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误会加深
    苏晓柔感觉到的是满满的刺耳的挑逗意味。

    她觉得他有些过分,虽然是救过自己两回,可是守着别人的女人说人家男人的坏话,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人。

    于是打算从他身边过去,走到岸上回家休息。

    不料脚下一滑,他连忙伸出自己的手搂住了她,湖很深。

    他宽大的手掌非常有力,她紧张的一阵心跳。

    因为湖边很窄,稍微一动两个人都有可能会掉到湖中。

    苏晓柔机械的被他搂着,两个人的身体紧紧地依靠在一起。

    到了岸边,温纯良并不松开,反而是把她搂的更紧了。

    岸上一个陌生人拿着相机不停的朝着明亮的方位抓拍着。

    一分钟后,秦氏豪华的客厅,秦楚坐在沙发上阴沉着脸,拿在手里的手机滴滴的震动了一下,他收到了一组照片。

    看完这些照片,他狠狠地把它们摔在了桌子上,把手机扔在了一边。**,在外面作吧!

    于是沉默的拿起身边最新版头条印着保持初心几个大字的经济时报读起来。

    此时此刻他的大脑比任何时候都清醒。

    是安晓怡的到来再一次扰乱了苏晓柔那颗敏感的心,也让她身边的男人有了可乘之机。

    苏晓柔逃也似的松开了温纯良紧抓她的手,她变得有些不好意思。

    “温先生,不要这样,我是个结了婚的女人,请自重。”

    说完便跑向了自己的豪车,打开车门,紧张的坐了进去。

    一会儿便加足马力开了出去。

    她不想再此地久留,分明能感觉到空气中都是紧张的气息。

    这一切令她竟不能呼吸。

    坐在车里足足有好几分钟的时间,她心绪久久的不能平静。

    回到秦氏别墅,想偷偷的溜到房间洗个澡。

    他洗完澡坐在床上等着她。

    手里拿着手机正在输文件。

    他眉头紧蹙,女人半夜三更的去了哪儿?

    从集团回来到现在还没看到她的人毛。

    正在想着卧室的门砰一声被打开。

    苏晓柔一脸落寞的走了进来。

    回到别墅见秦楚早已经回来了。

    秦楚听到门口有动静,抬起幽暗的眸子。

    虽然他一句话也不说,但是她能够感觉到很快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临了,这只是暴风雨的前奏。

    果不其然,没有多大一会儿?那冷咧低沉的声音便从空中传开,夹杂着逼仄的气息,以及扔报纸的声音,苏晓柔心情沉到了谷底。

    “这么晚才回来,你去了哪儿?”

    “要你管我,你把自己感情的事情处理好就可以了。”

    “今天如果不解释清楚,哪里也不准去。”

    “我不解释,我拒绝,像你这种男人也配!”

    苏晓柔想到他和安晓怡那不正经的事情,气呼呼地走到床边,拿过自己的蚕丝被走向自己曾经住过的地方。

    秦楚似乎没有在意她的话语,只是依旧冷冷的说着。

    “你干什么,要分居吗?”

    他几步走到她前面,一手扶在门框上,阴险的看着她。

    她的表情和行动分明是在向他示威。

    他的表情实在难看,冷冷的,吊着脸色,就像谁该他几百万似的。

    “让开,秦楚,我不想和你吵,我们都冷静一下,或许我们在一起真是个错误。”

    苏晓柔见他一直冷着脸,自己早已经失去了耐心。

    她眉头拧成一股绳。

    低声说道,“请让开。”

    “你以为这样我们就完了吗,你看看这是什么?”

    她低头看了一眼,不就是几张自己刚才和温纯良在一起的照片吗!

    像他这种男人,什么手段都能使出来。

    她不愿意去理会,就他做的那些错事,哼,任意一件都会比她过分,在她面前还充什么正经!

    见她不理会他,抬腿想走。

    秦楚心里波涛暗涌,幽深暗冷的眸子泛着寒光,只是面上冷静的看不出一丝波动。

    他拿起一张照片举到她的眼前。

    照片上她被温纯良紧紧的搂着。

    “这个男人是谁?“半夜三更在干什么?他是你的新情人?两人关系非同寻常啊!”

    照片是事实,她也无话可说。

    她懒得和他解释,于是干脆说道,“是,他是我的男朋友。”

    “他是你的男朋友,那我算什么?”

    秦楚忍耐到极限的脾气终于爆发,他生气的挥起自己的大巴掌便扇在了她的小脸上。

    苏晓柔毫不提防的摸着被扇的通红的火辣辣的右脸颊,疼的她眼泪都流了出来。

    生性倔强的她站在他跟前,并没有还手。

    不还手不代表制她就屈服了。

    她知道秦楚和安晓怡就是事情,否则半夜三更的去集团送什么晚餐!

    至于她和温纯良?他们是清白的,是干净的,她懒得去给他解释,让他猜测好了。

    秦楚气的撒开她,拿出香烟,用打火机点燃,猛的洗了一口,心情郁闷的走到窗前。

    自从见到那些照片,他的心里再也没有消停过。

    他狠狠地掐掉香烟,走到她身边,霸道的扳住她纤细的身体,贴上自己的唇狠狠的扣上。

    “是不是被别人亲吻的味道非常好,你......”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口腔里便犯出血腥的味道。

    “好,你敢咬我。”

    “是你先对不住我,我没有做对不住你的事情。”

    秦楚伸出巨掌嵌住她纤细的胳膊,苏晓柔反抗着,手被板的生疼,眼睛泛着泪花。

    她拼命的挣扎,秦楚反手一把使劲把她放在了沙发上。

    一只手把她的两只胳膊拖到头顶,一直腿压住她,她动弹不得。

    这个姿势让她痛不欲生,畜生,难道是要置她于死地吗!

    自己犯什么错了,罪再大也大不过死呀。

    “如果你和温纯良再有任何的联系,小心我剁了你的双手!”

    他恶狠狠地瞪着眼珠子像要把她吞掉似的。

    她在他的身下恐惧地看着他。

    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秦楚吗?简直就像是一个衣冠禽兽那样。

    苏晓柔被他弄得渐渐的失去了力气,没了一点儿反抗之力,她软了下来。

    秦楚也渐渐松开了双手。

    他站起来走出了客厅去了书房。

    背后是苏晓柔躺在沙发上那哀怨的眼神。

    本来今天晚上是高高兴兴的去送点心,可是却听到了自己不愿意听到的话语,见到了自己不喜欢见的人。

    到现在为止才不过是两个小时的时间。

    他们之间却像是经历了一场生死之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