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秦楚及时赶来
    苏晓丽此刻被仇恨遮住了双眼,她遭遇的一切一定要原封不动的回报到苏晓柔的身上,她心里才舒服一些。

    苏晓丽把鞭子扔在了地上,站起来,看一下门外。

    迅速的走到苏晓柔身边,俯下身掰开苏晓柔紧闭的口生硬的塞进去一粒白色药丸。

    苏晓柔摇着头,非常痛苦的表情,“不要,这是什么破玩意。”

    她拒绝吃。

    苏晓丽扳起她的头,强迫她吃下去,然后双手拍起掌。

    瞬间便走过来几个彪形大汉,他们穿着一身统一的黑色的衣服,站在苏晓柔面前站成一行,双手抱在胸前。

    那气场和架势就像是黑社会上的打手一样。

    苏晓柔看到他们几个,浑身散着寒气,眼露凶光,心哆嗦成一个。

    苏晓柔跪在地上,头发凌乱,衣服被鞭子抽的露出了一个大洞,正好是落在明显的部位。

    臭男人们色眯眯紧盯着她的样子,把苏晓柔吓了一跳,连忙用手捂住了衣服上的洞口,有些惊慌的抬起眼睛。

    “怎么样哥几个?这个女人身材够可以吧!”

    想到苏晓柔被纪穆青曾经......苏晓丽气到肝疼。

    “臭婊子,玩了也不知道有多少个男人了,今天,老娘就让你玩个够。”

    “可以,苏姐,行啊,这个小妞长得不错啊,够料, 这回我们哥几个该好好玩儿一阵子了。”

    “哪个哥们儿先上?”

    其中一个男人对着苏晓丽笑歪着脸说道。

    看那长的尖嘴猴腮的样子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口中留着口水:“快点,一个个,轮流上。”

    苏晓柔脸色变了样,她后退着,捂着身子,“你们不要这样。”

    此时此刻,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怎么才能走出去。

    要想办法。

    男人凑近她坏坏的笑着,用尖刀挑开了她胸前的绣花衣服,瞬间雪白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

    其他的男人看了,兴奋的吹起了口哨。

    这个如美人般标志的人物,浑身散发的香气,令他们几个疯狂着迷。

    苏晓柔流着眼泪,拼命地用手捂住自己的胸前。

    生怕下一刻就会遭受到这些人的羞辱。

    她心痛到了极点。

    眼泪哗哗的留着,口中喃喃道。

    “不要。”

    此时的苏晓柔一点形象也没有了。

    秦楚肯定不会来了。

    今天可能就会遭到这几个人的非礼,想到自己清白之身就要遭到玷污,苏晓柔流着泪做好了打算。

    她不会让他们这些恶人得逞,她会与他们拼命斗到底。

    自己和苏晓丽是同父异母的姊妹,苏晓丽根本就一点儿也不计较亲情,做事情像个畜生似的,真恨不得老天爷再给她一次机会,让她与她拼命。

    男人扶下身,其他的人在一旁极尽挑逗。

    很快身子就压上了苏晓柔。

    旁边一群人发出一阵高过一阵的浪笑,让苏晓柔精神快崩溃了,她觉得快承受不住了。

    她感觉身体就像是被蚂蚁撕咬样,疼到她的骨髓里,令她抓狂。

    她的后背一阵阵发冷,就像被人吸食了某种东西。

    歹毒的苏晓丽啊,使得这阴招,比任何都能致她于死地啊。

    她握紧自己的拳头狠狠的揍向压住她的男人。

    可惜,就她那点力道,在男人认为就是在和他挠痒痒似的,弄得男人反而浑身非常舒服。

    男人邪魅的看了她一眼,她的身体好柔软啊!体内血液不断的上涌,他变态的嗷嗷的叫了几声,来发泄心中的兴奋。

    然后双手就开始激动去解自己的腰带。

    此刻满脑子身下女人被征服的画面刺激了他身上所有的神经。

    他兴奋不已。

    黑手伸向了苏晓柔衣服内。

    房门砰的一声被踢开,一个男人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子走了进来。

    住手。

    见苏晓柔躺在地下,正在被人欺负。

    秦楚阴冷着脸,手中的刀子快速挑向那个坏蛋的脸,坏蛋正想享受快乐之际,脸一下子就被挑了一个血口子,鲜红的血液顺着他黝黑的脸颊流下来。

    还没来的及哀嚎一声,突然他噗的一声,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倒在地下。

    苏晓丽被突如其来的场景震慑住。

    她抬眸一看是秦楚,感觉坏事了,无论如何自己是斗不过他的。

    快跑吧,否则,小命会被他夺去。

    秦楚穿着一件黑色风衣,带着一副墨镜。

    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子?,见万恶的苏晓丽要跑,秦楚几步走到苏晓丽跟前,挡住她的去路。

    “你犯下的虐,自己一个人承担,其余的人滚,否则把命撂下。”

    其他几个本来吓得都尿了裤子。

    谁敢惹秦楚,他素有秦杀手之称,蓉城只要是在道上混的,听到他的名字就会闻风丧胆。

    看到秦大总裁赦免了他们的罪过。

    于是就把这些问题全部抛向了苏晓丽。

    “是她,是这个臭女人让我们去做的,这些和我们无关,秦大总裁,亲娘亲爹啊,请您手下留情,是我们错了,饶了我们的命。”

    说完他们几个连着对着她跪拜了许多下,吓的屁滚尿流,大气都不敢出的走出房间。

    房内苏晓丽脸吓绿了,她瘫痪在地下,大气也不敢喘,觉得自己这次事情是惹大了。

    她没有料到秦楚会来。

    秦楚在第一时间内接到线人汇报,说苏晓柔被关在了这里。

    秦楚火速赶到。

    他想看看是谁敢在蓉城地盘上撒野。

    难道他不想要命了吗!

    秦楚一把把惹是生非的苏晓丽提溜起来,对着她好看的脸,拿起刀子划拉了两下。

    “以后再敢招摇过市,做这种肮脏的事情,小心要了你的清白。”

    苏晓丽吓得眼睛不停的向上翻着,就像是个没电的机器人似的,身上所有的零件一点也起不了作用了。

    脸上的鲜血哗哗的流着,她心里悲惨的想到。

    这次脸是完了,被毁容了。

    她不敢说一句话,小心翼翼的,生怕秦楚拿刀子把她捅死。

    正想着只听扑哧一声,?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她的胳膊被尖刀刺了一个大口子,她眼前一晕,差一点就摔到。

    拼命捂着自己胳膊受伤处,

    秦楚抱住她的头向墙上连续砸了好多下,直到她奄奄一息,秦楚才算解气。

    他站起来,走向吓坏了的苏晓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