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路遇劫匪
    回到别墅后苏晓柔洗完澡就上床休息了。

    整整几天的时间秦楚都没有回来。

    不回来到如了苏晓柔的心意,至少没有人和她争吵,省的让她烦心。

    再也不用看那冷冰冰的脸色。

    苏晓柔和小花猫成了好朋友。

    确切的说这是一只灰猫。

    它身上的毛发还是以灰色居多,还有白色。

    小花猫在她身上不时的跳来跳去,一会儿显得很安静,一会儿又露出俏皮可爱的样子。

    简直就是一个婴儿似的,这让苏晓柔联想到了自己失去的孩子。

    现在如果当时顺利生下,也快一岁了。

    日子过得好快,花开花落,两人在一起已经有好几年的时间了。

    下了一场雪后的蓉城,空气变得更加清新,只是天气却越来越冷。

    毕竟冬天了,北方的冬天不如南方温暖。

    刺骨的寒风猛烈的刮着,天寒地动,街上一流的白色。

    萧瑟的没有一片叶子的树木在寒风中傲立着,树杈上,树身上,积满了一层层的白雪。

    大街上行人很少,晶莹剔透的白雪还在空中飞舞着,就像是白衣仙女般,飘满了整个世界。

    世界也因为它的到来而显得更加纯洁。

    此时人们没有主要的事情就不会出门了,宅在家里休闲娱乐。

    对于上班族来说,是没有季节之分的。

    工作就是生活,生活既是工作。

    苏晓柔下了班和往常一样,刷卡提车回别墅。

    没有秦楚的日子她的心情一点也没有受影响,依然快乐无比。

    她小心翼翼的开启引擎,缓慢开动汽车。

    车行驶到一个偏僻的地方,见有人招手上车。

    她自言自语,那人怎么对着她的车打起招呼了,她的车又不是出租车,

    再一想,今天下雪,出租车少,行人着急回家吧!

    所以就急不择车了,这也可以理解。

    可是还有公交车啊!

    公交车是不停止运行的。

    没有办法,只能做一会好人了,

    因为她的心非常软,见不的人困难。

    今天就当回滴滴司机吧,毕竟外面车很少,就算是为人民服务吧!

    谁让这破天气如此寒冷呢!

    她不无夸张的想到,都快冷到零下三十八度六了。

    她友好的看着来人,打开智能开关。

    年轻小伙快速上车,结果拿出一把刀在街上就劫持了她。

    苏晓柔看清眼前长的一脸凶相的年轻人,吓了一跳,她今天真是后悔不已啊!

    肠子都悔青了。

    看来今天不是学雷锋日子。

    这下该怎么办,她遭遇土匪流氓的袭击了。

    男人刀子架在她的脖子上,恶狠狠的说:“按我说的方向去开,否则,我抹了你。”

    苏晓柔一脸的慌张,即使自己练过跆拳道,可是心里还是又紧张又害怕。

    苏晓柔屏住呼吸,让心情尽量的放松,自己经历的事情也不少了。

    她斜着眼睛偷偷的望向坐在她身边的年轻人。

    他表面上白白净净,可是骨子里却透着凶狠残暴。

    一件儿原白色的冲锋衣穿在身上,反射着刺眼的寒光,这让她感觉有些不寒而栗。

    这个人应该是个杀人狂魔。

    她抓方向盘的手猛地哆嗦了一下。

    车不受控制的冲向了栏杆,差一点就掉到了河里。

    苏晓柔吓得后背湿透了,她精神高度紧张,心脏狂跳着。

    继续往前走,最好老实一点,男人皱着眉头低吼道。

    不敢怠慢,毕竟生命是最重要的,只是无论如何要想办法找个迂回的理由脱身,连忙提高了速度。她减慢了速度。

    男人狠狠的说道:“不要耍滑,否则我会杀了你。”

    苏晓柔手哆嗦个不停,她缩了一下脖子。

    乌龟王八蛋,我靠你全家,该死的!

    没有办法,只能受他的控制,最终两个人来到了一间靠河边的小木屋里,男人拿着刀把她劫持到木屋里面。

    她狼狈的抬起眼眸,像两侧捋了捋凌乱的秀发,便看到了丧心病狂的苏晓丽。

    苏晓丽穿着一身好看的冲锋衣,插着腰,凶巴巴的拿着一个铁鞭子。

    铁鞭子被她一挥,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苏晓柔身子猛的抖了抖。

    她好怕鞭子抽到自己身上。

    苏晓丽沉默着。

    心想,要不是苏晓柔,他也不会**与垃圾工。

    越想越生气,越想越窝囊。

    拿起鞭子啪的一下对着苏晓柔的脸就抽了过去。

    苏晓柔疼的啊的一声。

    脸被铁鞭子打的非常痛。心更痛到了极点。

    她捂着脸,手上沾满了鲜红的血液。

    她不知道接下来苏晓丽对着她会在使用什么手段。

    她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简直是变态,这么狠毒。

    血液顺着脸颊流到了口腔里,一会儿血腥味儿便弥漫了整个口腔。

    苏晓柔咬牙切齿的望着她说道。

    “你想干什么?苏晓丽。”

    “我想干什么?今天我就要了你的命,除非你拿1亿来赎身。”

    苏晓丽傲娇的沿着屋子转了一圈,手里依然拿着那个铁皮鞭子。

    “今天,要好好折磨折磨苏晓柔。”

    想到那天自己在湖里被秦楚再次扔在了湖中,差一点儿就被淹死。

    要不是被那个可恶的清洁工救上去,她的命早就没有了。

    只是越想越变态,如今自己已是残花败柳。

    说什么也不可能再恢复清白之身。

    走过去对着苏晓柔就是变态一脚,苏晓柔承受不住的倒在地上。

    她的眼角划过一丝泪痕,心想,苏晓丽,秦楚一会儿就会到,你不要以为折磨我,我就会向你屈从。

    “除非1亿?”

    苏晓丽见苏晓柔紧闭着双唇,虽然她的脸被打花,但是苏晓柔的态度还是很坚决,一副要与她对抗到底的决心。

    “我上哪儿去弄一亿,不可能,苏晓丽,你最好冷静,否则最后吃亏的还是你。”

    苏晓丽轻蔑的对着苏晓柔笑了一下。

    她把自己大波浪头发向后拢了拢。

    走到她身边跪下,抬起苏晓柔的下巴,一字一字说道:“这次不一定吧,苏晓柔,你还不是每次都败在我的手下。”

    不识好歹之人,自小就被我骑在地下,别以为能傲娇到哪里去!

    等一会儿让人破了你的身,秦楚以后再也不会把你当成宝了。

    想到自己无缘无故的被苏晓柔害成这样,她气就不打一处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