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紫茉莉闹事
    好在大部分的咖啡只是倒在了她浓密的头发上,脸并没有烫伤,有惊无险。

    被安晓怡一浇,苏晓柔的火气也彻彻底底的给浇了上来。

    “我哪里做错事了?”

    苏晓柔不甘心上前狠劲的便揪住了她的头发。

    “你这个臭女人,守着秦楚装模作样,用尽媚态,和我男人狼狈为奸。”

    安晓怡的头皮被拽的生疼,眼泪在眼眶中直打转。

    “谁让你夺我的男朋友?”

    “我什么时候夺你男朋友了,你说清楚,不说清楚不准走!”

    秦英听说有人夺安晓怡的男朋友,他猛然顿悟,感情这女人就是秦楚的现任小妻子。

    只听说不近女色的秦楚娶了一个小妻子,他还从来没有见过,感情这个女人就是了。

    见两个人居然为了秦楚打架,心里自然就想到秦家的事情,他想看秦楚的笑话。

    今个可真齐全了,又是前女友,又是新任。

    唉,这要是发几个视频到抖音,明天就要上热搜了吧!

    见那个女人自爆家门,他抬起眼眸看着她,她长得确实比安晓怡还要美丽几分,蓉城就没有这么标致的女人,他临幸了许多女人,就没有见过一个像这样耀眼的。

    他色色的拿出手机,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打开录像功能,上传了一段到抖音。

    他今天没有打算认苏晓柔,对于这个女人,秦楚也不见得就会守身如玉。

    只是秦楚,不近女色这么多年,他竟然会瞒着家人娶妻,这也太不合乎常情了,难道是情窦初开在这个年纪。

    他不禁哑然失笑。

    接下来,还是要把戏演下去啊!

    于是秦英眼中露出阴霾,装模作样的上前把苏晓柔推向了一边。

    苏晓柔被秦英一推,差一点就碰在墙上。

    “你是谁!为什么帮着她?”

    苏晓柔生气的质问,秦英漠视的看了一眼苏晓柔,对安晓怡说道:“别和这种女人一般见识,我们走。”

    说完琦琦和他,拽着安晓怡便向门口走去。

    安晓怡临走的时候还对着苏晓柔骂骂咧咧的,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苏晓柔气的摸着被拽烂的头发,站在房间里。

    小手攥紧,眼圈微红。

    她没有想到今天聚餐居然会发生这么可气的事情。

    本来是来消遣的,可是被安晓怡这一闹,心情变得很糟糕。

    娱乐会所内人们的目光一下子都转移到她身上,有人小声的嘀咕着。

    好像这个女人是小三,夺了人家的男朋友。

    苏晓柔气的脸色铁青,她不明白自己有结婚证倒反而成了别人的小三。

    于是没好气的对着说她的人大声的说了一句,“他妈的,瞎了你的狗眼了,你娘才是小三呢。”

    说完便拿起自己的衣服摔门而去。

    “晓柔,等等我们。”

    莫欣怡在后面紧跟着追了出去,她怕苏晓柔一时想不开。

    苏晓柔站在紫茉莉娱乐会所门前,双手捂着脸,刚才很多人在看他们,她觉得自己丢尽了颜面,泣不成声。

    她看起来精神非常不好,头发紧贴在头皮上,肩膀不停的抖动。

    抽泣着,口中不停的叨叨着。

    “这一辈子好像紫茉莉就和我作对似的,来一次出一会儿事。欣怡,上一次我在这里失了身,这一次我被人骂成小三儿,又这么倒霉。”

    她低下头干脆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好在有韩清怡和莫欣怡两个人不停地劝说她才止住了哭哭啼啼。

    擦干眼泪最后三个人坐着出租车便离开了娱乐会所。

    回到豪华的秦氏别墅。

    苏晓柔因为喝了一些酒,再加上心情不好,她醉眼朦胧的望着自己熟悉的豪宅。

    一个咧却差一点就倒在了秦楚的怀中。

    秦楚下了飞机也是刚刚回来没几分钟的时间。

    看到了醉的一塌糊涂的苏晓柔。

    他的气马上就来了。

    这个女人趁自己不在家,又去外面和男人偷偷的喝酒了。

    居然还喝成这样。

    真是不识好歹,他一着急向前便揪住了她的衣领。

    “苏晓柔,你在外面又干什么好事情了!”

    声音低沉有力。

    苏晓柔睁开有些肿胀的眼睛。

    望着他呵呵地笑了。

    “干坏事,我吗,秦楚,是的,我去干坏事了,你去叫警察抓我呀。”

    她连哭带吼,半认真半开玩笑的样子令秦楚更加恼火。

    作为秦家二少爷唯一的女人,穿着这种不庄重的衣服去外面和别人厮混,这是什么作风。

    越想越恼火,啪的一个耳光就打在了她的脸上。

    苏晓柔的脸瞬间便开了花。

    “你居然敢打我?”

    “我打的就是你这种成天迷迷糊糊的女人,说,你去外面和谁喝酒了?”

    醉醺醺的苏晓柔也来气了。

    第一次对着他指手画脚。

    “我的闺蜜,我闺蜜的男朋友,这些和你有关吗,秦楚。”

    苏晓柔今天确实是喝醉了,刚才被安晓怡泼成那样。

    她的心情本来就不好,这一会儿又被秦楚煽了一个耳光。

    她努力的挣扎着,直到快喘不过气来,她才停止了反抗。

    伤心加上身体的伤痛,只觉得一时天昏地转,气血攻心,一下子便晕了过去。

    等到她清醒过来的时候,秦楚早已经把她放在了床上。

    她平躺着,头上还贴着一块儿毛巾,睁开了自己的眼睛,望向四下,房间里面有些黑,没有开灯。

    想着刚才受的那个窝囊气,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

    心想与其被他人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的,还不如自己死了算了,也算是解脱了。

    看到身边没人,她伤心的坐起来。

    下床,靠近窗子就想打开跳下去。

    她望着楼下,跳下去有可能一秒内就死亡。

    早已经生无可恋,死了也算是解脱!

    心一横,打开窗子,身子凑向窗前,闭上眼睛,便纵身想一跃,她满以为至少会听到一声咚的声音,却不料身子被秦楚宽大的手掌生生的拖住。

    “我要去死,你管我干什么?”

    “你去死,我怎么办,别闹了,下来睡觉,天色已经不早了,明天要回老宅,爸妈从国外回来了,想见你。”

    “明天回老家,今天就死不成了是吗?”

    “是的。”

    他低沉的话语带着一丝霸气,让她心脏疼痛加剧,这个腹黑霸气的男人!

    她倒抽了一口冷气,只觉得背后一阵阵的发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