅里非常无聊,晚餐后就和小狗出来溜达溜达。

    大街上,虽然灯火通明,微风轻抚,可是她依然感觉到心底那些许的凉意。

    绿树在白天忙碌了一天的制氧工作,令此时空气中氧气非常充足。

    心里哀叹了一声冷暖自知,她把毛衣领子向上竖起,牵着小狗过了中央大道,向小路上走去。

    苏晓柔侧颜看到一对年轻人,和她年龄相仿。

    两人手牵着手,非常甜蜜幸福,在经过她身旁时,男孩居然吻上了怀中的女孩。

    苏晓柔牵着狗狗漠落的往回走,手机那首冯提莫的《天下有情人》在耳边萦绕着。

    爱怎么做怎么错怎么看怎么难,怎么教人死生相随。

    爱是一种不能说只能尝的滋味,试过以后不醉不归。

    等到红颜憔悴,它却依然如此完美。

    等到什么时侯,我们才能够体会。

    爱是一朵六月天飘下来的雪花,还没结果已经枯萎。

    爱是一滴擦不干烧不完的眼泪……

    这歌词此时变成了对她莫大的讽刺,是啊,没有人送花的情人节,一个人漠落的走在街头……

    苏晓柔走到暗处一家门店门口的时候,正在黯然神伤。

    突然从后面,跑过来一个人向前便捂住了苏晓柔的口。

    然后一把尖尖的水果刀便架在了她的脖颈处。

    “拿钱来,否则我会杀了你。”

    他粗声粗气的说道。

    这半夜三更的又在这么一个黑暗处,确实把苏晓柔给吓毛了。

    她的头发都竖成了一根根,黑漆漆的小胡同里,连个人毛都没有。

    这次是遭人暗算了,想到上次在卫生间还有莫欣怡救命,今天自己恐怕没有那么幸运了。

    她努力地让自己的情绪平定下来。

    然后战战兢兢的说道:“你不要杀我,我回家给你拿钱,我们家有好多钱的。“

    秦楚不在,其实她也没有多少钱,别墅包包里只有几百块,没有办法,只能这样走一步看一步了。

    苏晓柔努力的挣扎,面对在暗夜中就要刺向她的水果刀,异常恐惧。

    见男人不说话,她吓得语无伦次,以为他会要了她的命。

    她恳求着,脑子里都是自己被剪刀刺死的场面。

    “我们近日无冤,素日无仇,希望你,不要乱来。”

    “拿钱来,别他妈的,那么多废话。”

    来人突然在暗夜中发话,刀子对准了她的脖子。

    苏晓柔只要一动,刀子就会割破她的脖子。

    男人激咧咧的,好像就是冲着钱来的。

    “你要多少,才能放了我。”

    男人紧张的攥着苏晓柔的手,她痛的分明听到了骨头的破碎声。

    “一个亿。”

    “什么,一个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