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离婚
    “好,既然要走,那就把话说清楚。”

    看到万年冰山,苏晓柔再也忍受不住一切,她懒得和秦楚理会。

    干脆抱起温纯良的胳膊,“我们走,纯良。”

    秦楚冰冷的目光透着冰山的温度。

    只是眼神带着不容置疑。

    “今天离完婚,再走。”

    “好啊,谁怕谁,这就去。”

    温纯良一句话也没说,他只是架着刚起来,有些头晕目眩的苏晓柔,把衣服披在她的身上。

    扶着她一步一步的走出门口。

    秦楚恶狠狠的盯着臭男人,眼神带着杀意,温纯良对视着他。

    那眼神分明是在说。

    怎么样,她还不是选择了我。

    苏晓柔坐在温纯良的车里,一路上默默无语,她的眼泪在无声的流着。

    秦楚在前面开车领路,这场面更像是对两人的讽刺。

    苏晓柔自己不清楚,流眼泪到底对于她来说,代表着什么,是一种心情的放松还是悲哀的继续。

    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是怎样的一种情绪。

    拿到离婚证书的时候,她笑了。

    笑的有些苍白,这哭哭笑笑中,有多少是对生活的无奈。

    苏晓柔最后还是跟秦楚回了别墅拿东西,看到别墅里熟悉的一切,苏晓柔偷偷地摸着眼泪,她释放着自己内心的感受。

    就是此时,仿佛空气中还留着她与他在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

    心被剜过后的痛,其实与他而言,她不过是他生活中的匆匆过客。

    或许他从来就不曾在意她过,哪怕有片刻也好。

    “这也东西你全部都带走。”

    秦楚看着橱柜里那一堆一堆的昔日为她买的名牌衣服。

    心碎了,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这个见异思迁的女人!

    以后最好离他的世界远远的,最好一辈子都不要被他看见。

    安晓怡来到别墅,挽着秦楚的胳膊。

    骄傲的看着苏晓柔。

    苏晓柔没有在意安晓怡的眼睛,她知道安晓怡胜利了。

    胜利就胜利吧,傲娇什么呢!

    白送给你,我不要了。

    她轻轻抬起暗淡的眸子,低语道。

    “我不会带走一件衣服,这些都是我没有穿过的,你送人吧!”

    如果两人根本就没有爱,带与不带其实还不都是一个样。

    安晓怡露出坏坏的笑,攀附上秦楚想到胳膊。

    她穿着一件低胸露肩连衣裙,秦楚只要一低头就能看的清清楚楚。

    安晓怡摸着自己的长头发,一字一句带着戏谑道。

    “吆,苏大小姐,这打包要去哪儿!是和情人约会吗?”

    苏晓柔忍受住所有的委屈,她不想再多说一句。

    收拾好行李,拉起自己的皮箱,就想离开这是非之地。

    安晓怡右腿向前一迈,就挡住了苏晓柔的路。

    苏晓柔皱起好看的眉头,余光瞥向她。

    见实在是无路可走,她把脸倔强的扭向一边。

    “安小姐,请让开。”

    “为什么抛弃我的楚哥哥,说出你野男人的名字,就放你走。”

    苏晓柔忍住火气。

    “抢了别人的男人,还说别人出轨,自己做的事情上天看的清清楚楚,我不想和你做过多的解释,请让开。”

    “别闹了,晓怡,赶快让她走。”

    秦楚此刻恨不得苏晓柔赶紧的离开,这样一个负心女人,留着她在别墅还有什么用,反正婚也离了,以后她爱去哪儿就去哪儿吧!

    安晓怡听到秦楚在让苏晓柔走,便说道。

    “以后出去这秦氏别墅,就和这里没有一点关系了,只是我再奉劝你一句,不要随随便便的乱勾引男人。”

    苏晓柔躲过安晓怡的腿,躲过所有的负面情绪。

    冷冷的走出这座冰冷的宫殿。

    走出别墅大门,她长吐了一口气。

    温纯良摁着汽车喇叭,坐在迈巴赫主驾驶的位置上。

    温文尔雅的盯着走过来的如花般的女人,心满意足的摇上有色玻璃。

    秦楚站在别墅豪华大落地窗前。

    看着苏晓柔走进温纯良的汽车里,他气的把一个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玉制烟灰缸啪的一下子摔在大理石地面上。

    瞬间烟灰缸被摔的粉碎,从空中飞过来的碎片划破了秦楚的右手腕。

    鲜血滴下来,落在白色衬衫一角。

    衬衫被染的血红,透着妖冶的光,刺痛了秦楚的眼睛。

    安晓怡吓得尖叫。

    “楚哥哥,快点,去医院。”

    秦楚仿佛是没有听到似的,默默地站在窗边,任由鲜血流淌,他拿出一根香烟,拿出打火机点燃。

    香烟发出蓝色的火苗。

    阴沉着脸,安晓怡不知所以的站在他的身边。他的侧颜更加完美,包括吸烟的姿势,都带着一种贵气。

    他看着秦楚暗淡的眼眸,一丝失落划过,他英俊的面容带着一丝疲惫与无奈。

    楚哥哥不是讨厌苏晓柔吗!

    是不是因为苏晓柔走了他才会这样!

    秦楚狠狠的掐灭了香烟,安晓怡立马靠到他的怀中,秦楚的大掌自然附上苏晓柔纤细的腰肢。

    苏晓柔坐在迈巴赫的后座位上,无聊的透过玻璃望向车外。

    又下雪了,入冬以来,下了好几场雪。

    晶莹剔透的白色雪花从天空洒落下来,像小精灵在跳舞,一会儿,空中全满了。

    她的心情有些忧伤,世界这么大,可是自己的家在哪儿,此时此刻,自己的家竟小到就是身边的这个小皮箱。

    白色的雪还在下着,他们距离秦氏别墅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一会儿迈巴赫身上落满了雪,与白色的世界构成了一片。

    大地一片静谧。

    温纯良透过后视镜看着后座的苏晓柔。

    她蜷缩在车后面,一动也不动。

    突然,一阵喵喵的叫声打破了车内的安静。

    苏晓柔暗淡忧伤的心渐渐有了些许的改变。

    小灰居然也跟了来。

    小灰懂事的从车座下跳上来,坐到了她怀里。

    她佛摸着它柔软的毛发,晶莹的眼泪一颗颗掉到她灰色的毛发上。

    小灰抬起亮晶晶的眼眸看着她,就像是婴儿在看妈妈似的。

    苏晓柔无语的笑了一下,比苦还要难看。

    她抱紧了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和自己最亲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