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苏晓柔的背叛
    苏晓柔趴在地上,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就像是经历了一场海啸,她受不了这刺激,秦楚距离她不到一米时,她虚弱的倒了下去。

    苏晓柔醒过来之后是在医院里。

    冬日的阳光透过病房白色的窗帘照耀在她的床上,她略微睁开了眼睛,四下望去,抬头便看见了秦楚坐在她的身边,大掌附在她细嫩的小手上。

    正在看着手机整理着文件。

    苏晓柔咳嗽了一声,虚弱的对着他,勉强挤出一丝微弱的笑容。

    “秦楚,谢谢你。”

    “不要谢我。”

    秦楚冷冷的说着。正在这时秦楚手机响起,是安晓怡。

    “楚哥哥,不接我电话,一个人偷偷的跑到医院里。”

    秦楚还未来的及回话,苏晓柔便听到了外面一阵女人皮鞋踩在地板上发出的清脆的响声。

    “原来你在这里。”

    安晓怡风风火火的走进来,不顾及苏晓柔的感受,向前便抱住了秦楚的胳膊,那样子,就像是个傲娇的公主。

    无非是在挑战着苏晓柔的极限。

    苏晓柔被这阵势彻底的惊扰到。

    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睁开眼便遇到两个人的暧昧,她宁愿相信这是错觉。

    她拍了拍脑子,好痛,看来这不是错觉,这是事实。

    安晓怡环着秦楚的胳膊就在她眼前,距离她很近,她甚至还闻到了她身上喷洒的茉莉花香水的味道。

    香水散发着清香,只是今天苏晓柔却觉得那香水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是勾引还是......

    秦楚眼眸中是满满的爱意。

    他分明对安晓怡很在乎,很在乎。

    原来自己以前的猜测都是真的,他们确实有问题,而且还不轻。

    一阵风过后,苏晓柔的心脏比手还要凉。

    她这才清醒的认识到,自己与秦楚的婚姻走到了尽头。

    她把脸扭过去,眼泪顺着脸颊流在枕头上,打湿了枕巾。

    她根本就不想听秦楚解释这一切的一切。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你躺着,我出去一下。”

    秦楚没有给她做出任何解释,冷着脸拉住安晓怡的手就像外走。

    安晓怡轻蔑的望着苏晓柔,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楚哥哥,你早回去,我要去别墅等你。”

    “晓怡,你不要闹了,你没看到苏晓柔病了吗。”

    秦楚拽着安晓怡走出房门,随手带上房门。

    便说道。

    ”我不管,你说过你喜欢我的,苏晓柔明明是感情已经出轨与那个男人。”

    苏晓柔在房间里面听的清清楚楚。

    她无力的躺着,忍门外两人随意羞辱,他没有一丝力气再和秦楚争吵下去。

    她已经想好了,等身体好之后就写一个离婚协议书交给秦楚,彻底把婚离了。

    想了一百个与秦楚的结局,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心情竟是这么的平静。

    她仿佛再也没有了一丝力气去解释,仿佛所有的解释在事实面前都是那么的苍白,苍白的如同一张纸。

    仿佛自己离噩梦越来越远,生活正在朝着她想要的目标走去,躺在床上,她露出了一个苍白的微笑。

    苏晓柔慢慢的就睡了过去,她实在是太累了。

    多日来的身心憔悴,疲惫,与秦楚之间无数次的分分合合,她紧绷的神经在那一刻彻底断掉。

    她再也没有一丝力气去争取,甚至是就连想一秒的劲头也没有。

    仿佛一切都再也和她无关似的。

    她抱着自己的枕头,睡了过去。

    她没有想到这一睡竟然睡了整整的一天。

    从早晨到中午,从中午到黄昏,从黄昏到黎明,直到温纯良的到来。

    深冬的早晨,凉薄的晨光透过窗户打到苏晓柔脸上,她在晨光中醒来,没有期许到秦楚的目光。

    可是却看到了温纯良那灿烂的笑容。

    好像冥冥中,?上天就是这样安排好的。

    一个负心的人走过之后,必定会有一个爱她的人来到她的跟前。

    就像这个冬日的早晨,?当温纯良终于对上了苏晓柔那柔弱无助的目光时,他的心便放下了。

    苏晓柔,这样一个奇妙的,全身带着一种灵动之美的女人。

    温纯良在初次见她之时,心里便早已种下了爱的种子。

    种子一旦遇到合适的土壤,空气和水,好像就会生根发芽,只是,这粒种子会不会一定朝着温纯良期许的目标生根发芽呢!

    苏晓柔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不好意思的脸就红了。

    温纯良穿着一件灰色得体的棉衣,深邃的大眼睛脉脉含情,带着关切的目光。

    苏晓柔在他神情的注视下,眼角突然流出泪水。

    “我正好经过医院,在病房外边看到了你,所以我就进来了。”

    温纯良默默的站在她身边,房间里面非常安静,就这样注视着这个无力的女人。

    她的眼睛大大的?,神情悲伤,穿着一身病人的衣服,蜷缩在被子里。

    她人瘦瘦的,瘦到,你根本就触摸不到她的灵魂似的。

    眼神中带着伤,身上也有一些伤痕。

    苏晓柔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她对着温纯良,身子坐正说道。

    “你把我带出医院,敢吗?”

    温纯良付下身子,双手撑在病床上,定定的看着她。

    “只要你喜欢,我什么事情都可以为你做的出,来。”

    “好,那我们现在就走。”

    “你们要去哪里?”一道低沉有力的声音在病房门口响起,苏晓柔便看到了秦楚,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

    他手里掂着为苏晓柔买的早餐。

    苏晓柔错愕的看着他,以为他再也不会来了。

    却没料到他和温纯良会在医院里相见。

    “怎么,等不及了,这就要走。”

    本来秦楚的心还留着一丝对苏晓柔的温存,即使她那样不懂事的对待安晓怡。

    他本来还想给苏晓柔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可是在看到温纯良的这一刻,他彻底的清醒了。

    他想不到苏晓柔真是卑鄙无耻到极点,一个女人,不懂的廉耻,背叛自己的丈夫,在饭店,病房与一个陌生的男人打的火热。

    他怎么也不会料到苏晓柔,会这么背叛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