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苏晓丽遭遇坏男人的猥亵
    她自身上下透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这种味道深深的吸引着他的感官。

    泡了有大约半个小时之后。

    苏晓柔突然嘤咛了一声,她的身体紧接着动了一下。

    秦楚面上掠过一丝惊喜,眼睛熠熠发着闪烁的光芒。

    她醒了。

    苏晓柔缓缓的睁开了有些肿胀的眼睛,四下望去,自己这是在哪儿?

    当看到秦楚完美容颜的时候,她的嘴角动了一下。

    秦楚冰冷的眼神中露出一丝欣喜,他连忙抓住她的两只如藕般细嫩的小胳膊。

    微笑着说道:“晓柔,你醒了?”

    苏晓柔不解的抬起眼眸,身子从水中起来。

    口中说着:“我这是在哪儿?”

    “你在飞机上。”

    “飞机上?”

    苏晓柔有些错愕的看着飞机上的摆设。

    这是一个豪华的自动浴室,一个大大的浴缸,旁边是金质的两个白花雕刻的小厨子。

    厨子外面有一个透明的贵重的玻璃门,里面摆放的东西看的特别清楚。

    一叠新毛巾,洗发膏,沐浴液,护发素,香皂,摆的满满的。

    苏晓柔大脑清醒的那一刻,她害羞的用毯子把身体覆盖严实,对着秦楚说道:“你出去,不许偷看。”

    秦楚默不作声的站起身,从白色金属架上拿出一个白色的厚厚的浴巾,对着还在水中有些不自然的她。

    “用浴巾裹住身子,别再感冒了,我在外面等你。”

    说完,把毛巾扔给她,便冷冷的走出去。

    苏晓柔从外面出来的时候,秦楚正站在飞机的窗子处,他手里端着一杯高档的红酒,浑身散发着一种特殊的成熟男人只有的味道。

    机舱内温度很高,即使苏晓柔只穿着一层睡袍,仍然也没有感觉到冷。

    “去穿上衣服。”

    秦楚冷冷的说了一句,淡淡看了她一眼。

    苏晓柔机械的走到一边,看到秦楚为她摆放好的整齐的衣服,她心动了一下。

    穿上衣服,她深呼吸了一口,秦楚走到她的身边,坐在一只躺椅里,手自然的把她抱在宽厚的怀中。

    大掌敷在她的身上,一阵酥麻感袭来,苏晓柔不由的嘤嘤了一声。

    秦楚付下身,薄唇吻像她樱桃般小口。

    “以后,不许随随便便出去,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办?”

    他深邃的眼眸一眼望不到底。

    “你不是有人吗,还会在意我吗?”

    苏晓柔淡漠的眼神中透着一丝倔强。

    “你摸摸我的心,只有和你在一起,他才有温度。”

    “是吗,那个安晓怡算什么。”

    “只是我的一个妹妹,你不要多想,苏晓柔。”

    说完,再次吻向她。

    眼中带着少有的温情。

    想到他为了自己,去湖边救她。

    她的心里便有了些许的温暖,在看到他的眼神中分明带着期许的表情时,她只好迎上去配合他。

    一时间,飞机小卧室里留下了一室的旖旎。

    昏迷中的苏晓丽被一阵嘟嘟的发动机声所惊醒,她睁开眼睛,皱起眉头,自己这是在哪里?

    她看到自己身子周围都是垃圾袋,垃圾袋里装着霉烂的食物和一些烂菜叶。

    甚至她还看到了有蛆从袋子里爬出来,而她自己就在垃圾袋上躺着。

    蛆又爬到了她的衣服上,难闻刺鼻的味道隔着袋子不时飘出来进入鼻孔。

    她连忙捂住鼻子,周围有许多苍蝇发出嗡嗡的响声,不停的忽闪着翅膀,她再也不能忍受这一切,呕呕的吐起来。

    一直吐到肠子都绿了。

    她大叫着,“停车。”

    身上好看的裙子被湖水浸泡太久的缘故,衣服明显的贴在身上,露出她凹凸有致的肌肤。

    垃圾清洁工在驾驶室里听到动静,忙停下车,从车上走下来。

    来到后面车箱,抬起头没好气的说道。

    “怎么了?”

    “师傅,你能不能停下车,车上太脏了,我受不了。”清洁工把车箱打开放她下来。

    她的米色裙子紧贴着瘦弱的身子,修长的大腿裸露在外面。

    清洁工是一个50多岁的老男人,他这一辈子也没有娶到妻子,从没有见过这般标志的人儿。

    因为家里贫寒,再加上自己所从事的这个职业,也没有女性青睐。

    此时喝了点小酒的他,在看到这么一个妖艳的女人时,不觉动了凡心。

    他四下忘了一下,这里是一片小树林,正值中午,大家都在家里休息,一阵暗喜过后,他猛地拉住苏晓丽向林子深处走去。

    不明所以的苏晓丽正打算叫时,清洁工捂住了她的嘴巴。

    十几分钟后,清洁工满意地从她身上起来扬长而去。

    树林尽头,苏晓丽喇叭着大腿,被人吃干抹净后,狼狈的躺在地上,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就不明白了,自己明明是想害苏晓柔,到头反而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这件事情最好别让纪慕青知道,否则自己会遭抛弃,想到这里,不禁打了一个冷颤,他妈的,该死的。

    她没有回纪慕青的别墅,而是直接去了自己的家。

    她知道这时妈妈没在家,应该在医院里陪生病的爸爸。

    可是当她打开房门时,却愣在了原地。

    妈妈露出惊异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她最可爱的女儿。

    她的衣服被撕破了,嘴角带着一丝血迹,凭过来人的感觉,她的宝贝女儿不是遇到抢钱的再不就是遇到劫色的了。

    看着表情木木的女儿叫了一声妈之后,她的眼泪差一点就流出来。

    “什么都不要说,先去洗澡。”

    她跑到屋里给苏晓丽放上水,苏晓丽泡了一个澡后,舒服了许多,情绪也恢复了正常。

    妈妈坐在客厅里拉起她的手,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话:“女孩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才行,现如今这世道这么乱,不要随随便便的向外跑。”

    苏晓丽紧紧握着妈妈的手,此时此刻她才觉得只有妈妈的怀抱才是最温暖的。

    她不想告诉妈妈刚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她直着眼睛,暗暗发誓,一定要报复苏晓柔,让她和她一样生不如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