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离婚之后
    温纯良带着苏晓柔来到了自己的豪华别墅,先让她在别墅里住下。

    苏晓柔抱着自己的小猫咪。

    小猫咪一跳一跳的,非常欢快,它一会儿跳到她的左侧,一会儿又跳到她的右侧,一会儿又重新进入她的怀中。

    别墅非常大,如一座城堡矗立云端。

    里面修建的非常完美,游泳池,花园,车库,高尔夫球场,甚至还有一个小飞机场。

    从车里面走出来的苏晓柔心情一点儿也不好,她的眼角带着深深的倦意,情绪波动比较大。

    她没有心情去欣赏别墅内优雅的风景,以及完美的建筑。

    温纯良替她拿着简单的行李,其实就是一个皮箱而已,再无其他。

    他细细的打量着她,明净如水的眼眸,精致的巴掌脸,头发随意的扎成一个长长的马尾,自身上下透着一股淑女范。

    她穿了一件蓝色绣花丝质及膝长裙,外面套了一件欧美流行色披肩,非常温婉,娴淑。

    温纯良默默的注视着她,只是她的心情一点也不好,眉心拧成了一股绳。

    走到楼上,苏晓柔对着温纯良非常抱歉地说道:“我想休息可以吗?我有些累。”

    小猫咪进入房门就从苏晓柔身上跳下来,兴奋的撅着尾巴来回的在屋里撒欢。

    温纯良随手把皮箱放在一边,便领着她右拐来到一间豪华的客房。

    这件客房墙上贴着淡绿色的壁纸,房间内有一张豪华的红木床。

    床上有四件套,叠的整整齐齐。

    地下铺的是红色的带着贵气的豪华地毯。

    床两侧一边一个精致暗红色的雕花木柜。

    她看了一眼大床,恨不得马上就扑过去。

    苏晓柔此时此刻觉得自己真的是有些累了,不光身体累,而且心里也特别累。

    身心疲惫的感觉一阵阵的向她袭来,可能是刚刚离婚的原因,自己突然就失去了所有的生活的方向,她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办,非常失落的走到床边坐下。

    小花猫不知从哪里跳出来又上了床,一会儿挠挠苏晓柔的左手,一会儿又挠挠她的右手。

    “晓柔,我不打扰你,来到别墅,就等于来到自己的家,你不要有心理负担,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你精心准备。”

    “谢谢你,纯良。”

    苏晓柔不无感激地望着温纯良。

    他早已经脱去了外套,穿着一件蓝色的衬衫,袖口随意的挽起,脚上是一双拖鞋。

    看着这么细心为她着想的温纯良,苏晓柔有些不好意思,脸变得有些红。

    每次只要她有难,温纯良总会在第一时间内赶来。

    上天是不是就是这样安排的,他永远成为了她生活中的保护神。

    至少在自己落魄的时候有人来救,就已经足够幸运了,其实自己还有什么好失望的。

    温纯良打发苏晓柔睡下,心事重重的走到楼下厨房。

    对李妈说让她晚上做晚餐的时候注意一下营养,毕竟苏晓柔身体还非常虚弱,她的情绪也不稳定,做一些安神汤让她喝了,对她的身体恢复有好处。

    可是到了晚上苏晓柔赖在床上不想起来,她懒洋洋的,什么东西都不想吃,就这样一直睡了整整的一宿。

    小花猫就在床上躺着也睡了一宿,只是早晨天刚刚亮,小花猫就一蹦一跳的不知去了哪里。

    第二天早晨温纯良见苏晓柔情绪依然非常低落,便带着她去了龙远寺还愿。

    蓉城深冬的早晨,山上的空气非常清新,透着阵阵寒气。

    苏晓柔与温纯良站在山脚下,望着深色的寺庙大门,它透着神秘的色彩,阔别一年,再次回到龙远寺,苏晓柔在远处就听到了悠远而肃穆的钟声响彻天穹。

    那嘹亮的钟声响彻之后,苏晓柔多日来的疲劳与紧张,仿佛在渐渐的消散。

    在见到法号净空师傅,也就是温纯良的七姑时,苏晓柔彻底的顿悟。

    净空师傅眼神中透着的执着与坚定,不说太多的话语,只是轻轻的一句,“施主,别来无恙。”

    苏晓柔就已经释怀,她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经找到归宿,原来积压在内心里的郁结终归还是自己放不下的意念,是意念差一点毁了她,甚至是险些要了她的命。

    “净空师傅,只是弟子有一句话不明白。”

    “请讲。”

    净空师傅领着她坐到一条长凳上。

    对于人的生命而言究竟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活着,做自己。

    又有一些人陆续的来还愿。

    幽静的寺庙变的越来越热闹起来。

    苏晓柔默默的跟在温纯良身后,沿着石阶向下走,一直在琢磨刚才净空师傅给她说的那些简单质朴的话语。

    “怎么样,晓柔,感觉好点儿了吗?”

    苏晓柔冲着温纯良淡淡的一笑,“比原来好多了。”她的声音非常柔弱,轻细。

    她身上带着一股清香,是温纯良非常喜欢的那种味道。

    温纯良自然的想挽住她纤细的腰肢,可是苏晓柔轻轻的一躲便躲了过去。

    虽然她和秦楚离婚了,但不代表未来她会嫁给温纯良。

    至少他们现在只是刚刚处于朋友的阶段儿,她不想在蓉城再待下去,毕竟这里所有的一切都会对她产生不好的回忆。

    她想躲避秦楚,想躲避蓉城,想躲避熟悉她的所有的人。

    “晓柔,做我的女朋友可以吗。我非常喜欢你。”

    温纯良简单明了的话语,让苏晓柔内心起了阵阵的涟漪。

    她自己都觉得有些自嘲。

    她一个离了婚的女人,他身为跨过总裁,居然也不嫌弃。

    也可能温纯良出于同情?看着她这么落魄,

    随意说出来这么一句,来安慰她那颗受伤的心。

    “谢谢你,纯良,我我已经决定了,我想出国。”

    她好看的眸子带着倔强与坚定的自信。

    温纯良知道,对于苏晓柔,他是没有办法,说服她的内心的。

    苏晓柔外面柔弱,内心似铁。

    在温纯良豪华的别墅里,苏晓柔整整调整了一个月的时间。

    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气色也红润了许多,她觉得自己从头到脚彻底的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然后在某一天某一晚上的某一个特定的时刻。

    苏晓柔坐着专机,直接飞到了美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