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节外生枝
    莫欣怡坐在旧凳子上,苦苦的挣扎,可是看似也无济于事。

    她的手不能动弹,尝试着用手打开,可是竟然不能。

    她的韩清逸现在在哪里,关键时刻也不能来个英雄救美。

    她叹了一口气,要想一些办法,生产自救。

    她在电视上经常看的那些战斗片,此刻应该让它们起到作用。

    莫欣怡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她一个脑筋急转弯儿,虚张声势,扭着脖子,大声的向门口说道:“韩清逸,你来了。”

    苏晓丽听到韩清逸三个字,她的头神经质般警觉的动了一下,韩清逸是怎么知道的,她不想让韩清逸知道这一切。

    毕竟她和他以前是情侣关系。

    是她勾引了纪穆青然后又甩掉了韩清逸。

    那个乡下佬要是知道她要杀莫欣怡以绝后患,他肯定不会放过她。

    她拿刀子的手突然就晃动了一下。

    心颤着,这个节骨眼上他还是来了,好啊,来就来吧,该来的还是要来,阻挡也阻挡不了,这是天意。

    她的计划确实是天衣无缝,甚至连纪穆青她也没有告诉。

    主要是怕人多嘴杂,招来警察可就麻烦了。

    正在她犹豫至极,刀子瞬间便被莫欣怡用脚踢到了一边,她的手在后背上不停的挫着紧绑她的绳索。

    绳索突然啪嗒一声解开了。

    莫欣怡都没有料到,老天爷不让她死。

    既然她死不成,那可恶的苏晓丽就必须去阎王殿报名不可。

    她挣脱了绳索,猛地站了起来。

    苏晓丽吓了一跳,想要去拾掉下地上的刀子,猛然发现已经来不及了,莫欣怡三步并作两步疾步走到她的身边。

    右手便揪住了她的衣领。

    然后狠狠的说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今天我要让你不得好死。”

    郭欣怡拽住了她的头,猛地向墙上使劲的碰去。

    一瞬间头被碰晕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今天想报复,却栽在了她的手中。

    这个死丫头,她发誓一定要把这个仇抱回来。

    莫欣怡不解心中之气,对着她又是一阵疯狂的连踢加踹,直到苏晓丽哭着嚷着。

    “不要再打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苏晓丽的头发被莫欣怡拽掉了许多。

    苏晓丽身上青一块儿紫一块儿的,但是莫欣怡还是觉得心里面的气没有全部发泄出来。

    她又拿着捆她的绳子,把苏晓丽又捆在了原来她被捆的位置。

    她把苏晓丽拖过来,放在她坐的那个破椅子上。

    拿出绳子狠狠地说道:“你也尝一尝被捆到手脚发麻的滋味吧!”

    “不要,求求你,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不敢了,你这虚伪的女人,什么方法使不出来,如果以后我再发现你出来害人,我一定不会饶你。”

    困好她之后,又觉得有些不放心,又在旁边的地上找到半截麻绳,又加了几圈。

    “等着人来救你吧,希望永远没有人来救你才好。你这个脏女人。”

    说完拿出口红在她的脸上划了好几个红叉子

    然后便扬长而去。

    莫欣怡走出小破屋给苏晓柔打通了电话把事情前前后后告诉了她。

    晓柔才知道原来莫欣怡遇难了,她和韩清逸再也顾不得吃晚餐。开着豪车便去了湖边的方向。

    苏晓柔在电话里骂道:“苏晓丽,简直不是人,连畜生都不如,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报复她,老天爷怎么不让她死掉呢?”

    不到十分钟,两人在环城湖附近的马路上接了莫欣怡。

    此时的莫欣怡非常狼狈,衣服被苏晓丽撕扯烂,脸上,手上都是淤青的痕迹。

    韩清逸下了车,再也顾不得苏晓柔在身边,心疼的一把搂过受伤的莫欣怡,把她抱在怀中。

    “欣怡,你受委屈了。”

    韩清逸满眼深情的望着自己的女友,把她凌乱的碎发拿手放到两侧。

    莫欣怡无力的笑了笑。

    “我还好,只是苏晓丽实在是心肠太狠,以后我们都要小心才是。”

    天色越来越黑,环城湖被一阵雾气所包围。

    蓉城的大地也处于一片朦胧之中,湖水带着一丝神秘。

    一个流浪汉背着一个破包袱看到前面有一个破旧的小木屋,他脏兮兮的面上露出一丝微笑,用手擦了擦长鼻涕,慢慢的靠近了它。

    坐在破椅子上的苏晓丽身子动了一下,听到有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笑了。

    终于有人来了,她好开心啊,至少自己不用在这里过夜了。

    她急急的喊道:“快来人,放我出去。”

    流浪汉听到屋里的动静,此时他已经走到了门口。

    看见屋里绑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他打起了坏心思。

    他其实是一个流传犯因为懒惰经常偷东西,被抓起来劳教好几次,可是出来宁肯要饭,也不想靠劳动赚钱。

    他脏兮兮的脸靠近她,苏晓丽身上的香水味吸引了他的主意。

    苏晓丽猛地清醒,本以为来人是来救她的,可是看那对她垂涎三尺的表情,她心里一阵阵害怕。

    闹不好又和上次一样。

    想到被50多岁的老男人猥亵过,她心里就一阵阵难过,就像是口中吃了许多苍蝇,让她痛不欲生。

    她怎么这么倒霉!

    她捂住自己的衣服,吓得说道:“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喊人了。”

    战战兢兢的说着,心里盼望着,盼望着,快来人。

    “你喊吧!这里十里八里的也没有一个人,我好长时间没有玩女人了。我要解解馋。”

    说完便留着哈喇子靠近她,他的身上很味,是那种霉变食品的味道。

    她忍受不住的吐了出来。

    流浪汉不管不顾,上前解开她裤子上的绳子,就要去享受一番。

    正在这节骨眼上,破屋门啪的一声被打开。

    纪慕青穿着一身蓝色风衣出现在门口。

    他神情紧张的望着苏晓丽。

    苏晓丽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安生下来,“这里,慕青。”

    她的眼睛泛着红。

    纪慕青解开绳索,流浪汉一看有人救女人,吓得背着自己的破布袋逃跑了。

    “晓丽,你怎么会在这里,谁绑架了你,我们回家,这里不安全。”

    给她解完绳索,抱着花着脸的她便走出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